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三十六章 融入

第三十六章 融入

  挂了电话后,胡孝民心里也有了底。张挥那句:这是你的任务。让他明白,所谓的监视,应该是张挥对自己临时起意的考核

  张挥可能想不到,对胡孝民的考核,有可能是真正的重庆分子。胡孝民已经提醒,张挥既然不重视,胡孝民自然不会再坚持。

  得出这个结论后,胡孝民顿时轻松了,他依然在对面等着,可心态完全不一样。

  天黑后,巷子口摆了两个摊子,一个卖生煎馒头,一个卖排骨年糕。

  胡孝民先吃了份排骨年糕,又到对面点了份生煎馒头,悠哉悠哉的吃着。小吃摊的东西,吃起来就是香。

  吃完后,胡孝民多买了份排骨年糕,送给了远东旅社前台的伙计。小恩小惠,经常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房间的客人,刚才退房了。”

  果然,一份排骨年糕,换到了一个重要情报。

  胡孝民“惊讶”地说:“没看见人出来啊?”

  伙计一说,他已经猜到了对方离开的途径,这里是有后门的。

  伙计指了指后面:“从后门走的。”

  胡孝民迅速跑到后面,这是条小巷子,左右都可以通到外面。他跑出去一看,哪还有那两人的影子?

  胡孝民“沮丧”的走了回来,不要说没看到人影,就算看到,他也会“眼睁睁”地望着对方离去。

  但对方从后门离开,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想,这两个人是一伙的,而且都有问题!

  胡孝民赶紧又给张挥去了个电话,“慌张”地说:“科长,人跑啦。”

  “跑啦?”

  张挥一听,很是诧异,也有些懊悔。

  当时他看到那个魁梧男子,觉得不像普通人,才让胡孝民留下监视。主要目的并非真要监视对方,而是考验胡孝民罢了。

  胡孝民沮丧地说:“从后门溜的,没看住。”

  张挥虽然后悔,但也不能表露出来:“跑就跑了吧,你先回来。”

  胡孝民到情报一科时,手里提着一瓶汾酒,另外还抱着两个纸包,包着只油鸡,和包花生米。

  张挥看到胡孝民手里的酒,再闻着油鸡发出的香味,食指大动:“让你回来,没让你买吃的啊。”

  胡孝民一边将油鸡和花生米摆好,笑着说:“正好碰到个卖油鸡的,鸡肉有益气补虚之功效,科长刚出院就不辞辛苦,是属下学习之楷模。”

  他这油鸡可是专门去买的,76号附近不是暗哨就是流动哨,哪有什么小吃摊敢来摆?就算有,也早被驱逐了。

  晚上一份排骨年糕,让胡孝民尝到甜头,也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利益很容易交换。

  张挥可不会讲客气,撕下只鸡腿大啃起来:“皮黄肉白,油光铮亮,肉质细嫩,不比中午的那只鸡差。”

  胡孝民笑吟吟地说:“只要科长的伤能早点好,几只鸡又算得了什么。”

  张挥找了两个杯子过来,问:“说说情况吧。”

  胡孝民虽为了拍他马屁,但这种马屁他挺享受。自己受了伤,情报一科的人,口头关心的都少,更别说有实际行动了。

  胡孝民连忙拿起那瓶汾酒,拧开盖子给张挥倒了一杯,这才慢慢说起了自己监视的经过。特别是他第一次给张挥打电话汇报时,说得特别详细。

  张挥微笑着说:“今天的监视,只是一次考核,你的表现令我很意外。以后在情报处好好干,前途一片光明。”

  他在说到“考核”时,特意加重了语气。这件事,他希望到此为止,胡孝民不要再提起,就当一次真正的考核一样。

  溜掉的两个人,有可能是重庆分子或延安的,但也有可能是为非作歹之辈。只有心虚之人,才怕别人监视。不管是什么人,张挥都不愿意胡孝民再盯着不放。

  胡孝民谦逊地说:“科长谬赞。”

  张挥喝了几杯后,话也多了起来,他指了指地面:“知道在这里,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胡孝民放下酒杯,郑重其事地说:“请科长赐教。”

  张挥正色道:“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千万不能说。听到的、看到的,千万不要到处说,哪怕是对家人朋友也是如此。比如今天的事,就不能随便跟别人说起。”

  胡孝民诚恳地说:“多谢科长教诲。除了科长,在其他人面前,我都是个哑巴。”

  如何在特工总部存活,他比张挥更有发言权。今天晚上的油鸡和汾酒,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潜伏在这里么?

  张挥缓缓地说:“就得这样。咱们这里看着平和,其实暗潮汹涌。比如说,这一正二副三个主任,每个人都是一股势力。”

  胡孝民笃定地说:“我是赵主任的人。”

  张挥笑着说:“有悟性,怪不得赵主任喜欢你。”

  胡孝民又给张挥倒了杯酒,诚恳地说:“科长,能不能跟我详细说说这里的情况,要不然得罪的人都不知道。”

  张挥喝了口酒,微笑着说:“这你还是问对人了,孙主任虽然位高,但只有总务处、一处、交际科和秘书处听他的。”

  张挥平常很谨慎,但喝了酒后,话就变得特别多。特别是,有一个很合适的倾听者时,他更是滔滔不绝。他说的虽然都是76号的组织结构关系,但对刚加入的胡孝民,却是极为重要的。

  “要不是科长提醒,我还真不知道。”胡孝民点了点头,掏出烟递了一根过去,又顺道点上了火。

  张挥说的一些情况,是胡孝民所没有掌握的。

  张挥吸了口烟,微笑着说:“咱们情报处的处长虽是唐副主任兼任,但是情报处也不是全听他的。而且,他可能很快会调走。”

  胡孝民问:“以后情报处,应该是陆处长说了算吧?”

  张挥自得地说:“这方面,孙墨梓是争不过的。”

  这就是紧跟赵仕君的好处,这意味着他站在是有势力的一方。

  胡孝民问:“以后,一科也应该由科长完全执掌了吧?”

  张挥只是情报一科的副科长,毕竟一科负责情报搜集,科长如果也是赵仕君的人,唐东平这个情报处长也没必要再干了。

  “这可说不好。”张挥突然叹了口气。

  一科的科长黄也文,中统出身,深得唐东平信任。就算唐东平调离,他想取而代之也不那么容易。

  胡孝民坚定地说:“我坚信,以后一科将是科长的一科!”

  “明天,我们在九风茶楼见面,再给你布置新任务。”奉承的话谁都愿意听,包括张挥。

  一瓶汾酒,基本上被张挥喝完,他晚上就睡在办公室。晚上这顿酒喝得很愉快,胡孝民这个新人,让他越来越满意。

  胡孝民走后不久,张挥突然翻身坐了起来,他双眼明亮,哪有一点醉意?他拉亮房间的灯,拿出胡孝民的档案认真看着……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