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三章 老手

第三章 老手

  金神父路双龙坊的枪声,迅速惊动了附近的巡捕。得知被杀的是法捕房的副探长曹炳生,法捕房出动了上百巡捕和几乎所有包打听协助办案。

  法捕房决定,由华人探长彭惠民负责此案,他第一时间赶到了金神父路双龙坊。看着地上躺着的曹炳生,彭惠民暗暗叹息了一声。

  曹炳生抓捕抗日人员积极,与日本宪兵队和76号来往密切,被人当街枪杀,不用勘查,也能猜到结果。

  法租界巡捕房的人,很多都在76号拿钱,多的一二百,少的也有几十。拿人钱财,与人消灾。76号在法租界行动时,能得到他们的密切配合,曹炳生就是其中之一。

  彭惠民走访了左邻右舍,并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事发突然,就算有人听到枪声,也吓得躲在家里。

  彭惠民又到金神父路双龙坊口询问,终于得到一个消息,有人看到,案发时有个瘸腿的陌生人,快步从双龙坊走出来。可惜,那人没看清凶手模样,只知道戴着眼镜,好像坐着一辆汽车离开的。

  上海有四大出租汽车公司:祥生、云飞、银色、泰来,拥有全上海八成以上的出租汽车。

  换在平时,没有十天半个月,别想查出结果。但今天晚上,只用了几个小时,就查到了那辆汽车。

  彭惠民亲自与司机谈了话,可惜,司机并没注意眼镜男子的相貌,但他又提供了一个线索,眼镜男子是个小胡子。

  彭惠民坐着汽车,让司机按照原路线,沿着金神父路朝北往福煦路开。车子停到福煦路亚尔培路口,彭惠民下车后,将周围店铺和居民的门全敲开。

  然而,将附近几条街的人都问了个遍,也没问到任何线索。那个戴眼镜的瘸腿小胡子,好像凭空消失了。

  彭惠民很沮丧,出动了上百名巡捕,竟然查到一半就断了线索,这枪手如此谨慎,彭惠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杀人后不留一点线索。

  彭惠民在法捕房干了十多年,干了几年指挥交通的巡捕,后来当了包打听。所谓的包打听,就是不穿警服的巡捕,经常出没于酒楼茶馆,留意别人闲谈,打探各方消息的密探。

  从包打听到副探长,再到现在的探长,彭惠民经手过成百上千的案子。像这种敢杀巡捕,而且干得干净利落、毫无痕迹的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

  正当彭惠民束手无措时,一辆林肯牌汽车开到了福煦路,从车上下来一名男子。二十多岁,相貌普通,属于放在人堆里找不出来的那种。但此刻的他,却有一股不同于常人的气势。

  彭惠民看了一眼,认出了来人,是76号的陈明楚,负责76号第一处,专职对付军统。

  “彭探长,查得怎么样子?”陈明楚的声音不大,但很冷,大热天听着像进了冰窖一样。

  死的虽是法捕房的人,但打的却是76号的脸。如果这个案子破不了,其他巡捕以后还敢和76叫合作吗?

  彭惠民叹了口气,说道:“只知道是个戴眼镜的小胡子,瘸着腿,最后在这附近消失。”

  陈明楚点了点头:“应该是军统干的,手法很熟悉,是个老手。”

  彭惠民叹息着说:“不但是个老手,还是个精明的老手。”

  此安非常棘手,他倒是很愿意陈明楚参与。

  陈明楚突然问:“彭探长,能否再去趟现场?”

  这里只是枪手临时落脚的地方,要找到更多线索,应该去案发现场。

  彭惠民想了想,说:“好。”

  自己查不到线索,或许陈明楚有办法。

  陈明楚将知情者又仔细问了一遍,同时将双龙坊的住户,一个个问话。果然,又发现了一个新线索,昨天……,不,现在应该是前天下午了,有一个大胡子,在双龙坊出现过。

  彭惠民问:“陈处长觉得凶手是什么人?”

  从案发现在,看似查到了好多线索,但没一条有用的。一个小胡子,一下子又变成大胡子,还戴眼镜,必然是化了装。

  陈明楚喃喃地说:“这是一个人作的案,此人心思慎密,行事谨慎,计划周详。把钱包和枪拿走,让我们以为是劫杀,还敢坐车离开,胆子不小。凶手化了装,否则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特征。”

  调查之后,他得出同样的结论,这是老手干的。要不然,不会这么干净利落,也不会准备得那么充分。他们掌握的线索,都是对方故意留下来的。

  陈明楚敢肯定,常规调查不会有任何进展,就算能找到线索,也一定是对方故意留下的,只为了将他们引上歧途。

  在曹炳生身上,发现了一个用过的空白小本子。这个小本子有些奇怪,用完的部分,全部撕掉了。陈明楚觉得有些奇怪,带回去后交给了化验室。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76号的组织机构,刚开始时,76号下设各种委员会和一、二、三、四厅。后又把各委员会和厅一并撤销,改为四处四室,没过多久,又增加了四个处。目前76号的主要机构是八处四室。

  八处为第一至四处,以及机要处、总务处、情报处和电讯处。四室为督察室、专员室、审讯室和化验室。

  此外,76号还设有警卫大队、修械所、看守所、招待所、警官训练班、警犬训练班、女特务训练班等附属机构。

  实验室主要负责研制各种毒药、炸药等各种特工高新技术。很多新技术、新炸弹都是他们搞出来的。

  曹炳生身上的空白小本子,很快就发现了线索,上面用密写的方式写了一句话!

  陈明楚不敢怠慢,马上向76号的主任孙墨梓报告。

  孙墨梓为湖南常德人,早年参加过共产党,1934年曾任军委会调查统计局三处处长。1938年8月,军委会调统局一处改组为中统,二处改组为军统,三处则撤销,他仅领个少将参议在香港“养病”,一怒之下到上海组建76号。

  陈明楚说道:“主任,这是用牛奶密写的,用碘酒洗后就显出字迹。”

  孙墨梓看着小本子上的内容,脸色平静如水,念着本子上的字:“二十三日与木先生吃葱油饼。”

  陈明楚没有说话,虽然他怀疑,曹炳生可能还有其他身份,但孙墨梓没问,他不能说。毕竟,他是军统过来的。进入76号前,陈明楚是军统上海区负责人事的助理书计。

  看到本子上的字时,他心惊肉跳。木先生是谁?葱油饼又指的什么?

  孙墨梓放下密写本,沉声问:“这是曹炳生的字迹吗?”

  陈明楚摇了摇头:“暂时不能确定,因为这是左手写的。”

  曹炳生的笔迹可以找到,但左手笔迹则无迹可寻,毕竟,谁也没见过曹炳生用左手写字。写这个字的人,不管是不是曹炳生,都很聪明。

  孙墨梓翻看着这个本子,发现前面被撕掉了几页,显然,每次写了内容后,不用多久就会撕掉。或许,这张纸条,会在二十三日之后撕掉。

  孙墨梓缓缓地说:“你继续追查凶手,同时注意曹炳生的其他关系。或许到了二十三日,真相就会大白。”

  其实,在看到“木先生”这三个字时,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名字。只是当着陈明楚的面,他没说出来罢了。

  陈明楚沉吟道:“这个凶手很谨慎,曹炳生的枪和钱包都被他拿走了。或许,这是他故意留下混淆视听的。”

  孙墨梓问:“你以前在军统待过,他们的行动人员,有心思如此慎密之人吗?”

  他虽然没在军统干过,但军统的行事风格很是清楚:重行动,轻情报。曹炳生用如此隐秘的手段记录这个信息,一定很重要。

  陈明楚听出孙墨梓话里的嗔怪之意,心里一颤:“那倒没有。”

  投靠76号后,他选择站在孙墨梓的阵营。可很快他就发现,孙墨梓只是名义上的头头,赵仕君才是76号的实权人物。

  可既然选择了孙墨梓,自不能再改换门庭。他本从军统投靠过来就低人一等,再转而投靠赵仕君,只会更令人瞧不起。

  孙墨梓叮嘱道:“不管如何,这句话一定要查清楚。”

  陈明楚突然说:“曹炳生不算我们的人,或许这是他的私事也未可知。”

  孙墨梓说:“你不是在军统有内线么?让他查查不就清楚了么?”

  陈明楚点了点头:“好。”

  就算没有这个本子,他也会跟内线见面。这次暗杀曹炳生,是军统上海区新区长上任后的第一次行动,想必会有消息传出。

  出去之前,陈明楚拿着一个包装精装的纸袋去了情报二科。

  陈明楚将纸袋拿给顾慧英,笑吟吟地说:“慧英,这是永安百货刚到的法国香奈儿香水。”

  顾慧英长得柳眉如月,一双丽目顾盼生辉,瑶鼻娇俏,粉腮微晕,两瓣樱唇娇艳欲滴,细腻不带丝毫瑕疵的雪肌如霜如雪。虽然不施粉黛,还特意穿着一身男式中山装,但依然美得不可方物。

  陈明楚第一次看到顾慧英时,就深深地爱上了她而不可自拔。

  76号交际科虽有几个交际花,也算体态妖娆,但跟顾慧英一比,就是野花与百合之别。

  顾慧英微微一叹,故作惋惜:“陈处长破费了,可我从不用香水,还请退掉。”

  准确的说,她在76号从不用香水。

  陈明楚不以为意,又发出邀请:“你天生丽质,香水确实多余。好久没去大世界了,要不晚上一起?”

  顾慧英说道:“听说我们的人在法租界被杀,此案由陈处长负责,等你破案后再说吧。”

  陈明楚说道:“那说好了,破案后去大世界庆祝。”

  顾慧英轻轻一笑,像一朵盛开的海棠:“看你这么有把握,是不是有线索了?”

  陈明楚看得眼睛发直,不由自主地说:“现在还没有,但很快就会有了。”

  顾慧英把纸袋递过来:“把香水去退掉吧,太贵了。”

  虽然顾慧英没接受自己的礼物,也没答应去大世界玩,但陈明楚还是很高兴。只要能跟顾慧英说几句话,哪怕多看几眼,他就很满足了。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