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604 打个商量,我就要两个进球,行还是不行?

0604 打个商量,我就要两个进球,行还是不行?

  这感觉,着实有点尴尬。

  在所有主场球迷的面前,后场生龙活虎,可到了前面就拉胯,你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江东父老!

  可问题是,过不去就是过不去,你还能杀了他?

  或许面对德甲其他任何一支球队,多特蒙德的中场都有机会稳稳占据上风,尤其他们这种快攻流的打法,可不是谁都能抵挡的住的。

  但唯独面对拜仁,或者说面对叶枫,他们就只能全面落于下风了。

  叶枫最老道的防守经验,可以在几种防守模式中随意切换,给予对手最备至的呵护。

  如果对手只有一名司令官,全场所有组织梳理进攻任务都由这名司令官来完成,那么叶枫很自然的变身成盯人后腰,全方位封锁限制,生生能把你最活跃的司令官变成死人。

  而一旦对手拥有两名或者两名以上具备组织能力的球员,叶枫就会回到后卫线身前,覆盖禁区外正面范围,以城墙的形式去阻拦对手的进攻。

  除非你放弃正面渗透和正面穿插的形式去攻克拜仁的中场中路防线,否则,叶枫就是你永远也无法逾越的珠穆朗玛。

  京多安很烦躁,香川真司很烦躁,就连今天出任边前腰的格策也同样很烦躁。

  在叶枫面前,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密不透风的防守。

  克洛普在场边急得来回踱步,却不知道该如何去改变场上的不利局面。

  忍不住暗恨,抽空狠狠瞪了旁边的吕滕一眼。

  在克洛普看来,都是吕滕这个老家伙阴险毒辣。

  多特蒙德的技战术风格和拜仁并不完全相同,拜仁可以尽情的打快攻,也可以和你玩阵地战,同样游刃有余。

  而多特蒙德快攻固然犀利,可面对强队,攻坚能力始终是最大的问题,尤其在阵地战中,往往打不出最大的威胁。

  所以每次与多特蒙的较量,拜仁都不会去争夺场上的控球主动权,而是让多特蒙德尽情的去进攻,然后拜仁抽冷子打快攻。

  生生逼得多特蒙德用自己并不太擅长的方式去纠缠,这样的拜仁,怎么可能不赢!

  没有办法? 克洛普无奈对场上球员作出了调整的手势? 多特蒙德不得不改变踢法了。

  放弃中路穿插和渗透,避开拜仁最强硬稳定的防守区域。

  以中后场长传? 和边路传中的方式为主? 以最直接的方式将球送到拜仁禁区里。

  以莱万为支点,小灵快的进攻组合作为抢点第二梯队? 尽可能去制造混乱,然后在混乱中取胜。

  这也是很多球队在面对拜仁时所坚决采取的策略。

  至于效果? 就因人而异了。

  有的球队全场拥有实力不错的锋霸? 甚至不需要有多么好的脚下技术,只要身体对抗能力强,有头球能力,就有可能对拜仁小禁区造成威胁。

  可你要是连一名高中锋都没有? 那就不要想着能在和拜仁的争锋中有所斩获。

  莱万的确是一名不错的中锋? 虽然各项技术和处理球的方式还略显稚嫩,但绝对有超级中锋的潜质。

  至少他的身高和身体对抗与拜仁的两名中后卫相比并不处于劣势。

  唯一让莱万有点闹心的事,拜仁的两名中后卫无论博阿滕还是巴德斯图贝尔,都踢得比较奔放,一个主防一个协防? 把莱万搞的不要不要的。

  如果说多特蒙德传10次球到拜仁禁区上空,来玩最多能抢到一次就算拜仁两个中卫手下留情了。

  第一点被掐死? 那么剩下的小灵快组合就更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了。

  在对第二落点的防守上,拜仁一向能做到游刃有余。

  在多特蒙德改变踢法之后的10分钟时间里? 场面煞是好看,皮球高来高去的? 总感觉威胁随时会产生。

  然而? 事实是? 拜仁依然牢牢控制住了局面,多特蒙德改变没有取得任何想象中的效果。

  然后,拜仁发威了!

  上半场第26分钟,博阿滕力压莱万高高跃起,将多特蒙德的传中顶出大禁区,完成一次头球解围。

  罗本在大禁区角上拿到了皮球,转身撒开脚丫子就带球向前冲,扣过冲抢上来的凯尔之后,眼前仿佛一片坦途,可以任由其尽情驰骋。

  罗老汉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脚下生风,一双罗圈腿倒腾得飞快,脚下的草皮都快要被他磨出火星子了。

  而与此同时,拜仁前场的快攻组就好像听到了冲锋的号角声,从匍匐姿态猛的站起来,四面八方冲向前场,气势恢宏完全不亚于诺曼底登陆。

  多特蒙德主场惊呼声骤起,突然改变了攻守形式,让多特球迷们心惊肉跳起来。

  拜仁的快攻,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可是比多特蒙德最擅长的快攻更犀利,也更具破坏力。

  别人不说,光是一个罗本,你派上两三名球员都未必能拦得住他,那完全违反重力的内切是你防不胜防的。

  左边的里贝里同样具备一对二甚至一对多的突击能力,拜仁的魔鬼双翼能够傲然于整个足坛绝不是光凭那一道刀疤和那标志性的罗圈腿。

  就更不要提好像大棍子一样的叶枫了,直上直下捅来捅去,哪支球队的中场也禁不住他那么糟践。

  罗本沿着边线一路带球,没人阻拦时就向中路去靠近,整个多特蒙德后场,只剩下最后的两名中后卫拖在后面。

  多特蒙德的两名顶级中后卫不得不分出一人去阻拦罗本,防止小飞侠真的突然飞起来。

  而剩下的一个人,则死死地缠住戈麦斯,不让拜仁锋霸在多特蒙德的禁区里作威作福。

  可他们也仅仅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因为拜仁的进攻梯队已经全部就位,可多特蒙德的防守却还没有回位,无论里贝里还是穆勒,他们两个人的冲击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多特蒙德一直引以为傲的防守,在拜仁慕尼黑无与伦比的冲击力面前,已经变得无比单薄和脆弱。

  一个人解决问题,虽然早已经是深深刻在罗本心里的足球理念,但有些时候,你明明可以更加轻松的解决问题,又何必自己一个人埋头干到死呢?

  所以在拜仁前场力量已经占据足够优势的时候,罗本直接将球送到了中路。

  剩下的问题就很好解决了,无论中路的穆勒还是偏左路的里贝里接到皮球,都将获得直接射门的机会。

  最后,为拜仁慕尼黑进球的是穆勒。

  皮球已经传到脚底下,面前就是球门,果然没有再把皮球绕来绕去送到其他地方的道理,所以二娃不停球直接完成一脚脚弓推射。

  如此近距离,且不受限制的射门,哪怕是第一等的门将也很难做出最有效的补救,魏登费勒自然也没有能成为挽救多特蒙德命运的救世主。

  在多特蒙德球迷绝望的哀嚎声中,穆勒咧开大嘴开始了疯狂的庆祝,冲着罗本冲过去,推倒在地,疯狂蹂躏起来。

  其余的拜仁球员自然一窝蜂的拥上去,尽情的玩起了最喜欢的叠罗汉游戏。

  叶枫很鸡贼,但队友们已经叠好罗汉,他才怪叫一声冲上去,以泰山压顶之势,扑了上去。

  下面的弹性之大,差点没把他弹到天上去。

  等大家散开之后,被活活压在下面的罗本感觉已经不喘气了,只剩下一条腿颤抖似的哆嗦了几下,然后一动不动。

  “闪开,让我来!”

  阿拉巴嗷嗷叫着冲上去,大有地咚罗本之势。

  “他一定需要王子的吻!”

  听见阿拉巴的话,罗本骨碌一下爬起来,一溜烟儿的跑走了,就好像碰瓷的老太太发现自己碰瓷的居然是警车一样。

  闹归闹,拜仁还是不出意外的领先了!

  这对于所有多特蒙德人来说,就好像一个晴天霹雳,击碎了所有人最后的希望。

  能够看得出,在拜仁球员疯狂庆祝进球的时候,场上的多特蒙德球员眼神中都带着迷茫,就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场上到底要干什么。

  一个赛季咬死牙关没有让拜仁甩开太远,始终保持着那一点点的夺冠希望。

  这好像就是让所有多特蒙德人坚持下去的信念。

  然而,在这场直接的对话中,多特蒙德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葬送了。

  哪怕比赛还没有结束,哪怕剩下的时间足够多特蒙德在理论上打入10个以上的进球,可谁都清楚,比赛距离结束所差的也仅仅只是时间。

  想要在拜仁领先之后去翻盘,其难度之大恐怕都要超过你去血洗拜仁。

  哪怕多特蒙德主场作战又如何,只要拜仁铁了心的打反击,就算让你场上多两名球员都未必有用。

  就算你全场压上真的能攻破拜仁球门,可在这期间,没人能够预测得出,你已经被拜仁多少次攻破了球门。

  现在该怎么办?

  就连克洛普都没有明确的思路去改变场上尴尬的不利局面。

  忍不住又一次把头转向了隔壁不远处的吕滕。

  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办?

  这个问题刚刚闪过,克洛普就自嘲似的一笑。

  对于吕滕来说,这个问题可太容易解决了。

  “关门,放叶枫!”

  对,就是这么简单!

  对吕滕的羡慕嫉妒恨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克洛普并不羡慕拜仁拥有最强的阵容,也并不羡慕拜仁比多特蒙德更有钱。

  他真正羡慕的,就是吕滕手下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叶枫。

  如果说谁是最了解叶枫的人,可能吕滕第一,克洛普就会排在第二。

  他很清楚,多特蒙德想要掀翻拜仁,那么首要的前提就是解决到叶枫。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克洛普都在研究叶枫,全方位的研究。

  可研究来研究去,最后的结果依然是那叶枫没有任何办法。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进攻,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防守,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境,叶枫都能用自己最出色的发挥打破所有障碍,一往无前。

  最终,带领他的球队取得胜利!

  显然,用一句话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

  足球,就是所有人一起比赛,然后叶枫拿冠军的游戏!

  除此之外,克洛普实在想象不到还有另外的可能!

  或许,多特蒙德也是有机会捧起德甲冠军奖杯了!

  不过前提是,叶枫从拜仁慕尼黑离开!

  皇马啊!

  巴萨啊!

  曼城啊!

  你们倒是掏钱啊!

  赶紧把叶枫买走,还德甲一片朗朗乾坤!

  他真不觉得叶枫应该留在德甲。

  与英超和西甲相比,显然德甲还有点儿不够看!

  走吧!

  我是为了你好!

  你应该去更广阔的天空中翱翔!

  求求你了,快走吧!

  ......

  拜仁疯狂的庆祝结束后,场上比赛终于重新开始。

  显然,这个时候多特蒙德球员还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只能在后场慢慢的倒脚传递着,不敢轻易压上进攻!

  如果换成平时,本人是很愿意以最小的消耗去换取一场胜利的。

  稳妥的三分的优先级,凌驾于所有的一切。

  只不过这场比赛,终究会有一点不同。

  不同在哪里?

  不同在叶枫!

  叶枫还是那个叶枫,但他的追求却跑偏了!

  哪怕是面对多特蒙德,他也绝不会让自己的目标有所折扣。

  该进球啊!

  隔壁刷进球都刷疯了!

  自己再不刷点进球,拿什么去争欧洲金靴?

  别管多特蒙德有多强,只要不让我进球,我就通通给你们都打倒!

  绝对的实力铸就绝对的自信,叶枫就是这样,他有信心把任何球队打的没有脾气,自然就不会去考虑那么多!

  他现在就想站在中场,对着对面喝问一声。

  “你们到底让不让我进球?”

  很不讲道理,也没有道理可讲!

  甚至现在已经有很多人把叶枫称为足球场上的霸权主义!

  你踢不过他,就只能任由他摆布!

  现在看来,就连多特蒙德这样得豪强,都逃不出叶枫的手心!

  所以,叶枫就好像中世纪的领袖,大手一挥,带着拜仁的千军万马无情冲向了多特蒙德。

  你们在后场倒脚?

  趁早别玩儿了!

  我真没时间和你们在这儿磨叽下去。

  打个商量,我就要两个进球,行还是不行?

  行,就乖乖送过来!

  不行,我亲自去取!

  沉默的话,那就别怪我要的更多了!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