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五章 丈母娘的嘴(上)

第五章 丈母娘的嘴(上)

  清晨,胡孝民换上旧布鞋,穿了套旧粗布衣服,带上牙套出了门。衣服虽然破旧,但很干净。胡孝民希望给顾家一个清贫的形象,这样才符合他投亲的意愿。

  顾家住的是一幢西式洋房,门前一道大铁栅门,房子隔着门口有好十几米,有一块大的草坪,中间做了个小花园。

  按了按门铃,过了一会,才有一个穿着长衫的清瘦中年男子走出来,正是顾家的男佣刘阿福。

  刘阿福原本是小跑着出来,看到胡孝民的模样后,马上停住了。上下打量了胡孝民一眼,不屑一顾地问:“侬是啥宁?”

  作为一个上等人家的佣人,看到穷鬼时,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哪怕他只是一个下人,可在乡下人面前,他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胡孝民不卑不亢地说:“我叫胡孝民,从宁波来的。”

  刘阿福冷哼了一声,这种乡下人他见多了,不是想攀亲戚,就是想讨几个钱花。

  “侬是做啥额?”

  明知道胡孝民可能听不太懂,可为了显示自己的优越感,更要说本地话。

  胡孝民来上海前,受过方言训练,基本能听懂上海话,也能说一点。况且,对方的轻蔑,就算不懂上海方言,也能听得出来。

  胡孝民也不生气,只是在说话的时候,故意加重了宁波口音:“我找顾志仁顾伯伯,宁波胡孝民前来拜访,麻烦你去通报!”

  刘阿福知道顾家都是宁波来的,这可能是个真亲戚,马上说道:“依等等。”

  胡孝民是掐着时间来的,这个时候顾志仁和顾慧英都没出门。

  果然,胡孝民顺利见到了顾志仁。

  顾志仁四十多岁,中等个子,嘴唇上留着一字胡,穿着英式短袖,眼神有些混浊,不知道是没睡好,还是有心事,看上去有些憔悴。

  看到顾志仁,胡孝民眼睛一红,似乎站立不稳,哽咽着说:“顾伯伯好,我是胡孝民。”

  自从打入军统后,胡孝民就像随时戴着一副面具。他内心的真正想法,都隐藏在面具之下。这次来顾家,相当于又戴了一副面具。

  昨天晚上,胡孝民在脑海里一直模拟着今天见面的场景。他的主要目标是顾志仁,只要让顾志仁生出怜悯之意,留在顾家就不成问题。

  见到突然出现的胡孝民,虽然很意外,但脸上还是洋溢着笑容。顾志仁拉着胡孝民的手臂端详着,笑吟吟地说:“孝民贤侄,我们有十年没见面了吧?”

  胡孝民后退一步,深深地鞠了一躬,恭敬地说:“距离上次见面,正好十二年了。”

  顾志仁拍了拍胡孝民的肩膀,感慨地说:“上次见你的时候,还是个孩子,现在成大小伙子啦。嗯,跟颖明兄弟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看着胡孝民的穿着,顾志仁有些黯然,也有些惭愧。他与胡颖明是结义兄弟,十二年前胡颖明死后,顾家与胡家慢慢就断了来往。没想到,胡家竟然没落到如此田地。

  胡孝民伤感地说:“我也很想念父亲……”

  他的父亲胡颖明,与顾志仁是结拜兄弟,当初两人的夫人同时怀孕,他们就约好,如果是男的,就结为兄弟,如果是女的,就是结为姐妹,要是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妻。

  当时虽是玩笑之谈,但两个男人却当了真。胡颖明当时还在世,经常带胡孝民来上海拜访顾家。十岁前,胡孝民确实来过几次上海。

  顾志仁叹了口气,问:“颖明兄如果还在,该多好啊。你妈身体怎么样?家里靠什么生活?”

  胡孝民迟疑了一下,黯然神伤地说:“我娘身体还好,只是老家的家产变卖得差不多了……。这次来上海,娘嘱咐我来找顾伯伯,先安顿下来,找份差事……再成个家。”

  虽然他没提指腹为婚的事,但顾志仁应该是明白的。

  顾志仁愣了一下,缓缓地说:“对,你确实该成家了……。有地方住吗?也别在外面租房了,就住我家。”

  看胡孝民的穿着,顾志仁自然知道他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就算有地方住,也能想象会是什么样的环境。

  胡孝民感激地说:“多谢顾伯伯,身上的盘缠快花光了。”

  顾志仁果然同情他的处境,没白费自己装出的窘态。只要住在顾家,入角炮计划就算成功了一半。

  顾志仁微笑着说:“来,见见你伯母还有慧英。”

  顾志仁的夫人王淑珍,相貌端庄,穿着旗袍,身子保养得很好。只是看向胡孝民的目光,充满了鄙夷不屑。富人家最不喜欢的就是穷亲戚,何况胡孝民还要打她女儿主意,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顾志仁与胡孝民的谈话,王淑珍在餐厅可是尖着耳朵听到了。胡孝民蓬头垢面的,比乞丐差不了多少,这种人住在家里,能把她恶心死。想到顾胡两家的指腹为婚,她更是恨不得马上将胡孝民赶走。

  顾慧英只比胡孝民小几天,他们小时候见过面,现在的顾慧英,出落得亭亭玉立,鹅蛋脸,弯眉如钩,鼻梁坚挺,素口蛮腰,唇红齿白,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

  她没有穿旗袍,也没有跟其他时髦女性一样,而是穿了件小纺绸的白内衣,领口翻在外面,西装长裤,上身一件灰色中山装。

  这种偏男式的打扮,非常另类,但别有一番风味。

  胡孝民刚进来时,顾慧英瞥了他一眼。胡孝民跟她打招呼时,顾慧英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算是见了礼。

  顾慧英还是小时候见过胡孝民,对胡孝民的印象很模糊。此时见到胡孝民,既没有轻视,也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有的只是疑惑。

  顾慧英原来在市党部工作,后加入中统担任情报员。上海特别市党部被76号侦破,大部分人改弦更张,顾慧英也从中统的情报员,变为76号的情报员了。

  王淑珍走到胡孝民身前,拿出手帕遮在鼻下,一脸嫌弃地说:“阿拉窝里相不养闲人,胡先生准备长住的话,还是要寻份工作的。”

  顾志仁让胡孝民住在家里,她是坚决反对的。再想到,胡孝民要“成家”,更是担忧,难道真要兑现当年指腹为婚的承诺吗?

  如果胡孝民家境富贵,倒可以考虑。但胡孝民一副穷酸相,一辈子也别想发财,她可不想女儿以后受苦。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