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四十九章 急切

第四十九章 急切

  下午,胡孝民继续在同福里监视。这样的监视,其实枯燥无味,既不能大声说话,也不能好好休息,房间的窗帘还不能拉开,唯一的消遣就是抽烟。

  胡孝民站在窗口,悄悄拉开一侧的窗帘,一边看着张挥给的那本特务工作之理论与实际,一边时不时的观察着对面的情况。

  上午他已经通知了钱鹤庭,想必对面12号的兄弟,应该有所警觉才是。当然,12号的人不会今天就搬走,76号既然只是监视,并不需要担心。

  76号除非是绑架,否则不能随便抓人。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也不敢。只要大声呼救,附近的巡捕马上就会来解救。到时候被抓进捕房的,将是76号的特务。

  怕就怕76号搞绑架!

  胡孝民原本以为,这是一个平淡而无趣的下午,但就在傍晚时,黄也文突然派人来通知,让他明天回一科报到,执行其他任务。

  胡孝民不满地说:“科长,我是你的人,黄也文凭什么命令我?”

  嘴里说得很多义气,但胡孝民心里其实很乐意。他知道黄也文手里有一个中共的案子,调自己过去,很有可能是为了中共案。

  张挥白了胡孝民一眼,没好气地说:“人家才是科长好不好?我就是一副科长。”

  胡孝民的话,张挥听了暖洋洋的。但黄也文的命令,他也不能违抗。黄也文不仅是他的上司,也是唐东平的心腹。就算是赵仕君,也要给唐东平几分面子的。

  胡孝民苦着脸说:“不去行不行?”

  如果答应得爽快,或者一副很乐意执行的样子,肯定要得罪张挥的。至少,张挥心里会不舒服。

  张挥斩钉截铁地说:“不行!”

  见胡孝民一脸不服气,张挥解释道:“你是个生面孔,他可能需要你执行特别任务。”

  他其实也舍不得让胡孝民离开,胡孝民忠直可爱、聪慧好学,做事愿意吃亏,也很大方,经常请他吃饭,说的话也很中听,很对他的胃口。再过段时间,两人就能建立牢固的关系。

  胡孝民疑惑地说:“这么快就会给我任务?”

  张挥叮嘱道:“早点回去吧,明天直接到科里报到。你来科里后,还没见过黄科长吧?”

  胡孝民的不情愿,让他下意识将胡孝民视为自己人。虽然与胡孝民只相处了几天,他对胡孝民已经很是认可。

  胡孝民佯装不满地说:“我是科长的人,黄科长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管如何,表面上还是要敬重的。”张挥笑了笑说道。

  “好吧,我就去应付一下。”胡孝民“苦笑”着说。

  胡孝民自然不能回去,他得去光州饭店与钱鹤庭接头。从同福里离开后,他先回了九如里5号。虽然天色暗了下来,可胡孝民并没因此而放松谨慎。

  相反,他比白天更警觉。黑暗虽有利于隐藏行踪,但如果有人跟踪的话,更难以察觉。

  化了装后,胡孝民先步行,再坐人力车,又坐出租汽车。到光州饭店附近后,又步行了几分钟,确定身后没人跟踪后,才进了光州饭店。

  房间没退,胡孝民也不用从大门进,他从后门进到光州饭店,趁前台伙计没注意,悄然上了楼。

  在转角处,胡孝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轻轻咳嗽了一声。

  果然,很快有个人探出头。虽然化了装,但胡孝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钱鹤庭。一个人再怎么化装,但眼神是很难伪装的。

  胡孝民就特别注意自己的眼神和表情,一个人的内心活动,经常会在眼神中表现出来。只有内心也真正变成另外一个人,才能真正的伪装自己。

  “你怎么在楼道里等我?”

  到房间后,胡孝民问钱鹤庭。

  自己在哪间房,钱鹤庭是知道的。只要看房间有没有开灯,就知道要不要进来。作为新二组的组长,钱鹤庭的表现很不专业。

  钱鹤庭急切地说:“事情太急,知道吗?陈明楚让刘方南帮忙干掉你。同时,他还准备给你安上中共卧底的帽子。”

  他本在附近,但天黑之后,实在等不及,直接进了光州饭店。

  胡孝民吓了一跳:“让刘方南干掉我?刘方南为何要听陈明楚的?”

  其实他更吃惊的,是陈明楚要给自己安一顶“中共卧底”的帽子。如果胡孝民不是地下党,他自然不用担心。可偏偏他就是地下党,刚刚潜伏到76号,如果让陈明楚“误打误撞”,那才冤呢。

  钱鹤庭苦笑道:“重庆想策反郑士松和陈明楚,郑士松提出,必须先释放陈明楚的家人以示诚信。重庆已经答应,让陈明楚的妹妹转道香港来上海。而陈明楚提出,在他妹妹没来上海前,让刘方南拿出诚意,帮他做这件事。刘方南不知道你的身份,以为只是陈明楚想得到顾慧英罢了。”

  胡孝民冷静地分析道:“陈明楚上次诬陷夏忠民为木先生,甚至还想除掉夏忠民,结果没成功,自己也被迫离开76号。要不是孙墨梓保他,陈明楚恐怕进牢房了。这说明陈明楚考虑问题欠妥,小事都做不好,遑论刺汪这样的大事。其二,他们称要释放陈明楚的家人,后又要除掉我泄愤,说明他们没有大义。至少,私心比大义重要。与这样的人合作,绝非易事。”

  钱鹤庭摇了摇头:“策反郑士松,是刘方南提议,戴老板点了头的。”

  胡孝民郑重其事地说:“既然是主任点了头,我无条件执行。”

  临训班出来的学生,为讨好戴立,不称他为先生或老板,而是以主任相称。临训班对戴立而言,相当于军统的黄埔军校。

  钱鹤庭说道:“刘方南要求,让新二组动手,因为他的任务是秘密的,也是最重要的。无论是对戴老板,还是委员长来说,刺汪都是重中之重。”

  胡孝民苦笑道:“你干脆告诉他,让‘马宁一’干掉‘胡孝民’算了。”

  钱鹤庭正色地说:“我来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要怎么样渡过这次的难关。”

  胡孝民是他好不容易安插进76号的卧底,他绝对不会为了陈明楚,而牺牲掉胡孝民!

  ps:在家里快发霉了,求票支持一下。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