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三十一章 处理

第三十一章 处理

  汽车的速度比自行车和人力车要快得多,况且自行车还远远跟在张晓如身后。胡孝民让司机加快速度,轻易超过了前面的自行车。

  超车的那一刻,胡孝民便侧着身子,用手捂着鼻子,认真看了自行车上的黑衣男子一眼:二十多岁,嘴唇较薄,耳垂上有颗黑痣,不大,但很显眼。

  胡孝民的记忆力本就很强,一百张照片,他只需要几分钟,就能记在脑子里。虽然只看了一眼,但这个男子的模样,已深深刻在他脑海中。

  超过张晓如的人力车时,胡孝民将身子藏了起来,暂时还不能让张晓如知道。张晓如如果惊动对方,反而不好解决。对方只有一个人,胡孝民可自行解决。

  快到远东旅社时,胡孝民提前下了车。这家旅社,他之前勘查过地形。在旅社对面,有一条僻静的巷子,既可以观察到远东旅社的进出人员,也便于隐蔽。

  胡孝民相信,此人有着敏锐的观察力。在同兴酒楼时,就选择在对面观察,到了远东旅社恐怕也不例外。这条巷子,将是那人的最佳选择。

  附近有家杂货铺,胡孝民压低帽子,走进去买了瓶白酒。走进巷子,看到地上有块砖头,胡孝民拿在手里试了试,大小重量都合适。

  胡孝民走进巷子深处,等了一会,果然看到黑衣男子骑着自行车到了巷子。他将自行车支在巷子口,人倚着自行车,悄悄观察着对面的远东旅社。

  胡孝民将帽沿压低,悄然走过去,手里的砖头重重扬起,朝着对方脑袋狠狠砸去……

  黑衣男子在最后关头,似乎听到身后有动静,正要回头时,砖头已经砸了过来。砖头在他眼里越来越大,很快就占据了整个眼眶。然后,他只觉得眼冒金星,哼也没哼,就被砸昏在地。

  胡孝民将砖头随手一扔,拎起地上的男子,让他趴在自行车上,同时在后颈再次重重击了一下。不管男子是否清醒,这一下估计彻底昏过去了,甚至,有可能永远也醒不来。

  胡孝民赶紧搜身,果然看有所收获:钱包、两个证件、手枪还有一个小本子。他看了一眼证件:姓名张挥,隶属特工总部情报处一科,职务:副科长。另外一个是配枪许可证,有了这玩意,就可以租界持枪而不被调查。

  胡孝民将所有东西塞进口袋,将白酒打开,倒了一半在男子身上,又将剩下的半瓶酒收了起来。要不是为了布置现场,他真舍不得买瓶酒。

  现在的黑衣男子,看上去就像是喝多了酒,醉倒在自行车上。他不需要瞒太久,只要与张晓如接头时不被人打扰就行。

  胡孝民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其他人后才走出巷子。此时的他,依然戴着帽子,脚步却加快了,甚至比一般人走得还快。

  到远东旅社二楼时,张晓如正在房间外敲门。看到胡孝民从后面出现,他眼中满是疑问。胡孝民轻轻摇了摇头,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张晓如也没说话,默默跟在后面。

  两人走进房间后,胡孝民摘下帽子和眼镜,走到窗户前,拉起窗帘一角,仔细着对面的情况。

  张晓如问:“有情况吗?”

  胡孝民把窗帘恢复原状后,张挥的证件、手枪和钱包,以及那个小本子都拿出来,说:“刚才你身后有尾巴。”

  张晓如翻看着张挥的证件,吃惊地说:“76号的?”

  胡孝民轻声说:“他在对面的巷子里,被我打昏了,暂时不会有问题。”

  张晓如很是意外:“从同兴酒楼跟过来的?”

  胡孝民严肃地问:“上次在福德里3号外,就有76号的人。今天,又有76的人,到底是哪出了问题?”

  作为一名潜伏在敌人内部的特工,上线出了问题,相当于他在暴露的边缘。

  张晓如沉吟道:“恐怕是组织出了叛徒。”

  胡孝民马上说:“挡手,要不要我帮忙?”

  “挡手”是一种职业,码头的包工头一般会有“账房”和“挡手”。账房负责管理收支账目,而挡手则帮包工头联系装卸业务。

  自从奉组织命令打入军统,胡孝民就一直处于休眠状态,这次来上海,他的组织关系转到江苏省委。他的新代号:码头,也是组织重新给定的。

  刚到上海时,胡孝民就与“挡手”在码头接上了头,这次是第二次见面。其实,今天才算是正式接头,上次他忙着去新二组报到,只交换了联系方式。

  “挡手”是胡孝民的联系人,胡孝民的情况,由“挡手”向上海党的领导直接汇报。

  张晓如摇了摇头:“你在军统安心潜伏,此事组织会调查清楚。”

  他很清楚,潜伏在敌人内部是件多么危险的事情。自己的任务要保护码头,怎么能给码头增加危险呢?

  胡孝民翻看着张挥的小本子,蓦然,他将本子递给张晓如:“或许,这里能找到线索。”

  这是张挥的跟踪记录,他在三天前已经盯着张晓如了。虽然本子上记得很简陋,有些地方还用了暗语,但从最新的记录来看,针对的正在张晓如。

  看着本子上的记载,张晓如后背发麻:“我太大意了,一直没注意此人。”

  胡孝民提醒:“从记录上看,他只是怀疑,并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但是,你需要马上转移。”

  幸好张晓如平常的行动还算谨慎,对方就算跟踪,也没抓到什么把柄。

  张晓如紧紧握着胡孝民的手说:“我会马上更换身份和住处,码头同志,这次多亏有你。”

  如果不是胡孝民,恐怕会给组织带来巨大危害。

  胡孝民平静地说:“等会我把张挥处理掉。”

  江苏省委才重建不久,要恢复各级组织关系,重新联系党员,情况异常复杂。76号主事的孙墨梓、赵仕君手段高明,跟他们斗争,不但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

  张晓如拦着:“不,除掉此人只会让76号借机进入租界搜捕。”

  胡孝民缓缓地说:“好吧,如果组织需要,我随时可以帮忙。军统已经安排我打入76号,赵仕君也同意,我随时可加入特工总部。”

  张晓如吃惊地说:“打入76号?”

  “码头”是潜伏在军统当冷子,关键时刻再启用。上次他的住所被特务警觉,一直没跟胡孝民联系,既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也是觉得,作为冷子,无需频繁联系。

  可现在,这枚冷子,竟然要打入76号。随着抗日战争的深入,码头必然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胡孝民缓缓地说:“此事还要从军统上海区新二组的入角炮计划说起……”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