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594 嗷嗷滴

0594 嗷嗷滴

  叶枫很着急!

  尤其是在争夺欧洲金靴这一块上。

  很多叶枫的粉丝觉得之所以叶枫在争夺欧洲金靴上面处于下风,一方面是因为德甲场次少,另一方面就是西甲联赛球队实力不均衡,C罗和梅西在面对弱旅时刷进球太过于容易。

  这也并不是叶枫粉丝找的借口,而是很多人都这样认为。

  事实上,西甲之间球队实力的差距,的确要比德甲来的大。

  即使拜仁在德甲拥有无与伦比的统治力,但面对中下游球队时,他们依然有能力对拜仁产生威胁。

  不过在西甲中,鱼腩球队面对西甲双雄,往往只有被蹂躏的份儿。

  而且西甲本身对抗强度要稍稍小于德甲,更适合于技术型球员的发挥。

  不过在叶枫看来,事情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他从不否认梅西和C罗的实力,他们在面对强敌时同样可以轻松攻破对手球门,而不是只能在面对鱼腩时大刷特刷。

  事实上,当叶枫火力全开的时候,进球也像那两个变态一样容易。

  但现在唯一限制叶枫进球数上涨的是,叶枫的出场时间远远不如那两个变态。

  一方面德甲比西甲少了4轮,另一方面吕滕喜欢轮换,全方位的对叶枫进行保护。

  根据统计,叶枫本赛季在德甲中被换下的次数排在德甲所有球员中的第5位。

  从这个数据就能够看得出来,一旦拜仁锁定胜局,往往吕滕就会让叶枫下来休息。

  就更不要提有一些比赛吕滕根本就不会让叶枫出场。

  1650分钟的出场时间即使相比德甲满勤的球员都少了600分钟。

  就更不要提和梅西C罗相比了。

  事实证明,叶枫争夺欧洲金靴的对手不是C罗不是梅西,也不是他自己,而是拜仁主教练吕滕。

  这可太滑稽了!

  ......

  3月21日,德国杯半决赛,普鲁士公园球场。

  对于拜仁来说,这是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

  赢下门兴格拉德巴赫,拜仁就将闯进本赛季的欧冠决赛,更进一步去冲击六冠王的目标。

  在手握联赛巨大优势情况下,吕滕自然不会对本场比赛有所保留,所以他几乎派出了全部的主力阵容。

  叶枫还以为吕滕会很硬气的派上二线阵容去应对门兴格拉德巴赫呢,不过现在看来,老头子可不是托大的人。

  虽然说五冠王听起来和六冠王也没有多大的差别,但少了一个德国杯,就感觉一切努力都白费了似的。

  叶枫还想再来一块德国杯冠军奖牌呢!

  目前为止,他也只在沙尔克04时候拿到过一块德国杯冠军奖牌。

  现在这块奖牌在荣誉室里面孤零零的,好不孤单。

  要知道,就连金球奖奖杯都已经双剑合并郎情妾意过上了幸福生活,它却还是单身狗,叶枫都替它感到惋惜。

  所以,叶枫的目标就是再搞一块德国杯冠军奖牌,让他们这一对狗男女也能凑合过日子。

  比赛一开始,门兴就攻得很猛,借助主场优势,似乎要和拜仁好好掰掰手腕。

  门兴有没有优势?

  肯定有!

  他们不需要像拜仁一样三条线鏖战,球队的体能状况可好多了。

  而且在联赛几乎已经无欲无求的情况下,他们更希望有点追求,那么德国杯自然就是最好的目标了。

  所以哪怕面对拜仁,门兴也没有一点的胆怯,完全是脱光了膀子干。

  小火箭一开场就朝着拜仁阵地猛冲,他的突击能力,简直和里贝里罗本有得一拼。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罗伊斯在随着德国国家队捧起了世界杯冠军奖杯之后,凭借出色的能力也赢得了不少豪门的青睐,不过两个赛季过去了,他还是一直留在门兴,帮助门兴提高着成绩。

  这已经很难得了!

  要知道,多特蒙德和沙尔克04一直对罗伊斯虎视眈眈,甚至就连很多其他联赛的豪门球队,也对罗伊斯抛出了橄榄枝。

  不过有意思的是,多特蒙德和沙尔克04这一对刚刚摆脱了财政危机的球队根本就掏不出太多的转会费,这就很尴尬了!

  德甲唯一有钱买罗伊斯的就是拜仁了,可拜仁似乎并不太需要罗伊斯。

  有巅峰期的罗本和里贝里在,就连法尔范这么一位出色的球星都只能等着轮换机会,罗伊斯就算来了拜仁,估计也得在替补席上长毛!

  所以,罗伊斯还是只能留在门兴。

  也有一种可能,罗伊斯是想给门兴留下一点什么再走。

  就好像曾经租借到沙尔克04的叶枫一样。

  那么,德国杯冠军可能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拉姆防守罗伊斯的冲击,有那么一点吃力,他的绝对速度是处于劣势的,就算防守经验丰富,可罗伊斯用速度生吃,也是让拉姆无比的难受。

  推荐一个app,神似旧版追书神器复活了,可换源书籍全的换源神器  !

  连续两次,罗伊斯都在左路造成了威胁,搞得拉姆很没面子。

  也就是门兴前锋实力差了那么一点,把握不住罗伊斯创造的机会,否则拜仁都有开场就落后的危险。

  “要帮忙吗?”

  叶枫还算有余力,给了拉姆一个询问的眼神。

  拉姆很想让叶枫来帮帮忙,遏制一下罗伊斯凶猛的攻势,不过让他主动开口,却感觉很丢面子似的。

  所以拉姆很傲娇的摇摇头。

  叶枫眯眼看了拉姆一会,以他对拉姆的了解,恐怕拉姆就算被罗伊斯爆出翔来,都不会主动求助的。

  何苦呢!

  看在你就快要把队长袖标交给我的份上,就算你不说,我也主动帮帮你吧。

  于是叶枫在收拾了门兴格拉德巴赫的两名中场球员后,无声无息的游移到了右路,也就是拉姆和罗伊斯正面对决的这条边路。

  老朋友开口叙叙旧先?

  没必要!

  直接用自己方式打个招呼就完了!

  叶枫一点都没跟罗伊斯见外,在罗伊斯拿球准备突击拉姆的时候,从斜后侧杀过去,一个猛子就给罗伊斯装出了边线。

  罗伊斯被撞得根本收不住,连滚带爬,直接和场边的广告牌来了一次久违的亲密接触。

  头昏脑涨的,以至于罗伊斯第一时间都没有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自己怎么就从场内飞到了广告牌这里?

  看着眼前大大的麦顿品牌狗粮广告,罗伊斯忍不住产生了遐思。

  而看台上的门兴格拉德巴赫球迷们则在这一刻差点暴动,嘘声震天,对叶枫的骂声也是不绝于耳。

  好吧,这时候罗伊斯终于反应过来了。

  听这骂声,他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被叶枫给搞了!

  坐在地上忍不住抬头恼火的看向叶枫,他真想好好问问叶枫,你就不能讲究一点?

  怎么说都是老朋友了,你下手能不能轻点?

  叶枫却一点也没有犯错误的觉悟,在裁判吹罚了犯规之后,叶枫走上去,对着罗伊斯伸出了手。

  “伙计,你想把我干退役吗?”罗伊斯一边接过叶枫的手,一边嘴里嘟嘟囔囔的抱怨着。

  叶枫则用一副奇怪的眼神看着罗伊斯,“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罗伊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枫,“你管这叫手下留情?”

  “你现在在广告牌外而不在广告牌里面,就是最好的证明。”叶枫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

  罗伊斯被气得差点一口气背过去,被叶枫的无耻所深深的打败,一时半会根本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叶枫真的没有撒谎!

  只要他想,绝对能把罗伊斯干到广告牌里面去。

  这件广告牌上狗粮袋子旁边那个摇头摆尾的二哈没,我能给你直接从这个位置干进广告牌里面去,然后你再把头钻出来那就是对狗粮最好的广告了!

  罗伊斯知道,自己可能不光干不过叶枫,可能也说不过叶枫,只能悻悻的走了。

  门兴格拉德巴赫开出任意球,继续组织进攻,而这个时候,罗伊斯发现,叶枫居然跟在他身边。

  啥意思?

  看上我了?

  感情刚才你给我那一下根本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啊!

  罗伊斯突然有一种恐慌感,就好像末日即将降临。

  而就在罗伊斯感到恐慌的时候,门兴格拉德巴赫的中场核心阿朗戈高兴了。

  叶枫去盯防罗伊斯,阿朗戈整个人都轻松了,再也没有了叶枫的束缚,就好像拥有了危急时刻拥有了极度空间,想动就动......

  于是阿朗戈扔下罗伊斯,自己一个人快活去了。

  不过,就算叶枫不在,拜仁中场依然有叶枫的传说。

  阿朗戈也害怕,万一什么时候叶枫突然从边路杀回来,拎着刀,再把自己大卸八块,好像有点犯不上。

  所以阿朗戈还是小心翼翼的,面对着小猪的防守。

  门兴的进攻颇有威胁,开场这一波进攻也足足持续了将近十分钟时间,搞得拜仁球员都没摸到几次皮球。

  不过,如果他们的开场猛攻突袭不能攻破拜仁球门,那么等待他们的,必然是被拜仁所驱赶,所统治,一直到拱手将胜利想让。

  上半场第12分钟,叶枫又一次来到边路将罗伊斯摁在了那里。

  这已经是他开场后第四次这么无情对待小火箭了。

  小火箭很有一种让主教练把他换下去的冲动。

  就算主裁判刚刚给了叶枫一张黄牌又怎么样?

  以叶枫的鸡贼程度,接下来人家就跟你玩更阴的了,这一点作为叶枫的国家队队友,罗伊斯心知肚明。

  所以罗伊斯干脆就不再在边路做文章,直接顶到禁区里,和汉克搭档双前锋,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叶枫总将准星瞄准于他。

  看着很识趣的罗伊斯,叶枫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回过头来,给刚才嘚瑟了好一会的阿朗戈一个终生难忘的记忆。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阿朗戈真的是连球都拿不到了!

  叶枫对他的盯防,简直是全天候360度环绕,甚至叶枫能将他身边的氧气都给吸光,让阿朗戈一度有种窒息的感觉。

  阿朗戈不是第一次面对叶枫,但每一次,叶枫都能给他整出点新花样。

  比如上一次专门飞铲,这一次就专门绕前拦截,下一次再给你玩点身体对抗.......

  如果是男女朋友,那么这么多花样绝对很新鲜不腻歪。

  可在比赛场上,阿朗戈都快特么自闭了。

  每一个中场核心面对叶枫的烦恼,都大同小异。

  如果他们可以组成一个对抗叶枫者联盟的话,或者干脆拉一个群聊,那么每天估计就只剩下诉苦,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那种。

  终于,在强大的实力支持下,拜仁夺回了主动权,一点一点开始在客场蚕食门兴格拉德巴赫的生存空间。

  这回,轮到叶枫去冲击门兴的半场了。

  这感觉,和防守可着实不一样。

  门兴还是老样子,让诺尔特韦伊特和诺伊施泰特一起盯防叶枫,就算他们已经几次被叶枫冲击得找不着北,可面对主教练的安排,他们还是得硬着头皮往上上。

  “你先我先?”诺尔特韦伊特给了诺伊施泰特一个询问的眼神,意思是“你先送死还是我先送死”。

  然后诺伊施泰特回给诺尔特韦伊特一个悲壮的眼神,无声交流中将自己的意思传递给了后者。

  “我们一起吧!”

  然后,两人重重的点点头,风萧萧兮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冲向了叶枫。

  叶枫本来带着球正自我感觉良好,晚风吹拂过,吹得心都痒痒的。

  可看着完全不解风情的两个二货就这么大咧咧的冲向了自己,大有和自己同归于尽的架势,实在是大煞风景。

  “就不愿意和你们这些臭男孩儿玩!”

  叶枫没有虎逼朝天的硬上,毕竟这么大两个玩意儿往死里冲,就算自己能过去,估计身上也得挨几下子。

  犯规不犯规的无所谓,疼就有点受不了了。

  很自然的将球传给了身前的穆勒,叶枫对着兀自不停的两个货摊开手掌。

  你们还冲啊,我都没球啦!

  诺尔特韦伊特和诺伊施泰特估计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紧急刹车,掉头就冲向了穆勒,好像要把穆勒联手绞杀在那里一样。

  这感觉,让人仿佛在看两支边牧在玩接飞盘的游戏,飞盘往哪里飞,它们就往哪里冲!

  嗷嗷滴!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