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三十二章 觉悟

第三十二章 觉悟

  胡孝民详细汇报了自己在上海的工作,从制裁曹炳生,到打入顾家,再到给顾慧英当挡箭牌,以及自己用掮客为掩护、认识夏忠民、协助夏忠民对付陈明楚。

  一边低声汇报,胡孝民不时掀起窗帘观察对面巷子的情况。对面的巷子偶尔有人走过,但都捂着鼻子绕过自行车。

  张晓如听着胡孝民的汇报,越来越惊奇。他没想到,胡孝民到上海短短的一段时间,竟然干了这么多工作。

  接近顾慧英、打入76号,都是在钢丝上跳舞,稍不注意,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胡孝民轻声说:“赵仕君让我三天答复,我希望能得到组织批准。”

  张晓如沉吟道:“省委刚刚发出《深入普通地开展反汪斗争》的指示:要把反汪斗争同党的中心任务联系起来;要经常研究汪派活动的范围、手段及其欺骗政策;要击破汪派欺骗宣传,使群众不受其影响;同时要防止在反汪斗争中暴露息,并在斗争中巩固和扩大党的基础。根据省委指示精神,我可以代表组织,批准你加入76号。但是为了你的安全,我们以后见面要更隐蔽。”

  胡孝民拿出一把钥匙,说:“我在延年坊7号租了套房子,可以把那里当成死信箱。”

  张晓如摇了摇头,把钥匙推了回来:“为了你的安全,我不能进入那里。如果真要传递情报,我会放进延年坊7号,并在巷口留下暗号。”

  他被76号情报处跟踪,如果不查清此事,怎么敢轻易与码头联络呢?他是码头的联络员,有义务更有责任保护码头的安全!

  码头打入76号,已经非常危险,怎么还能给他增加危险系数呢。

  胡孝民一脸疑惑地问:“如果我有情报,应该怎么传递给组织呢?”

  张晓如沉声说:“你不是经常出没酒楼茶馆么?在那里设立死信箱,设置好后我再通知你。在此之前,我们不再直接见面。”

  胡孝民郑重其事地说:“挡手同志,如果组织真出现叛徒,我可以从特工总部查找线索。”

  如果真的能加入76号,对查找内部叛徒会有很大帮助。

  张晓如再次拒绝:“你不但要潜伏在军统,还要打入76号,就像在刀尖上跳舞。查叛徒的事,还是交给其他同志吧。”

  胡孝民急道:“可是……”

  张晓如郑重其事地说:“你目前最大的任务,是在76号站稳脚根。任何任务,都没有这个任务重要。”

  如果胡孝民不能站稳脚根,所有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胡孝民叹了口气:“好吧。这些东西怎么办?”

  他自然知道“挡手”的决定是正确的,自己如果能进76号,首先要做的是站稳脚根,要比特务还特务,比汉奸还汉奸。

  张晓如沉吟道:“枪、配枪证、证件我拿走,钱包你自己处理。”

  胡孝民掏出钱包,有十来块钱:“钱包我处理,钱你拿一半走。”

  张晓如语重心长地说:“如果拿了钱,不真成了抢劫么?”

  他这是变相提醒胡孝民,要永远记住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搞地下工作,也得注意政策和纪律。

  胡孝民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我们的缴获,难道我们的部队,缴获的战利品还要还给敌人吗?我们在同兴酒楼的饭钱,刚才坐汽车,还有这瓶酒,以及这房钱,不都得从敌人那里缴获么?”

  张晓如的意思,他自然很清楚。可身在孤岛本就生活不易,再要打入敌营,更得利用一切资源。

  只有与自己同志在一起的时候,胡孝民才会表现得像一个共产党员,其他时间,他都会是一个特务,一个汉奸,一个贪婪而自私的汉奸特务。

  张晓如语重心长地说:“好吧,你可以从敌人的缴获解决经费。但是,你必须时刻记住,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

  胡孝民郑重其事地说:“从入党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下定了决心,不怕困难,不怕牺牲,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

  张晓如紧紧握着胡孝民的手,激动地说:“我们都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

  胡孝民突然问:“这次组织为何突然主动联系我?”

  张晓如严肃地说:“这种事怎么能问呢?对了,刚才你说在当掮客,还在做糖精生意?”

  胡孝民摇了摇头,随口说:“我暂时没门路,只是为了掩护工作罢了。”

  张晓如缓缓地说:“我倒是知道有人要糖精。”

  胡孝民眼睛一亮?“真的?”

  张晓如离开后,胡孝民过了一会才走出房间,还去前台退了201房间。

  走出远东旅社时,胡孝民看了一眼对面的巷子,张挥还趴在在自行车上。胡孝民暗暗叹息一声,他原本想把张挥的自行车也拿走,一辆自行车能卖几十元呢?但处理自行车却是个麻烦,为了不留下线索,只好忍痛放弃。

  胡孝民走出远东旅社后,很快消失在人海。他步行、坐人力车、再步行,确定身后没有尾巴后,才到了益寿坊。路过死信箱时,他在死信箱迅速放了一份情报,再沿着巷子回到延年坊7号。恢复原样后,从后门悄无声息地离开。

  打入76号,是胡孝民与钱鹤庭制定的最新入角炮计划。他只需要向钱鹤庭汇报最新进展就行,剩下的计划,钱鹤庭会全力配合。

  加入76号的程序其实很简单,填写一份志愿表和誓词表就可以了。誓词很简单,余誓以至诚,参加和平反共建国运动,绝对保守秘密,遵守组织纪律,如有违背,愿受严厉制裁。谨誓。监誓人:赵仕君。介绍人:夏忠民。

  第二天上午,胡孝民独自去了76号。先给夏忠民打电话,拿到赵仕君的条子后才能进去。要不然,他就算进得了二道门,也到不了高洋楼。

  这次,胡孝民才有机会看到76号的全貌。上次参加舞会,只知道这里很大,对内部构造不甚了解。这次不但可以仔细看,不懂的地方还能问夏忠民。

  极司菲尔路76号原来的第一道大门被拆除,第二道门改建为中式牌楼,牌楼横客上刻有“天下为公”四个蓝底白色大字。两侧墙上各开一个枪孔,架上两挺机枪。

  进入大门的东侧,新建了南北对向的两长条二十多间平房,头首两间是76号警卫总队长兼第一特务大队长吴世强的办公室,对面是审讯室。其余的是警卫大队驻地,及各处室的办公地。

  二门之内的西边斜对过,是一座三层洋楼,称为“高洋房”,想进高洋房的人得有别在衣领后的特殊标志。

  走上楼梯,迎面是穿堂和楼梯。一层东边第一间是会客室,里面有两个交际花作为接待员。会客室后面是一个里外间,外间是电话接线间,有三个男接线员分三班轮值,两个交际花有时也来帮忙;里间是储藏室。

  会客室对面是大菜间(餐厅),里面有门通向后面的会议室,会议室也是新参加“76”号的特务的宣誓室。

  二层东边,会客室的上方是孙墨梓的办公室兼卧室,不过他只住在附带的浴室里。孙墨梓的房间对面是赵仕君的卧室。两个卧室之前为赵仕君的办公室,但孙墨梓也放了一张办公桌,但从不去办公。

  赵仕君的卧室左边,有一条狭长的走廊通向客房和高洋房以西的大礼堂。另有一条甬道通向后面吴世强的卧室,甬道旁有两间专关女犯人的小囚室。

  三层的两间为犯人优待室,在楼梯口有铁栅栏,有专人把守。

  高洋房前是一座很大的花园,花园西边的一个大花棚被改为看守所。花棚西边新建了一座两间的楼房,作为电务室,电台设在这里。花棚前面是一座三间的平洋房,建筑形式新颖,作为日本宪兵督导之用。

  高洋房西边有一座三间两进的石库门楼房,后来打通了楼下的房间,天井搭上玻璃天棚,搭了一个讲台,改为大礼堂,

  “76”号西邻华村是一条死胡同,召开六大时被占用,作为代表的住所,后来作为“76”号、肃清委员会、汪伪国民党中央社会部的高官的住所。为此把华村的弄堂门封闭,在“76”号西墙开了一个便门,华村出入须经“76”号大门。

  到了高洋房后,胡孝民在会客室见到了76号的交际花之一柳娜梅。当真是长得婀娜多姿,凹凸有致,曲线玲珑,还是个白俄混血,**硕臂,天蓝色的眼睛射出摄魄钩魂的目光,一般人真把持不定。

  幸好,胡孝民是二班的。

  见到赵仕君后,胡孝民当即表示,愿意加入组织,参与汪先生的和平运动。

  在宣誓室宣誓之后,胡孝民又去了二楼赵仕君的办公室。

  夏忠民与胡孝民并排走着,轻声说道:“孝民,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赵主任办公室的。”

  胡孝民忙不迭地说:“这是我的荣幸。”

  赵仕君拍了拍胡孝民的肩膀,微笑着说:“孝民,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胡孝民坚定地说:“能投身和平反共建国运动,属下深感自豪,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我坚信,这将是我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

  说到后面时,胡孝民变成慷慨激昂。这些话一般人说不出来,有些人则是没这个水平,而更多的人是顾及颜面,胡孝民既有水平,也无需顾及颜面。只要能赢得赵仕君的好感,他可以更卑鄙无耻。

  赵仕君微笑道:“如果人人都有你的觉悟,和平反共建国就更容易取得成功。”

  ps:以前发现待在家里是一件幸福的事,现在才发觉,一点也不适应,加之身体刚恢复,码字速度很慢,今天只有一章,抱歉。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