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四十三章 列为嫌疑人

第四十三章 列为嫌疑人

  陈明楚晚上在沪西兆丰花园附近的惠尔登舞厅,邀请情报处一科的科长黄也文喝酒跳舞。要让胡孝民成为中共,或者中共嫌犯,只需要黄也文一句话就行。

  相比附近的伊文泰舞厅,这里较为宽敞,进入大门,左方是一片空场,右边是条甬道,甬道尽处通往舞池,左首还有一间“打兵戈”的游戏场所。

  黄也文三十来岁,微胖,有个小肚楠,但舞姿灵活,配合着音乐翩翩起舞。他在舞池像只游水的肥鸭,紧贴着舞女满场飞。

  一曲完毕,黄也文额头布满细微的汗珠,对他来说,跳舞不仅可以与舞女贴面细语,也是一种锻炼身体的方式。甚至,也是他大脑最为活跃的时候。

  每逢遇到大事,他都喜欢来舞厅。当然,他最喜欢的时候还是四马路的会乐里,那里的温柔乡,令他彻底放松心情。

  当然,他与陈明楚,还没熟到一起去会乐里玩的程度。他原是中统的人,而陈明楚是军统过来的,就算现在一起共事,两统之间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

  黄也文回到角落的座位上,喝了一口桌上的酒,微笑着说:“陈处长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就是,不用特意请我来这里。”

  黄也文是唐东平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担任情报一科的科长,而陈明楚是孙墨梓的人。两人虽然都是特工总部的人,但却分属不同阵营。唐东平与孙墨梓貌合神离,他自然也不能与陈明楚太亲近。

  唐东平在76号,尽量保持中立,他的手下,也不能跟孙墨梓或赵仕君的人太亲密。

  陈明楚拿起酒杯跟黄也文碰了一下,说:“听说你手上有个中共的案子。”

  黄也文不动声色地说:“真是什么也瞒不了陈处长。”

  陈明楚不会无缘无故问起中共的案子,而且,他也得判断,这是陈明楚要过问,还是孙墨梓想过问。

  陈明楚沉声问:“我想知道,这个案子有没有涉及到特工总部的人?”

  黄也文诧异地看了陈明楚一眼,反问:“陈处长为何这样问?”

  中共的案子,怎么会跟76号内部有关系呢?自76号成立伊始,所有人最警惕的,就是共产党会趁机钻进来。

  76号的人,除了刚开始从上海帮会中挑的一些人外,新近加入的,不是军统就是中统叛变过来的。中共也有叛徒,但很少,他们抓捕后表现得太不职业,把信仰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陈明楚不紧不慢地说:“我想给黄科长提供一条线索,你们情报一科的胡孝民,可能是中共卧底。”

  想除掉胡孝民最好的办法,是将他诬陷为抗日分子。只要胡孝民与抗日分子沾了边,就没人可以救得了他。哪怕知道是误杀,以后也不会有人追究。

  黄也文差点跳了起来:“陈处长,说话是要负责的。”

  胡孝民昨天才加入76号,还是夏忠民当的介绍人,赵仕君亲自甄别,据说颇得赵仕君信任,怎么可能是中共卧底呢。

  如果胡孝民是中共卧底,那夏忠民也脱不了干系,甚至赵仕君也要被问责。

  陈明楚笑了笑:“我只是说可能,具体还要黄科长调查,要不然我也不会问起此案。”

  黄也文摸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沉声问:“陈处长为何会怀疑胡孝民?”

  他的汗,既有刚才跳舞累的,更多是被陈明楚吓出来的。

  他手里确实在办一个中共的案子,甚至他还在中共组织掌握了一名内线,可并没听说中共打入了76号。

  陈明楚拿出一个信封,推到了黄也文面前:“因为我觉得他是。”

  “胡孝民可是夏秘书介绍的,据说赵主任很欣赏他。”黄也文沉吟道。

  黄也文只是瞟了一眼信封,根据厚度,他大体能猜到里面有多少钱。看到信封,他也终于明白了陈明楚的意思。

  只是,陈明楚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样做对陈明楚有什么好处?是孙墨梓看不惯胡孝民,还是想借机给赵仕君一个下马威?抑或是……胡孝民的身份。

  胡孝民与顾慧英订婚的事,早在76号传开。很多人得知消息后非常绝望,据说不少人视胡孝民为眼中钉。

  没有搞清事情原委前,黄也文碰都不敢碰这个信封。

  陈明楚冷冷地说:“这只是他拉拢人的手段罢了,再说了,他绝不会欣赏一个中共卧底!”

  如果赵仕君知道胡孝民是中共,恐怕会第一个动手。如果胡孝民真是中共,陈明楚也不用找黄也文,直接捅给赵仕君就能解决问题。

  黄也文既没拿信封,也没表态:“我先摸摸底。”

  没有把握的事,他不干。像这种有巨大风险的事,他更不想干。收了这笔钱,谁知道会不会有命花呢?

  陈明楚突然说:“其实,孙主任很欣赏你。”

  黄也文虽没拒绝,但在他听来,其实已经有了态度。

  黄也文一愣:“孙主任?”

  他能担任情报一科的科长,是因为唐东平对他的信任。但如果还能得到孙墨梓的支持,以后就不用担心副科长张挥和副处长陆实声跟自己作对了。

  张挥和陆实声仗着赵仕君的支持,在情报处横行逆施。唐东平虽然也是副主任,还兼着情报处处长,很多时候在面对赵仕君时,不得不让步。

  如果唐东平与孙墨梓能联起手来,他们双方的处境都会好转。

  陈明楚将信封塞到黄也文口袋里,轻声说:“孙主任和我都怀疑,胡孝民是中共卧底。”

  他当然知道黄也文想要什么,给钱不算什么好处,如果能得到孙墨梓支持,哪怕冒点险也是愿意的。

  黄也文为难地说:“可是……”

  陈明楚在黄也文耳边轻声说:“不需要什么证据,只需要他被怀疑就行,这总可以了吧?”

  这是他最后的底线,只要黄也文微微配合一下就行。他手里有中共的案子,要让胡孝民被怀疑,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黄也文的神情一下轻松了:“这倒没问题。”

  他可以怀疑任何人,不要说是胡孝民这样的新人,就算是陈明楚、洪霞这样的处长,他也可以怀疑是中共。

  将胡孝民定性为中共,黄也文需要冒很大的风险。但要让胡孝民成为嫌疑人,就容易多了,此时他脑海里,就有超过一百种方法。

  所以这钱,黄也文心安理得地得。

  至于因为他,导致胡孝民会出现什么状况,他却顾不上了。或许在他看来,胡孝民就像一粒尘埃,根本无足轻重。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