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十九章 入赘(下)

第十九章 入赘(下)

  上午九点,胡孝民准时到了九风茶楼,夏忠民已经在二楼的雅座等着。

  胡孝民见到夏忠民,忙不迭地说:“夏先生,昨天晚上慧英很晚才回来。回来后,让刘妈送了宵夜到房间,今天早上,苏光霄和陈明楚来家里提亲,结果顾志仁觉得,我才是最合适的人选。今天晚上,我就与顾慧英订婚,选好日子后就成亲。”

  如果向夏忠民作第一次汇报,胡孝民斟酌了一夜。既不显示自己受过专业训练,又不能让夏忠民觉得他一无是处。同时,还不能被顾慧英发觉。

  胡孝民没时间与其他人商议,这种事别人也帮不了他,只能独自琢磨。

  比如说,他现在与顾慧英的关系越来越亲近,得让夏忠民相信,他并没有偏向顾慧英。

  夏忠民点了点头,笑着说:“恭喜。”

  胡孝民是个普通人,没受过专业训练,能准时来报告,就已经很不错了。总不能让他第一次监视,就表现得比职业特工还厉害吧?

  胡孝民笑嘻嘻地说:“多谢夏先生,这钱赚得轻松。晚上订婚,夏先生会来么?”

  胡孝民真想好好感谢苏光霄和陈明楚,他们的提亲,直接促成了自己与顾慧英的婚事。以后,他不但可以光明正大地住在顾家,就算与76号接触也不算什么。

  夏忠民摇了摇头:“晚上我就不来了。你有表吗?以后记录时,要尽量有个准确的时间。比如说,她是几点几分回来的?什么时候接了电话?与人交谈的内容和时间。一些重要的内容,你还得记录下来,最好用只有你自己能看得懂的方式。刚开始你可能不习惯,但必须做到。描述得越仔细,你以后获得的报酬就会越高。”

  胡孝民郑重其事地说:“顾家有台落地钟,我也准备买块表,以后尽量按照夏先生的要求去做。”

  夏忠民点点头:“很好。对了,明天上午,我们在中央旅社的咖啡厅碰头。”

  今天他已经正式接到通知,明天去中央旅社公干。为了不耽误工作,只能让胡孝民改变接头地点。

  胡孝民不解地问:“为什么要去中央旅社?”

  夏忠民脸一寒,郑重其事地说:“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知道的,不要知道。这样,才活得长。”

  胡孝民不解地问:“情报掮客不就是四处打探消息么?”

  夏忠民站起身,走到门口转身说道:“打探消息没错,但要注意方式方法。关于我和76号的事情,就要少打听,对你有好处。”

  胡孝民初出茅庐,他有义务提高对方的业务水平。夏忠民希望,胡孝民能长期给自己当线人。

  作为一名掮客,胡孝民没有固定行踪。他现在的身份,也没人对他有兴趣。况且他现在是夏忠民的线人,算是76号的运用人员了。

  但胡孝民依然保持着足够的警觉,每一次接头,都异常小心,这是他最有可能暴露的时刻。

  跟上次一样,胡孝民先去了九如里5号,那是他的安全屋。这间安全屋,除了胡孝民外,再没任何人知道。租房子的钱,他也没报销,为的就是不留下痕迹。

  胡孝民孤身涉险,谁也不敢相信,唯一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精心化装后,他从后门悄然离开。步行三百米、换人力车、步行四百米,最后在成都北路与大沽路口附近,找了家不起眼的旅社,开了一个临街的房间。再步行至福煦路,打电话用暗语通知钱鹤庭旅社和房间号。

  钱鹤庭很快到了房间,握着胡孝民的手,微笑着说:“这次任务完成得不错。”

  借着何大钧的手,顺便除掉陈培文,还让76号疑神疑鬼,可谓一举三得。特别是陈培文的存在,对胡孝民威胁极大。

  胡孝民谦逊地说:“都是组座领导有方,陈培文不死,我无法完成入角炮计划。这是从何大钧搜到了钱。”

  说着,胡孝民递过去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两百元。有好处,总是不能忘记上司的,否则以后就没这样的好事了。

  钱鹤庭捏了捏信封,诧异地说:“这么多?”

  胡孝民扭捏着说:“我还留了一半,估计这是陈明楚给的。”

  钱鹤庭微笑着点了点头,将信封随手装进口袋,又问:“这几天有什么进展吗?”

  他不仅喜欢像胡孝民这种能干的手下,更喜欢这种懂得孝敬自己的手下。不管胡孝民截留了多少,只要记得自己这个上司,他就不会有意见。

  胡孝民伸出两根手指,沉吟道:“三件事,第一,中统的苏光霄投靠了中统,前天晚上76号展开了大搜捕,中统苏浙区损失惨重,多人被捕。第二,夏忠民让我监视顾慧英,估计想发展我为情报员。第三,苏光霄和陈明楚今早去顾家提亲,顾志仁当场拒绝,并宣布我和顾慧英的婚事。决定今天晚上先订婚,择日结婚。”

  钱鹤庭诧异地说:“中统的事,报纸上已经登了。夏忠民怎么会找上你?你与顾慧英结婚后,就能更方便获取情报了。”

  胡孝民分析道:“估计是看中了我的身份。昨天上午,我在九风茶楼偶遇陈明楚和夏忠民,晚上夏忠民就找了我。我与顾慧英结婚后,还会住在顾家,以后生的第一个男孩也得姓顾,现在我虽不是入赘,其实已经当了上门女婿。”

  钱鹤庭眼睛一亮:“这倒是接近76号的机会。”

  如果胡孝民加入76号,能从顾慧英处,获得更多有用的情报。顾慧英视胡孝民为普通人,自然不会跟他说起76号的事情。如果两人成了同事,顾慧英就没这么多顾虑了。

  胡孝民微笑着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钱鹤庭郑重其事地说:“夏忠民是日本人派来监视76号的,这个人非常重要,就连赵仕君对他也很看重。从现在开始,我会全力配合你。不但要当好线人,还要让夏忠民信任你。”

  胡孝民通过夏忠民打入76号,比主动投靠特工总部,更容易赢得赵仕君、孙墨梓的信任。

  胡孝民奉承道:“有组座的英明领导,打入76号小菜一碟。说不定,以后还能在76号混个一官半职呢。”

  钱鹤庭虽觉得胡孝民言过其实,但这种话,他还是很愿意听的。

  钱鹤庭说:“你暂时安心当掮客,这段时间,我们尽量通过死信箱传递情报,没有特殊情况不再见面。”

  他既是胡孝民的上司,也是胡孝民的联络员。两人之间的这种单线联络方式,会最大限度的保证入角炮计划顺利进行。同时,也给了胡孝民最大的自主权。

  晚上,胡孝民与顾慧英在顾家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订婚仪式,来的只有顾家的几个亲戚。他们也知道,胡孝民将入赘顾家,看向胡孝民的目光也是不屑一顾。

  76号也来了一位代表,三处处长洪霞。她对胡孝民倒没有那种轻蔑,只是有些好奇。胡孝民面对异样的目光,表现得很平静。她很想知道胡孝民的真实想法,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询问。

  直到走的时候,胡孝民和顾慧英一起出来送客,洪霞才突然问:“胡先生,你是真心的吗?”

  胡孝民愣了一下,马上说道:“当然,这是我母亲的意愿,也是我的想法。”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