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十三章 阳谋(上)

第十三章 阳谋(上)

  胡孝民回到志华纺织厂时,天已经快黑了。顾志仁还在办公室没走,厂里的原料很快就要用完了,而他手里连进一件棉纱的钱都拿不出来。

  坐在办公室里,回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顾志仁知道,这里很快就不再属于自己,这里留着他很多美好的回忆。况且,胡孝民还没回来,他们早上是一起出来的,晚上自然得一起回去。

  胡孝民与孙任叔之间的事情,胡孝民暂时还没告诉顾志仁。没有把握的事情,胡孝民不想提前说起。言不轻信、诺不轻许,哪怕再有把握,他也希望在做好后再向人说起。

  志华纺织厂的情况,胡孝民非常清楚,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坚持到下个月发工资。假如近期没有资金流入,顾志仁很快只能变卖工厂,甚至是家产。或许在不久之后,他们一家人将流落街头。

  “侬哪个回来嘎晚?”

  刚走进客厅,王淑珍就迎了上来,不满地说。

  胡孝民连忙解释:“对不起,伯母,是我回来晚了。”

  王淑珍一听,更是不满:“侬一个司机,难道比志仁还忙?真是不晓得自己身份!”

  顾志仁帮胡孝民解围:“厂里正好有点事。”

  胡孝民与顾慧英的事,王淑珍意见很明确,只要胡孝民答应自己之前提的条件就行。可现在胡孝民的情况,饭都吃不饱,怎么可能有洋车洋房嘛。他现在很急,正在做着王淑珍的工作。

  王淑珍尖声说:“侬就晓得滥做好人!我们是什么人家?什么事情都要讲究对等,结婚也是如此,总得门当户对!”

  王淑珍可以接受胡孝民住在家里,也能让胡孝民在志华纺织厂工作,但不接受两人在一起。顾慧英如果嫁给一个穷酸的,她一辈子都没法见人了。

  胡孝民自然知道王淑珍的冷嘲热讽都是针对自己,但他不急不恼,只是静静地听着,好像这事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王淑珍也注意到了胡孝民的表情,自己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让他羞愧难当吗?可胡孝民毫不在意,似乎说的不是他。一个男人竟然投奔女人,得有多厚的脸皮才能做得到?

  顾志仁不想当着胡孝民的面说这事,转而问:“慧英呢?”

  王淑珍没好气地说:“今晚加班,我们恰饭。”

  重拳打在空气上,没伤到对方,自己反而很郁闷。

  第二天上午,胡孝民去了东南商业银行,很顺利见到了孙任叔。胡孝民走过去时,看到孙任叔的桌上,正摆着志华纺织厂的贷款申请书。

  孙任叔说:“这东西你拿回去修改一下。”

  胡孝民诚恳地问:“怎么修改呢?”

  孙任叔让胡孝民附耳过来,轻声说道:“这个嘛……你得这样……”

  胡孝民感激地说:“多谢孙科长,如果贷款能下来,一定重谢。”

  他的贷款申请,是顾志仁之前准备的。重点说明了志华纺织厂遇到的困难,急需这笔贷款。

  但孙任叔告诉他,志华纺织厂的贷款缘由,应该是:扩大规模、增加纺锭和织机。

  都是申请贷款,理由一换,就显得理直气壮。

  孙任叔微笑道:“这是两份表格,你拿回去填好再盖章,让顾志仁来办一趟即可。”

  胡孝民走后,孙任叔拿起桌上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夏秘书,刚把表格给胡孝民了。”

  电话那头的夏秘书笑着说:“多谢了。”

  孙任叔好奇地问:“夏秘书,我多嘴问一句,这个胡孝民是不是有什么特殊背景?”

  夏忠民说道:“老孙,咱们都是赵主任的人。此事跟你说也没什么,我可能要用一下这个胡孝民。”

  孙任叔问:“怎么用?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我自己找他。”

  “晚上扬子饭店约起?”

  “现在哪有时间?过几天吧。”

  胡孝民回到哈同路122弄2号时,正要去顾志仁的办公室,就看到王淑珍从里面走出来,她的脸色很难看。

  胡孝民欠了欠身,恭敬地说:“伯母好。”

  王淑珍冷声说:“你不在厂里待着,到处跑什么?”

  家里没现金了,她到银行没取到钱,特意来厂里。到了厂里,顾志仁才告诉她一个残酷的事实:顾家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快破产了。

  胡孝民轻声说:“我去了趟银行……”

  王淑珍厉声说:“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去银行?”

  她现在的心情很低落,原本以为家里有花不完的钱。突然之间发现,顾家的洋房别墅、车子、工厂都要落入别人手里,巨大的落差,令她非常沮丧。现在的她,看什么都不顺眼。看到本就不顺眼的胡孝民,几乎暴跳如雷。

  顾志仁走到门口,解释道:“我们不是需要贷款么?孝民帮我在跑银行。”

  王淑珍讥讽道:“他一个乡下人,晓得银行的门朝哪边开吗?”

  胡孝民拿出孙任叔给的表格,平静地说:“伯父,上午我跑了一趟东南商业银行,信贷科的孙科长,给了我两张表格,我已经填好,请您过目并签字盖章。”

  他已经猜到王淑珍为何会如此刻薄,估计也是知道了工厂的真实情况。

  顾志仁惊喜地说:“这是好事啊。”

  不管东南商业银行会不会贷款给自己,至少人家给了表格。

  胡孝民笑了笑不说话,同时看了王淑珍一眼,收回了目光。他以后要在顾家住下去,甚至长期住下去,可不想天天受窝囊气。

  王淑珍在旁边已经听明白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孝民,以后吾家厂子的事,还得多辛苦侬。”

  胡孝民好像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恭敬地说:“伯母放心,给厂里办事,就是给自己办事。”

  一时之间,王淑珍对胡孝民好感大生,要不是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真想认下这个侄子。

  顾志仁点了点头:“那行,下午一起去一趟。现在,辛苦你开车送你伯母回去。”

  胡孝民开着车子送王淑珍回家时,在志华纺织厂对面,似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身影:陈培文。

  陈培文第一次看到胡孝民时,只觉得胡孝民有些熟悉。他也很仰慕顾慧英,希望有朝一日执子之手。而胡孝民的出现,令他很失落。原本他的最大对手是陈明楚,但现在胡孝民的出现,他恐怕永远也得不到顾慧英了。

  那次之后,陈培文脑海里想的都是胡孝民。总觉得自己在哪见过这个人,昨天晚上,他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人影:马宁一。

  但他又不敢肯定,毕竟胡孝民的发型、相貌和口音,都与马宁一不一样,只是脸型有些相似,身材和眼神有些神似。

  但心底,还是有个声音,驱使他来看看,如果是真的呢?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想试试。

  哪怕76号现在任务很重,他还是挤出了时间。如果胡孝民是军统的人,自己不但能救顾慧英一次,说不定还能赢得她的芳心。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