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二十二章 献策

第二十二章 献策

  胡孝民没再跟着顾桂荣,换了个电话,向76号的夏忠民报告。这边的情况,必须第一时间告诉夏忠民,他才能采取最恰当的应对措施。

  胡孝民急切地说:“夏先生,顾桂荣刚才到了杜美路17号。他们还没动手,法捕房的人就到了,结果被法捕房赶走。”

  夏忠民诧异地说:“杜美路17号?”

  胡孝民故意问:“顾桂荣来杜美路干什么?”

  夏忠民随口说:“抓蓝衣社的人。”

  胡孝民嘲讽道:“这哪是抓人?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就差派人给蓝衣社报信了。”

  有了胡孝民的“密报”,夏忠民很快弄明白事情的原委。顾桂荣的行动,只向76号的宪兵分队报备,并没通知法捕房,他们的行动,在法租界是违法的。

  如果行动顺利也就罢了,可还没动手,就被法捕房的人赶走了。加之胡孝民有意无意的提醒,让夏忠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次扳倒陈明楚的好机会。

  夏忠民跑到赵仕君的办公室告状:“赵主任,陈明楚整天查木先生,一处的行动接连失败,我看他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态度问题。搞不好,他就是木先生。”

  赵仕君蹙起眉头,问:“今天一处的行动又失败了?”

  夏忠民嗤之以鼻地说:“刚胡孝民报告,顾桂荣在杜美路还没行动,就遇到了巡捕。要不是有人通风报信,巡捕能得来这么巧?”

  赵仕君缓缓地说:“陈明楚的能力,确实不足以胜任第一处的处长之职。”

  夏忠民无声地笑了,陈明楚敢怀疑自己,报应终于来了。

  陈明楚得知杜美路的消息后,气得七窍生烟,自己还想放长线钓大鱼,哪想到小鱼都溜了。

  最要命的是,夏忠民反过来诬陷他才是木先生。赵仕君趁机提出,陈明楚接二连三犯错,不适宜再担任第一处处长。

  夏忠民知道这个消息后很是高兴,陈明楚被免了职,就像毒蛇被拔了牙,再也作不了恶。

  接下来,就是他报复的时刻了。如果不扳倒陈明楚,他的夏字就要倒过来写!

  下午,夏忠民给志华纺织厂打了个电话。陈明楚被免职,胡孝民功不可没。他胸里的恶气发泄出来了,自然要找个人好好吹嘘一下。

  夏忠民压抑着兴奋之情:“晚上来伊文泰舞厅耍耍。”

  隔着电话,胡孝民都能看到夏忠民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夏忠民在电话里没说什么事,但胡孝民相信,一定是好事。

  他要打入76号,首先得与夏忠民搞好关系。靠着顾慧英的关系,是不可能进入76号的。就算进去了,也容易被怀疑。

  傍晚,顾慧英准时下班回家,用餐时,顾慧英给了他一个特别的眼神。胡孝民一愣,但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吃过饭后,顾慧英溜到了胡孝民的房间。

  顾慧英悄声问:“明天晚上能陪我参加一个舞会吗?”

  她没想到,赵仕君指名让她带胡孝民参加舞会。这意味着,胡孝民将正式进入76号众人的视线。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胡孝民作为76号的家属,自然会引起76号的注意。甚至,赵仕君已经在暗示调查胡孝民的背景了。

  胡孝民诧异地说:“舞会?”

  顾慧英问:“对,单位内部的。你会跳舞吧?”

  胡孝民说:“会一点,等会出去再练练。”

  胡孝民马上想到一个去伊文泰舞厅的理由,等会就算有人认出他,也不会担心了。

  顾慧英拿出一沓钱,一脸歉意地说:“我不能陪你练习,这是一点钱,你拿去买舞票。另外,你也需要一套得体的衣服。”

  就算她与胡孝民必须维持表面关系,但与胡孝民跳舞,内心还是很拒绝的。

  胡孝民摇了摇头,郑重其事地说:“我说过,为你做事,不求任何回报。”

  虽然他对顾慧英没有任何兴趣,甚至还有一丝厌恶,但又不得不表现出想娶她。还得是想尽一切办法,要把她娶回家的那种。

  这些心理活动,得在语言、动作、神情上表露出来。一旦“张冠李戴”,就有暴露的危险。

  顾慧英提醒道:“你没有钱,怎么解决衣服问题?最好能穿西装,皮鞋是必须的。”

  胡孝民笃定地说:“放心,我会解决的。”

  顾慧英看了胡孝民一眼,轻声说:“多谢了。”

  顾慧英对胡孝民同样没有好感,胡孝民只是她的挡箭牌,她很清楚,两人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的。

  如果不是为了抗战,她绝对不会让胡孝民趟76号的浑水。

  伊文泰舞厅就在愚园路,胡孝民既没开车,也没坐人力车。步行到附近后,习惯性先在外面绕了一圈。不管里面是什么环境,至少要把外面的地形摸清。

  伊文泰舞厅的灯光不算明亮,走进去后,格局倒与大都会舞厅差不多。穿过甬道,胡孝民找了一个单独的座位。

  夏忠民安排在这里见面,他其实是觉得不妥的。但夏忠民现在是他的老板,又兴致高涨,他自然不能反对。

  在公众场合,随时可到76号的特务。他希望这次与夏忠民的见面,显得自然。就算被有心人看到,也会认为他与夏忠民的见面,只是偶遇罢了。

  胡孝民其实已经发现了夏忠民,但他没有马上走过去,观察了一会,没发现异常后,才坐到夏忠民对面。

  “请问,这里有人吗?”

  夏忠民看了一眼,笑着说:“坐吧。”

  胡孝民低声问:“没出事吧?”

  夏忠民笑道:“陈明楚被免职了。”

  胡孝民诧异地说:“免职?”

  76号的效率倒蛮高,顾桂荣刚出事,陈明楚就被撸了。

  夏忠民冷笑道:“他接连犯好几次错误了,这次真是活该。”

  胡孝民突然问:“仅仅是免职么?”

  夏忠民一愣:“你还想怎么样?”

  胡孝民缓缓地说:“陈明楚敢诬陷你,可见他是个卑鄙小人。如果不趁机一棍子打死,他就会像疯狗一样扑上来。既然我们掌握了主动,为何不斩草除根呢?”

  夏忠民问:“你有什么主意?”

  胡孝民笃定地说:“给陈明楚定个死罪。”

  夏忠民喃喃地说:“死罪?”

  夏忠民认为胡孝民说得很有道理,他不能给陈明楚翻身的机会!

  胡孝民悠悠地说:“给对手机会,就是断自己后路。”

  夏忠民站起身:“我马上找赵主任。”

  胡孝民说得有道理,只有坐实陈明楚是木先生,陈明楚才没有翻身的机会。

  胡孝民突然说:“此事如果能让日本人知道就好了。”

  夏忠民眼睛一亮:“日本人?”

  夏忠民走后,胡孝民跳了几支舞后,才离开伊文泰舞厅。但他没有直接回顾家,而是去了趟静安寺路的延年坊。延年坊紧靠外国公墓,位于福德里北边。

  胡孝民除了在九如里5号租了一个安全屋外,在延年坊7号也有一个安全屋。这里离愚园路并不远,胡孝民的枪支物品,都埋存在这里。胡孝民先到这里,主要是为了化装。

  从延年坊7号再往里面里,有一条小巷子通往旁边的益寿坊,在里面的拐角处,墙上有一块砖头是松动的。抽出砖头,里面半截是空心的。

  抽出砖头,塞进一张密写纸条,再在益寿坊的出口处,用粉笔画一个暗号。

  给陈明楚定死罪,不仅是夏忠民意愿,也是胡孝民的任务。为了配合夏忠民,他希望军统能组织一次行动,让陈明楚“原形毕露”。

  ps:大年三十啦,祝大家过年好。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