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十章 挡箭牌(下)

第十章 挡箭牌(下)

  午夜,76号的陈明楚带着一处的特务,在日本便衣宪兵板本一郎军曹的监视下,一起去了法租界。他们在法捕房的带领下,直扑爱仁里7号。

  然而,他们翻墙进入时,里面一片漆黑。法捕房的人进入房间搜查,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陈处长,看来你们的情报有误。”

  配合76号抓捕的,正是法捕房的探长彭惠民。自从曹炳生死后,法租界的巡捕,对配合76号的行动,

  陈明楚淡淡地说:“情报没问题,可能碰巧不在。”

  76号抓人,必须通过法捕房,不仅效率低下,也容易走漏风声。他敢断定,对方提前得到了消息。

  彭惠民问:“曹炳生案的凶手有线索了么?”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追查此案的凶手。然而,凶手留下的线索太少,无异于大海捞针。

  陈明楚不置可否地说:“很快会有的。”

  他相信“刀锋”,一定能帮自己找到这个凶手。陈明楚是军统过来的,他在军统南京区和上海区都待过,深谙军统的行动手法。

  这个杀掉曹炳生的人,一定会得到上面的奖励,因为这是军统上海区重建之后的第一次像样的行动。只要知道对方的姓名,要找到人就容易了。

  房子里没人,法捕房的人自然不会干等,陈明楚只能失望地收队。

  陈明楚望着黑漆漆的爱仁里7号,问:“彭探长,能不能留两个兄弟守到天亮?”

  如果是碰巧外出,今天晚上或许还有机会。哪怕机会再渺茫,他也想试试。

  彭惠民摇了摇头:“不合规矩。”

  曹炳生惨死街头,与76号合作的巡捕,心里都在打鼓。如今谁也不敢公开站在76号这边,钱虽是个好东西,但也得有命花啊。

  如果让陈明楚的人留下,那就更不行了。租界只有巡捕有执法权,如果让76号随意捕人,还要他们这些巡捕干什么呢?

  陈明楚让手下自行回去,他则拦了辆汽车,上车后,他对司机说:“厦门路。”

  晚上行动失利,他得跟刀锋见一面才行。

  第二天早上,胡孝民开车送顾慧英上班。因为顾志仁也在车上,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到志华纺织厂后,顾志仁把胡孝民叫到办公室。

  顾志仁给胡孝民倒了杯水,关切地问:“孝民,你说想成个家,到底是怎么想的?”

  胡孝民拘谨地说:“伯母跟我说过条件,我会多存钱,早日来顾家提亲。”

  顾志仁笑着说:“不要理会你伯母提的什么条件,她是跟你开玩笑呢。”

  这两年他最担忧的,就是顾慧英的终身大事。哪怕现在厂里资金短缺,快要倒闭,人也没这么忧心。

  胡孝民虽然家道中落,但这孩子诚实可信。他不乞求顾慧英大富大贵,只需要女儿能平平淡淡过一生。

  胡孝民“眼睛一亮”,热切地说:“伯父,我……”

  顾志仁微笑着说:“如果你愿意,可以与慧英先订婚。”

  胡孝民“激动”地说:“我愿意!”

  他的情感与表情,必须配合得天衣无缝。

  顾志仁拿出点钱递了过去:“你去挑几套衣服,最好定做套西装或礼服,再买双皮鞋。”

  胡孝民拒绝:“伯父,我有钱。”

  顾志仁将钱硬塞到胡孝民手里,眼睛一瞪:“你有多少钱,我不知道?”

  借着购物的机会,胡孝民去了趟延年坊7号,化了装后,在四马路一家咖啡馆与钱鹤庭见了面。

  钱鹤庭心有余悸地说:“昨天晚上幸亏你及时通知,要不然就麻烦了。”

  如果被捕,那就成笑话了,入角炮计划,也将流产。

  胡孝民笃定地说:“我们内部肯定出了问题。”

  钱鹤庭突然说道:“三天前,我们在国泰旅社有位兄弟去接头失事了。”

  敏锐的观察力和准确的判断力,是一个优秀特工的基本特征。胡孝民能作出这样的判断,他深感欣慰。

  只是,出问题的是新二组?还是在上海区?

  胡孝民是“军委会交通技术研究班”毕业,也就是所谓的临训班。他的情报和行动科目,都很优异。但胡孝民最厉害的,还是化装。

  化装并不仅仅是改变外表,还包括表情、语言甚至是心理活动。只有调动了情绪,脸上才能准确地表达出来。胡孝民如果去演戏,绝对是一流的演员。

  如果不是小鬼子打进来,胡孝民还真有可能当演员。抗战前,中国的电影行业蓬勃发展,光是上海就有一百多家电影公司,一年能制作四百多部电影。美国的好莱坞,一年也不过制作五百部电影罢了。

  军统上海区有5个情报组、8个行动大队、2个直属新编组。新编组为情报、行动混编组。

  军统局为了支持上海区的工作,专门派了一批新人来充实力量,胡孝民就是其中之一。

  胡孝民心里一动,问:“国泰旅社出事,与昨晚会不会有联系?”

  钱鹤庭心事重重地说:“暂时还不清楚。当初让你使用化名,真是明智之举。”

  胡孝民要执行入角炮计划,“胡孝民”的名字,自然不能被人知晓,在新二组,胡孝民用的依然是临训班的化名:“马宁一”。无论是他的嘉奖令,还是薪水发放,用的都是“马宁一”的名字。

  胡孝民顺嘴恭维道:“多亏组座有先见之明,要不然我可能已经暴露了。”

  此时的他,满脑子都是爱仁里和国泰旅社。这两者一定有关系!只是胡孝民掌握的信息太少,根本没办法分析出合理的结果。想要找到这个泄密者,只用另想他法。

  钱鹤庭叮嘱着说:“爱仁里7号暂时不能使用,除非有汪伪召开六大的情报,否则我们不见面。这是我的最新电话和地址,有事打电话。”

  胡孝民接过写着电话的纸条,恭敬地说:“组座考虑得极是。”

  记下电话后,拿起桌上的火柴,当着钱鹤庭的面,将纸条烧掉。如果他是钱鹤庭,恐怕不会把最新联络方式给自己。住处被76号搜查,还能相信谁呢?

  钱鹤庭突然问:“内部出了叛徒,对所有人都是巨大的威胁。有什么办法,能迅速准备地找出这个叛徒吗?”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