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十四章 后手(上)

第十四章 后手(上)

  虽然何大钧会多活几天,但能借何大钧之手除掉陈培文,还能让陈明楚怀疑76号有个木先生,还是很值得的。如果把这看成一笔生意的话,一点也没亏,还赚了。

  胡孝民刚开始提出借用何大钧时,钱鹤庭是持不同意见的,但他不想打击胡孝民的积极性,才没有反对。现在看来,当初的自己还是很明智滴。

  钱鹤庭拿出一份申报递给胡孝民:“今天的报纸看了吧?上面登了汪伪六大的新闻,这里面有你的一份功劳。”

  胡孝民谦逊地说:“这是新二组的功劳,是组座领导有功。我的所有行动,都是在组座的命令下行事嘛。”

  钱鹤庭对胡孝民的回复很满意:“这是我们的功劳,上峰发话了,再次嘉奖。”

  知道把功劳让出来的下属,是他愿意提拔和重用的下属。那种自以为是,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手下,哪怕能力再强,也不能重用。

  胡孝民眼睛一亮,眼中露出渴望:“这次除了嘉奖,就没点奖金?”

  钱鹤庭瞪了他一眼:“你吃住都在顾家,要这么多钱干吗?。”

  胡孝民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我与顾慧英一起,总不能花她的钱吧?而且,我也不能总给顾志仁开车,得有份正式的工作才行,至少也得有掩护工作。”

  钱鹤庭嗤之以鼻地说:“你不报销开销,怪谁?又或者,你自己能解决经费?”

  胡孝民的谨慎他很欣赏,但有些做法他却不太认同。比如说,胡孝民从曹炳生那里拿到的钱包和枪,却没有说起。

  胡孝民苦笑道:“组座,我现在快山穷水尽了,上次在曹炳生弄了把枪,还有个钱包,可钱包里才一点钱。本想孝敬组座,可实在拿不出手。”

  钱鹤庭一说,他就察觉到了问题。他突然记起,曹炳生的案子上了报纸,上面说到,曹炳生的钱包和手枪被抢走。

  “你想找什么工作,要不要我来安排?”

  果然,听到胡孝民的解释,钱鹤庭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他要的是胡孝民的态度,而不是曹炳生的那几块钱。

  胡孝民微笑道:“不用,我已经想好了,就当一名掮客。”

  钱鹤庭诧异地说:“掮客?”

  胡孝民笑道:“掮客多好,可以随意在茶楼酒店出没,与陌生人联系,也不会被怀疑。”

  钱鹤庭微微颌首,他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说:“对了,这次中统得到了伪六大召开的情报,并且知道得比我们还多。”

  胡孝民疑惑地说:“中统?”

  钱鹤庭喃喃自语道:“对啊,看来中统在76号也埋了线。”

  胡孝民沉吟不语,76号与中统的关系太深了,孙墨梓、赵仕君、唐东平等人都是从中统出来的。76号身上,有着很深的中统印记,如果中统要在76号发展内线,也不算难事。

  8月28日,极司菲尔路76号门外,来了一队意大利士兵,携带机枪守在对面。表面是维持秩序,实则为了保护号整日大门紧闭,所有与会人员,要么提前一天住进76号,要么当天从侧门进入。

  军统上海区原准备采取行动,见76号防守严密只得作罢。

  幸好,无论是军统、中统和中共都没有动静,汪伪自导自演的六大,算是顺利召开了。

  陈明楚这几天一直在想着何大钧的任务,可六大比任何事情都重要。作为专门对付军统的第一处处长,陈明楚压力很大。

  幸好,日本人和孙墨梓作了妥善的安排,门外有意大利的部队看守,76号大门紧闭,所有人员全体上阵,包括秘书和翻译,全部都派上用场了。

  翌日傍晚,陈明楚在九风茶楼与何大钧接了头。

  何大钧急道:“陈处长,今天钱鹤庭又派人跟我联络了,催促我尽快动手。”

  陈明楚问:“看来他们也知道会快开完了。木先生是谁,有线索了吗?曹炳生的凶手,有眉目了吗?”

  何大钧说:“暂时不知道,但上面说了,如果我完成这次任务,以后将与木先生合作,执行更重要的任务。”

  陈明楚沉吟半晌,突然冷声说:“那就除掉他!”

  何大钧张口结舌:“可他……不是……”

  他来找陈明楚,就是想商量一个万全之策,既应付了差事,也别伤了76号的人。

  陈明楚叹息着说:“我知道你的意思,陈培文可死可不死,但他死了,才能让军统对你更信任。”

  陈培文其实可以不死,他可以让陈培文假死,陪何大钧演场戏就是。到时候,只要在报上登一则假新闻,军统就会上当。

  但从此,陈培文将成为何大钧的死穴。一旦军统发现陈培文没死,不仅何大钧身份暴露,自己要铲除军统上海区的计划也将落空。

  而且,陈培文是他的情敌,他们都仰慕顾慧英。既然军统要除掉陈培文,自己正好趁机出了这口气。还能让何大钧觉得,自己为了他的安全可以不顾一切。想必,何大钧以后将对他死心塌地。

  此事他早跟孙墨梓汇报过,为了挖出木先生,为了找到曹炳生案的凶手,也为了除掉自己的情敌,陈培文都必须死。他这一招,也是一举三得。

  何大钧一听,果然感激涕零说:“多谢陈先生。”

  除掉陈培文,他当然一百个乐意。但是,必须得到陈明楚支持。

  陈明楚摆了摆手,故作姿态地说:“你是我的人,你的安全最重要。我会安排,让陈培文这段时间每天晚上去伊文泰舞厅。”

  何大钧果然很感动:“多谢陈先生,以后何某唯先生马首是瞻。”

  胡孝民倒没想过,何大钧真会动手。不管何大钧怎么执行,都跟他没关系。他这段时间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何大钧的住处上。

  不管何大钧是否行动,任务期限一到,就要处决何大钧这个叛徒。

  何大钧住在公共租界的顺康里,位于厦门路北侧,靠近吴淞江,距离老闸桥也较近,是个理想的住所。

  胡孝民对何大钧的行踪并不关心,他只想尽量熟悉着顺康里周围的地形,以及设计撤退路线,还有如何处理何大钧的尸体。

  至于何大钧的行踪,以及他住的地方,胡孝民都没观察,不是他没兴趣,而是不能观察。一旦何大钧发现被跟踪,或者有人进入了他的房子,他的计划就要失败了。

  新二组“得知”陈培文出现在伊文泰舞厅后,马上派交通员通知了何大钧。

  陈明楚邀陈培文去愚园路的伊文泰舞厅玩,没有多想答应了。陈明楚是一处长,大家又都是从重庆过来的,说不定以后会调到一处呢。

  伊文泰舞厅的灯光比其他舞厅要稍微差点,气氛虽然不太好,但闲杂人等也少了。

  陈培文玩得很开心,跳了几支舞。当他们走出舞厅大门,在侧面突然射出两枚子弹,全部击中陈培文。

  陈明楚等人还没“反应”过来,枪手已经跑进了旁边的巷子,等他们追过去,人已经消失不见。

  “砰砰!”

  才跑到巷子的陈明楚,突然听到身后又传来两声枪响,他猛然停住了脚步。

  ps:请把你们的推荐票留下,谢谢。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