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八章 第一次交锋

第八章 第一次交锋

  哈同路距离愚园路不远,开车的话,顶多十分钟就能到。得知是送顾慧英上班,胡孝民很快开着车回来了。

  他其实也在寻找与顾慧英单独相处的机会,昨天晚上顾慧英来找他,既是质问,更是试探。如果顾慧英对他的到来不闻不问,那才麻烦呢。

  胡孝民相信,今天一定会发生点什么事。

  果然,上车后,顾慧英就说道:“先去九风茶楼。”

  胡孝民发动车子,一踩油门,车子就开了出去:“好。”

  顾慧英诧异地问:“知道在哪里吗?”

  胡孝民听到九风茶楼,好像是回家一样,让她很意外。

  胡孝民眼睛望着前方,微笑着答道:“在忆定盘路上,过了开纳路口就是。”

  顾慧英诧异地说:“你以前去过九风茶楼?”

  九风茶楼的招牌并不显眼,胡孝民又是刚到上海,怎么就记住这个地方了呢?76号的人倒是经常去那里,她带胡孝民去九风茶楼,也有借用胡孝民身份的意思。

  胡孝民连忙说:“上次路过那里。”

  顾慧英淡淡地说:“你的记性很好嘛。”

  胡孝民暗暗警惕,平静地说:“刚到上海,对什么都有兴趣。”

  顾慧英故意又问:“良友别墅在哪里?”

  胡孝民想了想,才说道:“兴仁路口吧,再过去就是中西女学。”

  顾慧英敏锐地察觉到了异常:“你怎么知道开纳路和兴仁路的呢?”

  胡孝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好的上海地图:“顾小姐,知不知道有样东西叫地图呢?”

  顾慧英这才记想,昨天晚上胡孝民就趴在房间的桌上看地图。到九风茶楼后,顾慧英突然说:“一起进去吧,有事跟你谈。”

  胡孝民原本以为,顾慧英要去九风茶楼办事。现在看来,她是想找自己谈话。

  胡孝民故意踌躇不前:“我进去不合适吧?”

  虽然一万个乐意,但此时必须端着。合适的场景说合适的话,这两年胡孝民早就习惯了。他现在是顾家的司机,与顾慧英一进起茶楼确实不合适。

  顾慧英艴然不悦,冷声说:“我说合适就合适!”

  说完,顾慧英就抬脚走了进去。胡孝民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连忙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九风茶楼有前后两栋楼,二楼通过廊道连在一起,中间有个戏台,前面摆着十几张八仙桌。而二楼主要是雅座,除了凭栏开了窗,其余都隔开了。这样既可以看戏,也能保护隐秘。说是雅座,其实跟包厢差不多。

  上午的九风茶楼还算安静,一楼有几个掮客在低声交谈着,相互打探消息。上海滩的各种茶馆酒楼,大多有货物交易所的功能。

  二楼没什么客人,顾慧英选了个靠北的雅座,方便聊天,不会有人来打扰。

  肩上搭着毛巾的堂倌很是机灵,抢先一步把毛巾捏在手里,揩椅抹桌后,殷勤地问:“您俩是要龙井还是茉莉?”

  顾慧英说:“我要杯茉莉花茶,给他杯龙井,再来碟瓜子和点心。”

  胡孝民突然问:“伙计,不是说茶馆有说书的,还有唱曲的么?什么时候开始?”

  堂倌朝胡孝民打了个躬,恭敬地说:“回先生,弹唱的红先生要下午才来。您要是想赏曲,得那时来。”

  胡孝民的衣服虽然很普通,但他并没有因此而不恭。进门就是客,可不能得罪人。再说了,顾慧英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等堂倌走后,顾慧英盯着胡孝民的眼睛,问:“你来上海多久了?”

  胡孝民暗道,自己还没开始,她倒抢先一步了。顾慧英对他的出现,确实可以怀疑。如果顾慧英不正面接触,或许私底下会派人暗中调查。

  他故意偏头想了想,才说道:“十来天吧,具体多少天也记不清了。”

  顾慧英又问:“你是怎么来的上海?”

  胡孝民马上说道:“坐船。”

  “什么船?在哪个码头上的岸?”

  “宁绍客轮,公共码头下的船。”

  “你从宁波过来的?”

  “是的。”

  “你什么时候学的车?”

  “三四年前在宁波。”

  “到上海的这些天,住在哪里?都做过些什么事?”

  胡孝民不满地说:“你这是审问我么?”

  他早就发现,顾慧英并不好对付。这种从细节入手的调查,看似普通,实则厉害。只要自己这九天中露出一丝破绽,马上会被她察觉到异常。

  幸好,他早有准备。

  顾慧英淡淡地说:“我只想知道,你来我家的真正目的。”

  胡孝民“气极而笑”:“这几天我都住在西藏路480号的宁波旅沪同乡会,每天都在找工作,甚至还去过荐头店。住在你家,是暂时的,也是顾伯伯邀请的。如果你不高兴,明天我就搬走!”

  所谓的“荐头店”,是一种男女佣役介绍所,每条大的马路上,都会有二三家。他现在“身无分文”,为了混口饭吃,什么工作都愿意干。

  虽然他说出了,明天就可以搬走的话,但胡孝民相信,顾志仁不会答应的。顾志仁对他很关照,多年没见,还怀有愧疚之意,怎么可能让他走呢?

  顾慧英沉声问:“除了会开车,你还会什么?”

  胡孝民说得漂亮,可她却深知,父亲没开口,谁也不能赶走胡孝民。

  胡孝民平静地说:“我学过生意,当过账房,还替别人写过书信,也当过教书先生。”

  顾慧英问:“既然你会这么多,为何找不到工作?偏偏要给我家开车?”

  胡孝民平静地说:“我只是想找一份最适合自己的事。”

  他的工作,既要能掩人耳目,也要能自由活动,最好可以出入各种地方。可这样的工作,目前来看最好是当小贩。小贩可以走街串巷,可并不适合目前的胡孝民。

  顾慧英嗤之以鼻地说:“你的意思是,如果找不到最适合的事,就要永远在我家住下去?”

  胡孝民笃定地说:“我相信,凭我的能力,最多一二个月就能找到。”

  顾慧英冷笑道:“我倒想知道,你能找到什么样的差事。”

  胡孝民突然说:“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

  顾慧英一愣,好奇地问:“什么事?”

  胡孝民郑重其事地说:“顾伯伯的工厂,最近生意很不景气。或许用不景气,还不太准确。应该说,负债累累,你家或许快破产了。”

  此事在没来顾家前,他已经发现端倪,但昨天到厂里与工人们交谈后,才确定了这一点。志华纺织厂很快就因为没有原料,无法开工了。

  之所以突然告诉顾慧英,主要是不想再让顾慧英质问下去。反击的最好方式,就是转移话题。

  顾慧英呆住了:“破产?”

  ps:因为合同原因,这周估计裸奔,求推荐收藏。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