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四十五章 交换情报

第四十五章 交换情报

  胡孝民回到房间后不久,钱鹤庭很快就到了。钱鹤庭平静地走进光州饭店,楼上的胡孝民替他观察身后是否有尾巴。

  如果钱鹤庭被跟踪,胡孝民会马上离开,并在门上留下暗号,或者与钱鹤庭碰面时,给他一个手势。

  他们每次接头,都要冒很大的风险,特别是昨天被一处和史进松跟踪后,胡孝民觉得必须更加谨慎。

  他虽然用了好几种办法来确定身后是否有尾巴,也做足了预防措施,可还是不能保证万一。

  钱鹤庭进门后,轻声问:“出什么事了?”

  胡孝民沉声说:“前天,我在远东旅社看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姓刘,化名唐某住在208房。他们昨天上午,在九风茶楼与郑士松和陈明楚见了面。”

  “刘方南暴露了?”钱鹤庭喃喃地说。

  他接到命令,新二组配合刘方南在上海的行动。要不然,他也不会给胡孝民下令,让他密切关注郑士松和陈明楚。

  胡孝民吃惊地说:“今年2月杀伪外长的那个?”

  今年2月20日,上海各报竞相刊载特大新闻:“铁血军破门而入,伪外长即登鬼门”。当时的伪外长,被刘方南击毙。当时还留书:“抗战必胜,建国必成,共除奸伪,永保华夏!”落款为“中国青年铁血军”。但所有人都知道,动手的正是刘方南。

  钱鹤庭点了点头:“不错。郑士松投敌后,给刘方南去信,让他也投靠日伪。刘方南说服戴老板,回上海劝郑士松重归军统,并让他借机刺杀汪即卿!”

  胡孝民缓缓地说:“看来郑士松与刘方南接上了头,还把陈明楚也拉上了。组座让我密切关注郑、陈,就是想探知他们的态度吧?”

  如果郑士松和陈明楚能回头,对抗战自然是好事。但如果他们只是虚与委蛇,刘方南就危险了。

  “如果郑、陈回归,刺杀汪即卿事半功倍。”

  胡孝民问:“如果他们一意孤行要当汉奸呢?”

  钱鹤庭冷声说:“那绝不容情!”

  胡孝民说道:“昨天晚上,情报一科监视了同福里12号,据说那里住的是军统行动人员。里弄口的那家旅馆,有人二十四小时监视。”

  “我知道了。你正式加入了76号,没有被怀疑吧?”新二组在同福里12号没有行动人员,就算有,他也不会乎。现在的钱鹤庭,更关心的是入角炮计划。

  入角炮计划进行到现在,他越来越满意。胡孝民不但与顾慧英订了婚,还加入了情报一科。就算无法从顾慧英那里获取情报,胡孝民也能提供情报。

  “昨天下午,先是陈明楚的人跟踪我,后是张挥派人盯我的梢。显然,他们对我还没有完全放心。”

  胡孝民详细报告了自己加入76号后的行为,当然,他当掮客赚佣金的事,并没有告诉钱鹤庭。

  钱鹤庭贪婪无厌,如果让他知道得了一千多的佣金,恐怕又会打主意。

  这些钱,胡孝民都会用在工作上,但用这些钱孝敬钱鹤庭,他做不到,也没打算做。对胡孝民来说,目前最需要巴结的是张挥。

  “你的处境很不妙啊。”钱鹤庭担忧地说。

  胡孝民被跟踪,并不是露出了破绽,而是他还没得到76号的信任。

  胡孝民恭维道:“有组座运筹帷幄,什么危机都能化解。”

  钱鹤庭平静地说:“很多事情,还是得靠你自己,我只能尽量配合你。”

  胡孝民沉声说:“我想知道刘方南与郑士松沟通的进展,特别是陈明楚的态度。他很快就要调任南京区,而汪伪政府很快要迁到南京,如果陈明楚真能与我们合作,还真有可能暗杀汪即卿。”

  钱鹤庭惊诧地说:“陈明楚要调南京区?”

  胡孝民说:“对,原本孙墨梓想让他当区长,但赵仕君想把唐东平调到南京区当区长。不但情报处长的位子空了出来,他也能少个对手。以后的76号,一定是赵仕君的。”

  钱鹤庭说:“这个情况很重要,估计刘方南还没有掌握,我得马上告诉他。”

  胡孝民点了点头:“好。”

  钱鹤庭提醒道:“估计晚上还要见一面,这里不要退,晚上十点左右我们再碰个头。”

  “行。”

  钱鹤庭离开后,胡孝民又待了十来分钟才走。他在窗户一直观察着,确定没有异常后,才离开光州饭店。

  在门口叫了辆人力车,到福煦路里,再往反方向步行几分钟,过了一个路口后,才拦了辆公共汽车到白克路。确定身后没人跟踪后,最后步行到九如里5号。

  卸下伪装,洗掉身上的黄蜡,换了全身的衣服,在镜子里确定没有异常后,才从后门离开。

  胡孝民没有回去,顾家对他而言,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如果顾慧英不在,他回去也没意义。他习惯性的去了趟九风茶楼,早上看不到溜一眼,还有些想念呢。

  “胡大哥。”溜一眼看到胡孝民,马上迎了上来。

  “今天的报纸卖得很好嘛。”胡孝民看到她装报纸的袋子快空了,笑吟吟地说。

  “你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胡大哥,昨天那人又来了。”溜一眼低声说。

  胡孝民不动声色地说:“走,我请你吃点心。”

  到二楼后,胡孝民点了份杏仁酥和一份苏式月饼。

  “等下凌生明如果来了,他的花费全计在我账上。”胡孝民递给春三一张钞票,吩咐道。

  “凌生明的糖精,胡先生帮他卖掉了?”春三眼珠一转,笑着说道。

  “这是专门谢谢你的。”胡孝民又拿出一张五元的法币,笑吟吟地说。

  春三接过钱,脸上笑开了花,鞠着躬说:“多谢胡先生,我就知道这单生意非您不可。”

  胡孝民随口问:“早上陈处长是不是来过?”

  春三说:“对,只有两人,郑先生没来。”

  胡孝民又问:“另外那位,是不是昨天的刘先生?”

  春三回想了一下,笃定地说:“有点像,但应该不是。”

  溜一眼听到春三的话,眼里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她正要说话,却看到胡孝民严厉地盯着自己,把刚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胡大哥,早上明明就是昨天的那位先生,他今天又买了一份新闻报,虽然戴了假胡须,还换了副眼镜,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溜一眼等春三走后,撅着嘴说。

  胡孝民微笑着说:“我知道你厉害,只要看一眼就能认出来嘛。但这种话,不要当着外人的面说。”

  溜一眼原本不高兴,听到这话后,却笑了:“对,这话不能跟外人说。”

  ps:小区封门了……似乎真到了最关键时刻,再坚持几天。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