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十八章 第二个(下)

第十八章 第二个(下)

  在夏忠民看来,胡孝民之所以这么想出人头地,就是为了与顾慧英门当户对,最终娶她进门。只要胡孝民有这样的强烈愿望,就能为他所用。

  夏忠民劝导着说:“如果真想娶顾小姐,应该变成跟她一样的人。要不然,她永远不会嫁给你。”

  顾慧英用胡孝民做挡箭牌,确实是着妙棋。胡孝民愿意配合她,恐怕也是想娶顾慧英。哪怕是演戏,胡孝民也愿意。但如果变成跟顾慧英一样的人,就能假戏真做了。

  胡孝民喃喃地说:“要怎么样才能变成她一样的人呢?”

  夏忠民微笑着说:“先从情报掮客做起,说不定以后,能成为她的同事。”

  在夏忠民的反复“劝说”下,胡孝民终于答应当一回情报掮客。见胡孝民答应,夏忠民像看到烧鸡的黄鼠狼一样,嘴角向上翘起,无声地笑着。

  胡孝民疑惑地问:“情报掮客要怎么做呢?”

  夏忠民躲在眼镜后面的小眼睛,露出诱惑的光芒:“你给我消息,我给你钱,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容易。”

  胡孝民佯装不知,问:“夏先生需要什么样的消息?”

  夏忠民缓缓地说:“为了锻炼你,先提供些顾慧英的消息吧。”

  胡孝民“惊诧”地说:“这不是让我出卖慧英么?”

  夏忠民苦口婆心地说:“这是帮助顾小姐。胡先生,我要先申明一点,你的行为必须完全自愿,我们这是生意,要讲诚信。作为一名掮客,要把诚信看得比生命更重要。”

  他向赵仕君报告时,赵仕君除了要求全面调查胡孝民外,还必须是胡孝民自愿。如果胡孝民不答应,今天晚上就让胡孝民“种荷花”。所谓种荷花,就是把人装进麻袋,绑块石头丢进黄浦江。

  胡孝民担忧地说:“这样做,会不会对慧英不利呢?”

  夏忠民微笑道:“例行公事罢了,怎么会对她不利呢?就算你不干,也会有别人来干。你只要把这当成一桩生意就行。”

  胡孝民眼睛一亮,好像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急忙问:“对啊,这就是生意。既然是生意,有报酬的吗?”

  夏忠民伸出一根手指:“半个月,一百元。”

  夏忠民心里的石头完全落地,胡孝民主动提到钱,事情就好办了。如果胡孝民不提钱,他反而会担心。只有贪婪而自私的人,才能成为他们的同类。

  胡孝民自动忽略了刚才的担忧,反而问:“我该怎么做呢?”

  夏忠民说:“只要把顾小姐在家里的表现告诉我就行了,比如她说了些什么话,有没有人来找她?或者她有没有出去,见过什么人,到过什么地方。”

  胡孝民故意夸张地问:“就这样?”

  夏忠民说:“当然,例行公事嘛。但有一点,不能让顾慧英知道。否则,你不但要退回一百元,还得双倍赔我。”

  胡孝民忙不迭地说:“肯定不让她知道。”

  夏忠民拿出五张十元的法币,说:“这是五十,你数数,半个月后再给你剩下的五十。明天上午九点,我们还在这里见面。”

  胡孝民的表现,让他彻底放了心。只要胡孝民把钱看得重,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胡孝民急忙收了钱,恭敬地说:“多谢。夏先生,有件事我能问吗?”

  他知道,从这一刻起,自己成了夏忠民的“春三”。

  夏忠民不置可否地说:“说说看。”

  胡孝民迟疑了一下,说:“今天上午,有位苏先生把慧英接走了,他是你们的人吗?”

  夏忠民意味深长地说:“你说的是苏光霄吧?他对顾小姐可是仰慕已久。”

  让胡孝民知道,还有人惦记顾慧英,他工作时会更卖力。

  胡孝民沉声问:“苏光霄是什么人?”

  夏忠民轻声说:“苏光霄原来是中统上海区的负责人,也是中统上海区侦行科长兼行动总队长。昨天晚上,他已经加入76号,成为守护国家和民族安危的一员。”

  胡孝民或许只把这次监视当成生意,但在夏忠民看来,胡孝民已经成了他的线人。

  胡孝民眼中露出深深地担忧:“也就是说,苏光霄与慧英是同事了?”

  夏忠民微笑道:“你是顾小姐的未婚夫,苏光霄如果对顾小姐有什么举动,我会及时告诉你,免费。”

  胡孝民感激地说:“多谢夏先生。”

  回到76号后,夏忠民向赵仕君报告了此事,胡孝民的档案,也送到了他桌上。

  赵仕君,浙江遂昌人,1905年4月出生。与孙墨梓一样,赵仕君早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担任地下交通员。1932年初,赵仕君被当时的中央党部调查科逮捕,随即叛变。但当时他名不见经传,在中统并没受到重用,甚至还被中统怀疑,坐了一段时间的牢。

  赵仕君的老婆为了救他,上下奔走,求了很多人,甚至搭上了自己的身子,才将他解救出来。赵仕君内心非常痛恨中统,抗战爆发后,他就一直在寻找机会。与日本人暗中联系上后,马上跑到上海组建76号。

  赵仕君疑惑地说:“胡孝民?会替我们效力吗?”

  作为一个两度叛变的特工,他对一切都保持着高度警惕。76号除了刚开始组建时的那一百多号人,是在上海帮派中招募的外,其他人员,基本上是中统和军统转化过来的。

  这些两统人员,谁也不敢保证,他们是否会暗中与原来的东家联络。对这些人员暗中监视、考察是常态。

  夏忠民笑着说:“胡孝民是个穷小子,想在上海立足,或者改变自己的命运,必须多赚钱。主任没看到胡孝民两眼放光的模样,我相信他很快会加入我们。”

  胡孝民贪婪自私,看到钱时眼中露出的那种渴望,让他很放心。

  赵仕君淡淡地说:“先用着吧,如果出了纰漏,再处理掉就是。”

  胡孝民没受过专业训练,一旦监视顾慧英露出马脚,最好的办法,是让他永远消失。如果他只拿钱不办事,也会让他消失。

  夏忠民突然问:“赵主任,陈明楚找我帮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仕君冷冷地说:“他最近接二连三出事,恐怕在找退路了。”

  陈明楚先查曹炳生的案子,到现在都没查到凶手。再抓钱鹤庭,可连钱鹤庭的影子都没见到。听说在军统的内线出事了,还害得陈培文陪葬,如果不是孙墨梓的人,他早把陈明楚关起来审讯了。

  夏忠民冷笑道:“他能找什么退路?”

  赵仕君淡淡地说:“比如说,向顾家提亲。”

  “什么?”

  夏忠民惊讶地说,随后,他又露出一个会意的笑容,陈明楚如果真向顾家提了亲,胡孝民不得更卖力替他做事么?

  ps:新书需要支持,求推荐收藏。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