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二十四章 真假刺杀

第二十四章 真假刺杀

  听到胡孝民喊话的声音,夏忠民有些意外,他们的接头虽不是机密,但也不能如此张扬吧?

  夏忠民等胡孝民坐下后,叮嘱道:“以后见面,还是要注意掩人耳目。”

  胡孝民低声说:“刚才那个人,是不是顾桂荣?”

  他走近后看得更仔细,那人的手、耳、后颈,与顾桂荣很相似。这也是溜一眼给他的启发,观察人不仅要看相貌、身材、姿态以及说话的语气,还可以从更细微处发现端倪。

  或许顾桂荣自认为化装得很巧妙,但他还在茶楼外面,胡孝民就已经发现了异常。

  夏忠民低声惊呼:“顾桂荣?!”

  举目望去,刚才那人已经不见身影。

  胡孝民提议:“夏先生,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夏忠民马上说道:“好。”

  陈明楚刚免职,谁也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上次他能怀疑自己是木先生,这次就能断定自己是军统。

  在76号,要除掉一个人,没有什么比给对方安上“抗日分子”的名号更好了。

  下楼后,胡孝民又提议:“走后门吧。”

  夏忠民点了点头,后门确实要更安全。他却不知道,这正是胡孝民的刻意安排。

  在断定顾桂荣再次跟踪夏忠民后,胡孝民觉得可以行动了。如果这个时候夏忠民被人袭击,他会怎么想?一旦夏忠民认定陈明楚是军统的人,陈明楚在76号就很难翻身了。

  那个络腮胡子确实顾桂荣,他进茶楼后,发现夏忠民单独坐着,机会难得,准备亲自动手。这种机密之事,自己动手最为稳妥。

  可突然有人来找夏忠民,打乱了他的计划,只能采用备用方案:夏忠民离开茶楼时,由枪手袭击。

  胡孝民与夏忠民从春平茶楼的后门离开,他们刚走来,那个修鞋匠的目光就投了过来。等他看清夏忠民的相貌特征后,突然拔枪。

  他接到的任务,是警告汉奸夏忠民,并不需要除掉夏忠民。

  “夏先生,有危险,快走!”

  胡孝民早就注意到了修鞋匠,看到对方掏枪后,猛然拉着夏忠民就往回跑。

  夏忠民还没反应过来,修鞋匠的枪已经响了。

  “砰砰!砰!”

  他吓得双脚发软,猛的跌倒在地。胡孝民哪敢犹豫,架起他的胳膊,背起就往茶楼跑。枪手见他们进了茶楼,并没有追赶,转身跑了。

  后巷的枪声,惊动了茶楼的人,他们慌作一团四散逃离,胡孝民并没有跟着出去。

  他将夏忠民放下来,安慰道:“夏先生,没事了。”

  夏忠民其实一直是清醒的,只是觉得全身无力罢了,在胡孝民的掺扶下,勉强站立着。

  看着这骚乱,夏忠民惊魂未定地说:“赶紧走,要是追进来就麻烦了。”

  胡孝民扶着夏忠民从前门离开,一边走一边说:“一定是顾桂荣干的!”

  夏忠民喃喃自语:“顾桂荣?”

  “夏忠民,你这个汉奸走狗!”

  他们刚走出茶楼,突然有人大骂了一句,话刚落音,一声枪响传来:“砰!”

  夏忠民左侧的一位茶客应声倒地,胡孝民扶着夏忠民出来时,专跟着人群走,周围的人成了他们的屏障。

  此时的胡孝民非常冷静,枪手开枪前,竟然还要说话,令他先是意外。枪响之后,他也发现了枪手的位置,就在茶楼左侧的石柱后面,一个穿着灰色短衫的男子,额头上还有个疤痕。

  枪手开枪后,发现没有击中夏忠民,竟然朝着人群冲了过来。这笔生意,只有击中夏忠民,才能拿到全款。

  胡孝民自然也注意到了枪手,此人目标直指夏忠民,显然不是新二组的人。见枪手朝夏忠民冲来,他也顾不上其他,松开夏忠民,竟然也朝着枪手走去。

  枪手哪想到自己开枪后,还有人敢朝他过来呢。他正要朝夏忠民再次开枪时,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枪身。

  对方力道很大,同时他的手腕又受到重击,手里的枪竟然被对方夺去。他一阵惊悸,毛发着了魔一样地冰冷地直立起来,这是极度危险的下意识反应。

  此时他才注意到,袭击自己的是一个棱角分别的年轻男子,对方目光坚定,望向自己时,眼神中的轻蔑令他不寒而栗。

  胡孝民抢到枪后,并没用枪威胁对方,毕竟他现在的人设,只是一个来上海投亲的青年。可以夺枪,但不能开枪,此时的胡孝民,在夏忠民面前,还不会“用枪”嘛。

  哪怕在这个时候,他也异常地冷静。

  胡孝民握着枪管,顺手把保险关掉,抡起手枪朝疤痕男头上砸去。同时身子猛的向前冲,左脚突然用力,用膝盖狠狠地击在对方腹部。

  疤痕男本是上海小有名气的杀手,也会点拳脚功夫,但在胡孝民面前,却无还手之力,先被夺枪,再被自己的枪击中头部,身体又受到重击,整个人像只虾米一样,弯着身子倒在地上。

  胡孝民绝不会给对手任何还击的机会,他走上一步,一脚踢在对方脑袋上,“虾米”彻底昏了过去。

  “夏先生,没事吧?”

  胡孝民此时才去扶地瘫软在地的夏忠民,关切地说。

  夏忠民望着昏过去的疤痕男,又看着地上的手枪,摇了摇头:“没事。”

  刚才如此危险,胡孝民有枪不用,竟然把枪砸向对方,这也太魔幻了。

  胡孝民好像没注意到夏忠民的目光,他观察着四周,突然说道:“夏先生,巡捕来了,咱们先走吧。”

  租界巡捕的反应还是比较快的,才几分钟,就有几名巡捕边吹警哨边跑了过来。

  夏忠民此时反而冷静下来:“不,要向他们说明情况。”

  夏忠民拿出证件亮明身份,让巡捕把疤痕男带回捕房,76号将引渡此人。

  随后,他与胡孝民拦了辆出租汽车回了76号。

  夏忠民上车后,问:“刚才那个人你是怎么制伏的?”

  胡孝民谦逊地说:“是的,在宁波练过几年武,会点庄稼把式。”

  刚才他的动作有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瞬间将疤痕男打倒在地。当然,最后胡孝民踢的那一脚,确实有点庄稼把式的味道。

  到76号后,夏忠民突然说:“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晚上我们再好好聊,到时给你介绍一个人。”

  今天胡孝民连救他两次,夏忠民心生感激,他暗暗决定,一定要尽自己所能关照胡孝民。

  ps:给大家拜年啦。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