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帝少的心尖宠:天才相师 > 第8章闹出人命1

第8章闹出人命1

  “不一样的。”

  赵琴摇摇头,他们村里的人,就没人见过五十万那么多的钱,小易不容易啊:

  “阿芳啊,别的嫂子也不多说,这张欠条你们拿着。

  强子已经长大了,这都快成家的人了,也该担当,让他慢慢还,不能惯着他的性子。”

  赵琴把周国强打的欠条,塞到了袁齐芳的手里。

  “这……”

  袁齐芳愣了一下,想想就把欠条给收下了:

  “行,那我把欠条收下了。”

  “强子,你咋来了?”

  赵琴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就看到自家那个最近笑得极傻的熊儿子。

  “妈,姑,我找易妹子有点事儿,呵呵。”

  说完,周国强果然又憨实地笑了笑,自打跟陈英的婚期定下来之后,周国强乐得嘴都歪了。

  “强子哥,啥事儿?”

  一直默默啃着西瓜,听妈跟二伯母聊天的周小易一看到周国强来了,放下西瓜,擦了擦嘴儿,让周国强坐到自己旁边来。

  周国强笑笑,屁颠屁颠地坐到了周小易的身边,直接开口道:

  “易妹子,你是个有本事的,你除了会‘看人’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本事?”

  听到周国强的话这么有目的性,周小易挑了挑眉毛:

  “强子哥,不如说,你想让我帮啥忙吧。”

  “易妹子,果然啥都瞒不了你。”

  周国强接着傻笑,可是这个笑却并不是真的傻气:

  “易妹子,上次你看出那人是骗子,要是一个人老生病,怎么也看不好,你能看出什么问题不?”

  “看病?”

  听到这周国强这话,周小易乐了,强子哥这是高兴疯了吧,她又不是学医的,看病找她不是笑话?

  “要是这个人真的只是病了,那我肯定‘看’不了,要是因为其他原因,或许我还能看看。”

  周小易摸摸自己的下巴,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易妹子,你这话是啥意思,难不成生病还能有其他原因?”

  周国强眨眨眼睛,不太明白地看着周小易。

  “强子哥,上次我之所以会说那个男人是骗子,就像你说的,我那是‘看’出来的,这叫相术。

  而有时候,人的身体不好呢,不说惹上不干净的东西,这风水也很有讲究。”

  周小易眸光闪了闪,摇头晃脑地说道。

  “相术,还风水,这,这不都是迷信的东西,骗人的吗?

  易妹子,现在大学都教这些了?”

  周国强一激动,说出来的话尽找揍。

  果然,赵琴二话不说,伸出蒲扇手往傻儿子的头上拍了一下:

  “小易能跟别的孩子一样吗,小易可是观音女,会看相、风水有什么奇怪的,别看不起老祖宗留下的东西。

  什么迷信,怎么就骗人了,不懂别乱说。”

  “也是啊。”

  周国强摸了摸脑袋,想起周小易村里的观音女之后,马上接受了这个答案。

  听了赵琴母子俩的对话,周小易顿时哭笑不已。

  就算相术跟风水不是迷信,可是观音女也就太夸张了点。

  听说当年她妈怀着她的时候,肚子都老大了,非要上山走走,去看观音。

  谁知道就是那么一巧,她妈才到了观音庙就发作,要生产了。

  没办法,二伯母只能在观音庙就地帮她妈接生。

  二伯母说一开始的时候,她妈折腾了老久,差点没能把她生下来,憋久了,指不定她就闷死在她妈肚子里了。

  这个时候,观音相上出现一轮的金光,然后她“哇”的一声降生了。

  更古怪的是,那道金光还落在了刚出生的她身上,为这儿,她妈把她“送”给了观音,所以她成了村里的观音女。

  想起这件事情,周小易就觉得自己是个命大的,孕妇难产,送医院还能剖腹产。

  在观音庙里接生,就真的只有听天由命了。

  至于那所谓的金光,她打小天天跑观音庙,早看出门道来了。

  就因为华夏国初成要破四旧,所以观音庙的屋顶被捅出个洞来,那是太阳光透过洞照在观音相上的。

  “说吧,突然问小易这个问题,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

  赵琴白了傻儿子一眼,这娃子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有什么小心思,她能看不出来?

  “也没有。”

  周国强挠了挠头,前两天,他跟英子又说起易妹子的事情。

  在陈英一家人的面前,周小易是唯一能让他在老岳丈家里抬得起头来的骄傲,s市的一本高材生。

  人漂亮脑子聪明不说,特别有情有义,二话不说借他五十万。

  一时兴起的周国强就跟陈英说起了上次跟勇子合伙做投资,差点被人骗了钱的事情。

  “英子,你不知道,我家易妹子看人可准了,那骗子,易妹子一眼就看出来。

  我家易妹子那双眼睛尖的,是人是鬼都别想骗过她。”

  周国强抱着陈英的小蛮腰,说得那个叫意气风发。

  “得,有本事的又不是你,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陈英推了周国强一把,要不是周小易一心一意为他们小夫妻俩,否则,就强子这态度,她想不吃醋都难:

  “小易‘看人’这么有本事,我那个姑姑的情况,你也听说过,小易有本事能帮忙‘看’出来吗?”

  这话,陈英其实也只是那么一说。

  毕竟人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一个人不生病了才奇怪呢。

  陈英的那个姑姑,嫁的不错,她姑父是个做生意当老板,家里算是有钱的。

  但也不知怎么的,一家三口老生病,病痛不断,药也跟着没停过。

  这事儿说怪也怪,说正常,其实也挺正常的。

  “哎,怎么就不行,指不定小易就能‘看’出问题来了!”

  一听陈英的话,周国强脖子一梗,脾气马上上来了。

  他易妹子的眼睛,那是一般的眼睛吗?

  上次在羊市街的时候,就那么一块儿村里孩子用来做毽子的铜钱,易妹子转手卖了二十五万。

  就一对大核桃,易妹子又能卖二十五万,易妹子的眼睛是一般的眼睛吗?!

  就为这事儿,周国强跟陈英打了个赌,这不,周国强就来找周小易帮忙了。

  周小易眸光一闪,瞥了一眼一脸心虚的周国强一眼,没去问周国强跟陈英的赌注是什么。

  <>

看过《帝少的心尖宠:天才相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