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帝少的心尖宠:天才相师 > 第3章破财之相2

第3章破财之相2

  “小易啊……”

  看着周小易,赵琴比周国强更不好意思。

  “二伯母,强子哥,你们信我不?”

  不等赵琴说什么,周小易先开了口。

  “当然信你啊。”

  赵琴想也没想,直接点点头。

  有了赵琴的肯定之后,周小易严肃地说了一句:

  “二伯母,强子哥,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你那个所谓的‘朋友的朋友’不是好人,是个骗子,这生意不能做。”

  “啊?”

  听到这个答案,周国国愣了愣:

  “不能够吧,勇子可是拿出五万块钱的,他能拿自己的钱来开玩笑?”

  “指不定勇子也不知道那个男的是骗子,小易肯定不会说谎的,这事儿,我原本看着就不成,心里慌得紧。”

  赵琴拍了拍周国强的手道:

  “强子,你的心事妈知道,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咱不急,啊。”

  “妈,易妹子,既然那个人是骗子,我现在就把他打出去,告诉勇子一声。”

  周国强虽然很失望,但还是听了亲妈跟周小易的话,放弃了这次的投资,可也想把火泄在那个骗子身上。

  “强子哥,别乱来,毕竟我们手上没证据。

  至于勇子那边,我不熟悉,你自己掂量着提醒吧,要是勇子不相信,你也就别劝了。”

  周小易摇摇头,不赞成周国强的做法。

  “行,小易啊,你先回去吧,这次的事情,可是要谢谢你了。”

  赵琴对周小易笑笑,让周小易别掺和在这乌七八糟的事情里。

  听了赵琴的话,周小易点头,二话没说,果然转身回了自己家,然后又把情况跟她妈说了一遍。

  “这天下哪可能掉下馅饼来。”

  听了周国强的事情,袁齐芳有感而发地说了一句:

  “小易,热水给你烧好了,你洗洗睡吧。”

  “嗯。”

  周小易应了一句,回了浴室,洗去一身尘土,躺在熟悉的房间里,闭上眼睛睡觉。

  睡着之前,周小易又想起了那个被自己搬到观音庙里的男人,哼了哼,一声不吭就走了,白眼狼!

  “阿芳,小易。”

  离那件事情过去没几天,赵琴一脸的劫后余生,拎着一只鸡、一只鸭还有几斤肉就到了周小易的家里。

  “嫂子,你怎么拿了那么多的东西来,这是干什么?”

  看到赵琴的热情,袁齐芳瞪了瞪眼睛,直说赵琴太客气了,又不是过年过节,干嘛这么客套。

  “阿芳,你是不知道,因为小易的关系,我家强子才没被那个骗子给骗了。

  那一天,强子告诉勇子,他带来的人就是个骗子,勇子不相信,还跟我家强子吵起架来。

  说什么,我家强子是因为没有钱,掺合不起,所以看不得他好,故意也不让他赚钱。

  这不,我家强子没参加,勇子掏了五万不够,又东拼西凑地拿了两万出来。

  这下子,七万全被那个人给骗走了,勇子哪里能找得到人啊。”

  一想到勇子家现在的情况,赵琴就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

  他家的钱本就不多,要是再跟勇子似的被人骗一骗,那真没法儿活了。

  “那个勇子跟强子是什么关系。”

  听到原来是这件事情,袁齐芳松了一口气。

  哪怕她懂得天下不会掉馅饼的道理,可她到底也怕小易阻了人家的发财路。

  “能是什么关系,不就是吃吃喝喝的酒肉朋友。”

  赵琴灌了一杯茶之后,不以为然地说了一句。

  “二伯母,强子哥是不是处对象了?”

  这个时候,周小易插了一句嘴。

  “哎,别提了,原本是件挺高兴的事情,可是那姑娘是城里的姑娘,看不上我们这乡下地方,想让强子在城里买房。

  在城里买房,哪有他们说得那么容易!”

  赵琴半是苦涩半是气愤地说了一句:

  “要不是因为这样,强子能这么急着赚钱,差点被人骗?”

  “这,这怎么闹的?”

  袁齐芳也为难了,自己家里条件不好,就算是想办法也是有限啊。

  周小易的眸子转了转:

  “二伯母,这是那姑娘的意思,还是那姑娘家里人的意思?”

  “听强子说,好像是那姑娘家里人的意思。”

  赵琴答了一句。

  “这样啊。”

  周小易点了点头:

  “那姑娘家里的人意思是想让强子哥在锦城买房,能以贷款的方式,先付首付把房子买下来吗?”

  “要这么办,估计也成,可就算只是首付,我家也拿不出来啊,这城里的媳妇儿果然是娶不得。”

  赵琴摇摇头,心里苦得厉害,儿子好不容易找了个姑娘,想结婚怎么就那么难呢?

  “现在锦城稍差点的位置,房价大概一平方在六七千,要买套百平的房子,三成首付大概是二十一万……”

  周小易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很快就琢磨出一个数字来:

  “二伯母,明天强子哥有空不,能不能赔我去一趟锦城的羊市街看看吗?”

  “有空,当然有空,明天我让强子来接你。”

  赵琴也没问周小易有什么事情,利爽地答应了,把东西留下后转身就走了。

  “小易,你二伯母一家,对我们母女俩是真好,这恩情,得还。”

  看着赵琴留下来的东西,袁齐芳叹了一口气说道。

  “妈你放心,我都记着呢,我爸死了之后,是二伯母跟你一起把我带大的。

  小时候我病了,是二伯父带我去医院的,我被人欺负了,是强子国帮的我。

  我当初能去s城读大学,也多亏了二伯母和村里的人。”

  周小易笑了笑,对于这村子里每一个人的恩情,她都记得呢。

  第二天,周国强果然笑呵呵地来接周小易。

  从周村到外头坐车的那条路,很难走,是条不平整的山泥道,连自行车都很难骑,所以周国强跟周小易是用走的。

  等两人坐上汽车之后,周国强忽然叹了一句:

  “就周村这块山窝窝的地方,难怪英子她妈不放心把英子嫁给我,非要我在城里买房。

  要是英子真嫁到周村,就得天天吃这个苦头,毕竟英子在外头有工作。”

  “易妹子,你说做人咋那么难呢?”

  周国强抬了抬头,一想到英子她妈非让英子跟自己分手的事情,周国强眼眶都红了红。

  <>

看过《帝少的心尖宠:天才相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