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603 你会做照烧银鳕鱼吗?

0603 你会做照烧银鳕鱼吗?

  当着拜仁现任主教练吕滕的面儿,你问我克洛普合适不合适执教拜仁,你找事儿呢吧?

  叶枫很想一口啐在这个记者的脸上,然后再抄起自己屁股下面的椅子,狠狠的抡过去。

  “我不知道克洛普先生是不是适合做拜仁的主教练,但我知道你很适合做记者!”

  叶枫忍不住发了个白眼,狠狠瞪了记者一眼。

  台下其他记者们轰然大笑,显然这个回答很叶枫。

  发布会结束之后,拜仁全队下午又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有球训练,以保证最好的状态去迎接晚上的比赛。

  而到了晚上,拜仁全队乘大巴抵达球场,多特蒙德的主场外早已经变成了多特球迷聚集的场所,声势浩大,呼声不断。

  多特主场一直是德甲最有名的魔鬼主场,这也是多特蒙德一直引以为傲的地方。

  而在这座球场,毫无疑问,叶枫就是目前最不受欢迎的人。

  拜仁和多特蒙德的关系就不用说了,这两个赛季以来他们都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就算不考虑追溯历史,他们的关系也好不了。

  而叶枫曾经在沙尔克04踢了一个半赛季,在鲁尔德比中给多特蒙德留下了太多最不美好的回忆。

  双重身份加持,多特蒙德球迷能喜欢叶枫才怪。

  除非叶枫身披德国战袍,为德国战车而战,多特蒙德球迷才会给叶枫加油。

  其余时候,他们往往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这不,拜仁全队刚刚进入球场进行热身,看台上就响起了对叶枫的嘘声和怒骂声,甚至还有多特蒙德球迷编了讽刺叶枫的歌曲,大唱而特唱,好像这样就能影响叶枫的发挥一样。

  在客场受到特殊对待,叶枫早就习以为常,毕竟作为拜仁的头号球星,恐怕没有哪个对手会喜欢他这个进球没够儿的家伙!

  对手球迷的嘘声越响,那说明对手越畏惧。

  从某种意义上来,也是对一名球星最好的褒奖。

  所以站在球场上,叶枫风轻云淡仿佛不受任何影响的对着四面看台挥了挥手,引来多特蒙德球迷更刺耳的嘘声后,叶枫的嘴咧得更大了。

  你们就尽情的嘘吧?

  希望你们能比赛结束的时候还有这份劲头。

  或许我应该提前和你们说一声抱歉。

  今天的比赛,恐怕要让你们流泪了!

  叶枫嘴角弯起的弧度,就像他此刻的心情一样,玩世不恭。

  别人怎么想他管不着,反正叶枫是肯定不会故意放水的。

  拿冠军,一分钟都耽误不得!

  ......

  从更衣室走出来,走到球员通道列队,叶枫的目光一扫而过,就大概知道了多特蒙德的首发阵容。

  和吕滕预料的一样,还是老一套。

  实际上,并不是每一支球队都和拜仁一样有用足够的板凳深度,可以肆无忌惮的轮换。

  多特蒙德虽然主力实力不俗,但相较之下,替补席上就有点星光暗淡了。

  翻来覆去,就是那么一套首发阵容,最多在个别位置上进行微调。

  克洛普手中没牌,自然打不出太多变化。

  莱万突前,身后是香川,香川左右分别是格罗斯克罗伊茨和格策,京多安和队长凯尔则搭档双后腰,这就是多特蒙德的中前场阵容。

  虽然在场上竞争激烈,但场上,多特蒙德算是除了沙尔克04以外,叶枫熟人最多的球队了。

  毕竟多特蒙德队中好多位德国国脚,如果将拜仁和多特蒙德的德国国脚组合起来凑成一支国家队出征,那么世界大赛成绩也绝不会差。

  或者说,德国国家队就是以拜仁和多特蒙德的国脚为班底组建的。

  所以叶枫很自然的和多特球员聊在了一起,哪怕是尬聊,也总比在这里干瞪眼来得强。

  很快,裁判组走了出来,一马当先带着两队球员走进了球场,而多特蒙德主场也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火爆气氛的刺激,让叶枫一颗心也平静不下来。

  就好像战鼓被咚咚敲响,鼓舞着每一个战士一往无前的向前冲。

  今天,叶枫可真的不一样。

  没有懒散,没有睡眼惺忪,更没有晚饭后惬意的散步。

  从第一分钟开始,叶枫就好像上足了发条的机械人偶,只知道前进。

  拉姆很自然的帮拜仁拿到了首先开球的权利,而这对于叶枫来说,正是他最需要的。

  裁判一声哨响,这场真正事关冠军归属的较量,也正式拉开了大幕。

  戈麦斯将球拨给穆勒,穆勒又将球磕给了罗本,拜仁已经展开进攻阵型,朝着多特蒙德发起了冲击。

  不过,在这一波开场的冲击中,谁也不会想到,叶枫会直接发起炮战。

  刚刚冲过中场,叶枫就接到了罗本的横传球,虽然和球迷的距离好像跨着大洋,可叶枫依然还是悍然起脚了。

  在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叶枫用自己钢铁锤一般的右脚狠狠将球抽在皮球上,让皮球好像炮弹一样炸裂而出。

  那一股恐怖的气流,让所经之处东倒西歪,好像经历了台风一样的狼狈。

  谁也没有料到叶枫会在这个时刻这个距离起脚射门,没人来得及去阻止,途径过的球员们,连伸脚的反应都做不到。

  也就是多特蒙德门将有充分的准备时间,毕竟皮球的飞行也不可能不遵守牛顿运动定律。

  不过,即使魏登费勒鱼跃扑救出去,心下却依然骇然,因为他发觉,自己好像碰不到皮球。

  这个念头让他一颗心直往下沉。

  整个多特蒙德主场也响起了球迷们难以克制的惊呼声,叶枫这一脚洲际导弹一样的重炮轰门,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在皮球最接近球门的时候,叶枫都已经忍不住要高举双手庆祝了,但不想,皮球却擦着立柱直接飞出了底线。

  一声惊呼,劫后余生般的庆幸,让所有多特蒙德球迷长出了一口气。

  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如果不是角度稍稍差了一点,如果不是幸运女神没有站在叶枫这一边,恐怕叶枫开场不到10秒就能帮助拜仁取得领先了。

  此君不讲道理的程度实在不讲道理!

  叶枫呲牙倒吸一口凉气,这球的结果也是他没有料到的。

  纵然他也没抱着太大的希望开场就进球,但不得不说,这一脚射门射出去的时候,他还真来了感觉。

  就好像福至心灵一般,他感觉这球要进了!

  但不想,皮球虽然力道十足,直接穿透了多特蒙德半场,但别说飞进球门,连球门柱都没碰到。

  这不免让叶枫感到遗憾至极。

  如果开场就能取得领先,那么比赛就直接结束了!

  没人能在拜仁领先之后还能翻盘,当然前提是叶枫在场。

  除了叶枫,在场双方球员此刻反应都差不多,一脸的惊容,就好像在你刚刚从床上爬起来尚未完全清醒的时候突然有人在你头顶浇下来一盆冰水。

  别说是多特球员,就连叶枫的队友都是直咧嘴,谁让叶枫这一脚这么骇人呢!

  不过这一球虽然没进,但一下子将主场气势打下去了。

  毕竟多特球迷半天都缓不过劲儿来,哪里还有气势可言。

  ......

  魏登费勒心有余悸的开出了球门球,比赛继续进行,不过显然,多特蒙德也得缓一会才行,要不然满脑子都是刚才叶枫这一脚导弹!

  多特在后场倒脚传递,拜仁则并没有高压逼抢,而是在中场才开始构筑防线。

  显然,和多特这种踢法的球队较量,就不能压得太靠上,要不然抽冷子给你来一下,也挺难受的。

  叶枫果断选择了香川作为盯防目标,虽然格策在中场也具备很强的串联能力,甚至就连京多安也能给拜仁制造麻烦,但目前真正能让多特蒙德中场活跃起来的,还是香川。

  两个黄皮肤的人凑在一起,在场上还是很显眼的,这也难怪两人之间的较量被称为东亚德比。

  只不过这德比质量实在不高,毕竟两人层次差距太大,完全没有可比性。

  别看香川是多特蒙德的灵魂人物,但与叶枫相比,就实在有点不入流了,毕竟整个德甲也没有谁能和叶枫相提并论。

  “听说你们都愿意吃生鱼片?”叶枫在香川身边,不时没话找话,“这玩意真的补脑子吗?”

  香川一愣,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或许吧,但我是不吃生鱼片的。”想了想,香川如实回答。

  不过刚说完,香川就后悔了,因为他有一种猜测,是不是叶枫想要在比赛之后请他吃生鱼片?

  “那鳗鱼饭你会做吗?”叶枫继续饶有兴致的问道。

  香川又是一愣,随即摇摇头。

  “照烧银鳕鱼呢?”

  香川摇头。

  “味增汤你会煮吗?”

  香川摇头。

  “筑前煮呢?”

  香川摇头。

  这时候,香川有点麻木了。

  他实在搞不懂,叶枫为什么会问这些奇怪的问题?

  难道,这不是足球赛,而是料理大赛?

  呀!

  香川猛的想起,叶枫好像家里祖传就是厨子,一直开饭馆,甚至叶枫本人都被誉为是足球界的厨艺大拿。

  难道他是想和自己学习一下日本料理的做法?

  “如果你想学日本料理,那么我推荐你去关谷料理,那是最正宗的日本料理了!”

  不过叶枫却一点都不在乎香川说什么,他就是没话找话罢了,要是能给香川脑子搞乱,那就更好了。

  总有一种人,喜欢在球场上和对手不停的交流,遇到什么对手就说什么话,好像不是上场比赛,而是来拉家常的。

  叶枫虽然做不到这一点,但偶尔用一下,也还是挺有意思的。

  只不过香川过于有礼貌,说话的时候就差说一句鞠一个躬,这就很没意思的。

  当然,虽然一直在尬聊,但改下手的时候,叶枫却是一点都不手软的。

  香川身体对抗能力不行,不如欧洲球员扛撞,叶枫也没有下不去手这一说,该怎样就怎样。

  几个来回下来,都快要把香川撞散架了。

  以前面对其他对手,香川虽然身体吃亏,但还不至于被碾压。

  可现在面对叶枫,那真叫一个绝望。

  这种撞击的后果,简直违反物理定律。

  人家不动如钟,你飞出如风!

  也幸好香川知道叶枫防守的厉害,没有勉强要球,要不然说不定已经被叶枫完成几个抢断了。

  眼看香川有点隐身的意思,就是不主动接球,这让叶枫有点挠头。

  难道,克洛普对他们有什么特殊指示?

  比如说,自己盯防谁的时候,谁就拉开跑到一边去,把组织任务交给别人?

  说不得还真有这种可能。

  毕竟多特蒙德场上组织型球员有好几个,无论香川还是格策亦或是京多安,都有这个能力,就算牺牲一个和叶枫兑子,那么也还有两个可用。

  眼看着格策和京多安开始更多的拿球梳理进攻,叶枫真想扔下香川,去找他们两个玩。

  不过很有可能这么做的结果是,他们两个隐身,然后香川站出来扛起组织大旗,继续向拜仁发动攻势。

  这就是传说中的麻雀战术?

  叶枫真想让吕滕赶紧把季莫什丘克和埃姆雷詹一起换上场,然后三个人一人防守一个,妥妥搞定对手。

  不过显然,在吕滕的战术簿里,就没有这种战术,自然不可能如叶枫所愿。

  但对于叶枫来说,这种局面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案。

  我就往禁区弧顶前沿位置一战,覆盖左右各十几码的范围,你在这个范围外愿意怎么组织就怎么组织,只要进了我的范围,我就叫你有来无回。

  这一下,多特蒙德进攻一下子就便秘了!

  虽然叶枫固定站位后,他们的传球组织更加容易,但接下来的问题更严峻。

  他们无法从正面打到拜仁的威胁区域了!

  你无论怎么也通不过叶枫的正面防守,想要把球继续往前打,要么从两条边路走,要么远远得就传过顶球,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走边路吧,拉姆和阿拉巴可不是好惹的主儿,再加上里贝里和罗本也会适时的回撤帮助防守,很难从边路打开缺口。

  而远距离过顶传球,天知道你能传到哪里去!

  结果就是,多特蒙德进攻一下子被堵住了!

  ......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