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帝少的心尖宠:天才相师 > 第16章中二少年2

第16章中二少年2

  不管怎么样,好不容易升级为周小易的“姑父”,许昌民还是很高兴的,乐呵呵地端起酒杯,跟周小易碰了碰杯。

  “哼。”

  这个时候,才出院没多久,精神不是特别好的许杰哼了哼,似乎对周小易有点意见。

  一看到儿子捣乱,陈美暗暗拍了许杰一下,暗示许杰可别在这个时候给他们拖后腿。

  “哼哼!”

  被陈美一拍,许杰心里更不高兴了。

  许杰瞪了瞪眼睛:

  “我听我爸妈说,因为你的关系,我才没事儿的,这句‘谢谢’我还是要说的,我老师教的,不能做没礼貌的事情。”

  许杰的这一声“谢谢”说得有些拽,显然并不怎么诚心:

  “不过老师还教了,做人不能迷信,要讲科学。

  姓周的,听说你还是s市的一本高材生,难道你老师没教你吗?

  什么药罐煞,不过就是胡扯,不过你的运气倒是不错……”

  在跟他爸妈那么胡扯八扯一通之后,不但没有被揭穿,反而所有的事情都顺着姓周的女人说的发展。

  “第一,不管怎么样,因为我的关系,你才能坐在这里跟我说话。

  你老师虽然教你怎么讲礼貌,可惜,好像有一点失败。

  不过你的命,配上你这说‘谢谢’的态度,其实也差不多了。”

  看到许杰那哼赤哼赤的样子,周小易笑了,这分明是个刺头儿啊:

  “第二,对于一些你不了解,又无法解释的现象,直接规分为迷信。

  首先就你这态度,就很不、科、学。

  第三,运气真正好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否则你现在就不是坐着而躺着了。”

  “至于第四吗?”

  周小易双手环胸,身体往后靠了靠,睨看着许杰:

  “你讲科学,怎么躺到医院里去了?”

  “我……”

  被周小易的“一二三四”一说,许杰气的病白的脸都红了起来,说话更是结结巴巴。

  说起这次进医院的事情,可算是许杰的一大“耻辱”。

  许杰知道自己的爸妈,尤其是爸很“迷信”,特别相信风水那种东西。

  作为21世纪,学知识、讲科学的孩子,许杰很看不上他爸这一点。

  就那杯符水,其实是陈美瞒着许杰,骗许杰喝下的,可许杰到底是中招了。

  “小杰,别乱说话。”

  听到儿子跟周小易的针锋相对,陈美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是该训儿子别惹周小易好,还是该不满周小易刚才的话。

  “妈,你别管。”

  许杰正是年轻气盛,不服管的时候,不比中二那会儿好多少:

  “那我倒是很好奇,你说风水不是迷信,那你给我解释听听看!

  就因为我家旁边的那个水塔长得像医院里的点滴,你就说这是药罐煞?

  在我家门口就放了那么一只破碗,就算是解煞了,你能不能再扯一点?”

  “小易……”

  看到儿子快跟周小易吵起来了,许昌民也变成尴尬址。

  周小易手一抬,打断了许昌民的话:

  “你想让我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难。

  听过心理学吧,对于人类来说,心理暗示是一种非常奇妙的现象。

  我记得我曾经看过那么一个例子,把一个人绑起来,蒙上眼睛。

  这个人感觉到自己的手碗上一疼,像是被刀划了一下一样,然后耳边是滴滴啦啦的滴血声。

  过了一会儿,这个人竟然死了。

  事实上,他手上划过的一下,用的其实只是冰,他手腕上一点伤都没有,至于那血滴声,其实只是水滴声。

  那个人的身上没有半点伤口,一滴血都没有流,可是呈现出的死状却跟失血过多一模一样。

  很多风水学上的事情,也可以用这个角度来解释。”

  周小易一举出现实做过的科学例子,又以心理暗示入手,一下子,不提许杰,就连许昌民等人也听得入迷了。

  毕竟每个人都对风水极其好奇,觉得神奇莫测,叫人害怕。

  “那座水塔,只有你们一家三口往外望一眼,就能看得到,你们天天看着一只点滴,心里能舒服?

  知道造房子的时候,为什么要坐背朝南吗?

  南面是阳光最充足的地方,当暖洋洋的日光照射在你身上,你舒服吗?

  相反,要是你整天迎着呼呼作啸的北风,你又舒服吗?

  房子坐背朝南,集阳光,挡北风,人的身体跟心理当然会舒服。

  人的身体跟心情一好,总会觉得自己做事顺风顺手,样样顺手。”

  周小易侃侃而谈,许昌民保护许杰在内,听得入神不已。

  随着周小易举出来的例子,许昌民一家子及陈家一家子皆像是回到校园的学生,坐得端端正正。

  听着周小易的具体问题,他们时不时做出极为一致的点头及摇头动作。

  最近大家的一致性认同及否认,充分证明了,周小易的话还是非常“科学”的。

  端菜进来的服务员看到这怪异的一幕,吓得犹豫了一下,差点不敢走进来。

  “小朋友,对于你不懂的事情,以后别乱下判断,免得显出你的见识浅薄。

  我国文化博大精深,只不过太多的东西,我们都丢还给了老祖宗。”

  说到这里,周小易老气横生地摇摇头,一副我华不振的表情。

  “……”

  之前还完全被周小易说服了的许杰再一听周小易这话,额头上直接出现一排黑线。

  叫他小朋友,这个姓周的女人也没比他大几岁好不好!

  许杰虽然没吭声,不过谁都看得出来,许杰对周小易的态度好了不止一点点,眼里的排斥很明显消散了。

  总算是把许杰这个小刺儿头给唬住了,周小易笑了笑。

  要是连这么个小屁孩儿都唬不住,以后她还怎么在这道上儿混。

  事实上,玄学上更多深奥莫测的事情,的确是很难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

  只不过,对付许杰这些人,周小易说的完全已经足够了。

  “小易,那你说,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那个东西?”

  周小易说得多,其他人听得入迷,陈英一放开,问了自己最好奇也是最害怕的一个问题。

  “什么那个东西,你不就是想说鬼吗?

  真幼稚。”

  许杰翻了一个白眼,可是眼角的余光却是时不时瞥向了周小易。

看过《帝少的心尖宠:天才相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