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五章 丈母娘的嘴(下)

第五章 丈母娘的嘴(下)

  王淑珍的意思很明显,找份工作赶紧滚蛋!

  她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胡孝民也能理解,只要她不立刻赶自己出门,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胡孝民笑了笑,不卑不亢地说:“我会找工作的。”

  胡孝民刚到上海,就接受了暗杀曹炳生的任务,确实没有正式工作。加之他要单独执行入角炮计划,也不能安排进军统的掩护商店。

  这几天,胡孝民借机找过工作,要能自由活动,收入还得能养活自己,又不受人摆布,这样的工作还真不好找。

  王淑珍意味深长地说:“有了工作才有收入、才租得起房子,寄人篱下总不是长久之计。”

  一个连身像样衣服都没有的人,竟然还有非分之想,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顾慧英不想听母亲刁难胡孝民,朝胡孝民礼节性点了点头,对母亲说:“姆妈,吾出门上班了。”

  顾志仁马上说:“吾也要去厂里,一起走。孝民,侬先住下,工作的事情勿急,慢慢寻嘛。”

  上车后,顾慧英抱怨道:“爸,你怎么能让他住在家里呢?”

  她虽没跟胡孝民交谈,但胡孝民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清楚。这次来家里,是奔着娶她来的。这可不行!

  小时候的记忆很模糊,她只隐约记得有个小男孩,陪自己玩捉迷藏、寻宝等游戏。长大后也知道,还没出生就被指腹为婚。

  当时她以为,不过就是个笑话,但现在看来,这个笑话要成为现实了,怎么能不急呢?

  顾志仁缓缓地说:“孝民身无分文,总不能让他睡大马路吧?”

  看到胡孝民的穿着,想着这些年他们母子一定过得不容易,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如果知道,早应该把胡孝民接来上海。

  顾慧英撅起嘴:“可以给他点钱嘛。”

  顾志仁正色地说:“如果是别人,给点钱可以。他不一样,是你指腹为婚的未婚夫。”

  顾慧英声音猛地提高:“什么未婚夫?我可不嫁给他!”

  顾慧英不想嫁给胡孝民,倒不是因为他穿着寒酸,家道中落,而是因为她的职业。

  她是76号的人,是情报处二科的情报员。她的职业注定了与普通人不一样,生活如此、事业如此、婚姻也是如此。

  顾志仁郑重其事地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跟孝民指腹为婚,是我与颖明兄当年约定的,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只要他提亲,咱们就得答应!”

  顾慧英突然露出狡黠的笑容:“爸,如果他不提亲,这门亲事是不是就作废了?”

  顾志仁不以为然地说:“人家都来了,怎么会不提亲呢?”

  “那可不一定。”顾慧英悄声说。

  顾志仁不解地问:“什么?”

  顾慧英挽着父亲的胳膊,娇笑着说:“没什么,我已经到招待所了,先下车。”

  顾慧英是特工,还是76号的特工,别说让胡颖明不提亲,就算让他消失,也是一句话的事。

  极司菲尔路76号的恶名全市皆知,顾慧英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也为了便于工作,谎称在在极司菲尔路55号招待所工作。

  进了招待所后,从后门穿过巷子,再从旁边绕到极司菲尔路。招待所在76号斜对面,她走过去,从76号的侧门进去。情报处有三个科,她在情报二科,负责情报编审。

  76号的情报,每天必须汇总审核,所有情报一式三份,分开存档。

  到办公室后,顾慧英急忙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姆妈,那个姓胡的,真赖在咱们家啦?”

  王淑珍叹息道:“你爸答应了,我有什么办法?囡囡,你是怎么想的?”

  顾慧英笑嘻嘻地说:“当然是……让他知难而退。他不是要成家么?如果找别人家的姑娘,也就罢了。要是胆敢向咱家提亲,总不能空着手提亲吧?装奁费、酒席钱、洋房、汽车,每一样都得几百,甚至几千元,吓也把他吓死。”

  王淑珍眼睛一亮,笑道:“还是囡囡有办法。”

  胡孝民连饭都吃不饱,听到结婚要花费这么多钱,就算不吓死,也会吓退。

  胡孝民要住在家里,王淑珍自然不便公开反对,但她可以表明自己的态度。比如说,给胡孝民安排的房间,就在一楼厨房后面,那是下人住的房间。

  对这样的蔑视,胡孝民没在意,只要能住进顾家,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一半。剩下的,就看能不能从顾慧英那里获取情报了。

  胡孝民朝王淑珍深深鞠了一躬,感激流涕地说:“多谢伯母,这里宽敞明亮,比我原来的地方好太多了。”

  王淑珍原本想羞辱胡孝民,哪想到自己家佣人住的房间,胡孝民还能如此满意。

  王淑珍拿出手绢,捂着鼻子,一脸嫌弃地说:“你先住着吧,需要什么找阿福就可以了。”

  胡孝民问:“伯母,慧英妹妹什么时候下班?”

  王淑珍迟疑了一下,说:“慧英……要下午才回来。孝民,你是不是想与慧英……”

  胡孝民点了点头:“是的,我母亲说,这是我还没出生就定下的婚事。如果你们不反对的话,我希望能完成母亲的愿望。”

  他听出了王淑珍的担忧,要不是入角炮计划,他也不想提起这桩婚事呢。

  王淑珍嘲弄地看了胡孝民一眼,轻蔑地说:“这确实是当初定下的婚事,但这个婚,也不是随便就能结的。”

  胡孝民郑重其事地说:“我会明媒正娶的。”

  如果他真到了娶顾慧英的那一天,他当然不会让顾家轻看自己。但他也知道,恐怕永远也不会有这么一天。

  王淑珍突然提高了声音:“当然要明媒正娶!有些事你顾伯伯不好说,那我就告诉你,按照规矩,结婚时男方要给女方装奁费,还要办酒席,你在上海可能没什么亲戚朋友,但我们至少有五六十桌。另外,现在坐包车已经不行了,得有辆汽车吧?你得准备新房吧……”

  胡孝民淡淡地问:“还有什么条件吗?”

  王淑珍冷笑道:“等你先有房有车再说吧。”

  胡孝民真是煮熟的鸭子——只剩嘴硬了,这种人她见多了,嘴里说得漂亮,永远都做不到。

  胡孝民的行李没带来,他借机外出,去了趟爱仁里7号,这是新二组组长钱鹤庭的住处。

  爱仁里位于法租界,福煦路南边。如果法租界有什么事情,只要穿过福煦路,就到了公共租界。

  胡孝民先去了延年坊7号,化好装后步行出来,此时的胡孝民,又是另外一番模样:上身一件灰衣衫裤,脚下换了双旧皮鞋,牙齿有点外露,半洋半土,有点混迹上海滩的味道了。

  他换了几次人力车,在爱仁里7号前经过,观察没有异常后,在前面下车,周围观察了一圈才回到爱仁里7号。

  接头碰面看似小事,胡孝民却不敢掉以轻心。特工想要活得长,唯有小心小心再小心。任何事情,小心无大错。

  钱鹤庭听到三长两短的敲门的暗号,打开门将胡孝民请了进来,急切地问:“进展如何?”

  胡孝民叹了口气:“顾慧英母亲发话了,想娶顾慧英得三书六礼,不说比其他人高,至少不能低于别人家的。按照上海的通例,结婚不但要请酒布置新房,还要送女方妆奁费,一般人家都是两千、四千,顾家要八千不算为过吧。另外,新房不能是公寓,至少得是洋房,最好是带大花园的别墅。还要求我有辆汽车,不要太好,二三千大洋的小汽车就行了。”

  钱鹤庭骂道:“你丈母娘的嘴,是不是一口就能把黄浦江的水吸干?!”

  胡孝民气道:“当时,真想在她嘴里塞枚手榴弹。”

  钱鹤庭正色地说:“据可靠情报,近期汪伪准备召开所谓的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你既已住进顾家,要通过顾慧英,弄清具体的召开日期、地点。”

  胡孝民说道:“我会尽力而为。”

  钱鹤庭叮嘱道:“所以,你目前必须住在顾家。哪怕受点委屈,也不要意气用事。”

  胡孝民笑了笑:“组座放心,我会赖在顾家,不完成任务绝不撤出。”

  住进顾家是他特意之设计,看顾志仁的态度,住多久都不成问题。

  ps:可否来张推荐票支持一下,谢谢。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