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五十章 感动

第五十章 感动

  郑士松和陈明楚把个人恩怨凌驾国家大义之上,毫无抗日之志。与这样的人谋划,又如何能取得成功呢?至少,胡孝民不看好他们。

  胡孝民沉吟了一会,闭着眼睛缓缓地说:“如果我被‘干掉’,陈明楚就会合作?”

  钱鹤庭平静地说:“这是他提出的条件,刘方南觉得,应该答应。当然,他不知道你的身份。刘方南认为,如果我们做到了,陈明楚自然会与我们合作。”

  胡孝民的声音听起来很悲壮,让他也很伤感。他相信,只要刺汪能成功,胡孝民一定会毫不犹豫牺牲自己。党国需要这样的人,领袖需要这样的人。

  胡孝民沉声道:“也就是说,他并没有承诺。甚至除掉我,只是他信口胡诌的一个条件?除掉我之后,或许还要除掉其他人,又或者提出更荒唐的理由?”

  钱鹤庭问:“你知道陈明楚为何要除掉你吗?”

  胡孝民冷笑道:“如果没猜错的话,是因为我与顾慧英订婚了,而他想用卑鄙的手段,与顾慧英在一起。”

  钱鹤庭苦笑道:“所以这是个麻烦,很大的麻烦。”

  胡孝民缓缓地说:“组座,陈明楚想借我们的手除掉我,替他扫清迎娶顾慧英的道路,这可以理解。但我们也不能被陈明楚牵着鼻子走,我们做事可以,但得让他留下把柄。合作一次以后,就没法再退出了。”

  钱鹤庭一听,深以为然,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们确实得有预防手段。”

  胡孝民沉声说:“必须得有他与刘方南接触的照片,如果能录音就更好。至于书信,或者其他书面材料,也是必须的。”

  刘方南刺杀过伪外长,陈明楚与他在一起密谋,一旦被赵仕君知道,必然会怀疑他暗中与军统联系。陈明楚投靠孙墨梓,正是赵仕君打击的目标。胡孝民相信,赵仕君绝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钱鹤庭担忧地问:“那你怎么办?实在不行,我跟刘方南说明情况,告诉他你就是入角炮。”

  胡孝民坚定地说:“不行!”

  胡孝民脑海里,迅速准备应对方案。他当然不能让自己出事,更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一个潜伏在敌人内部的特工,知道他身份的人越少越好。

  胡孝民对刘方南并不是很信任,而且他很担忧,刘方南一旦知道之后,郑士松或陈明楚就会知道,到时候自己真成别人砧板上的肉,可以随意任人宰割了。

  钱鹤庭急道:“总得应付过去才行,我绝不允许你出事!”

  胡孝民很是“感动”,诚恳地说:“多谢组座对属下的关爱。其实此事也好办,让新二组暗杀我就是。”

  这次新二组“暗杀”自己,虽然荒唐,但又不得不执行。心念急转之下,他脑海里闪过几个念头。

  打入军统后,胡孝民一直作为一名闲棋冷子,直到临训班毕业后,组织才开始与他联系。好不容易可以为党做点事了,绝对不能轻易死掉。从入党的那一刻起,他的生命就不再属于自己。

  钱鹤庭一脸愕然,坚定地说:“不行!如果失手真把你杀了怎么办?你的安全,永远排第一。其实,我最担心的是,陈明楚如果诬陷你是地下党,又该怎么对付?哪怕你只是被怀疑,都有可能被踢出76号。”

  他最担心的还是这个问题,就算陈明楚没证据,也是可以怀疑的。

  胡孝民脸上浮现着自信:“如果我不知道此事,或许会中他的计。但组座及时告之,我想他不会得逞。”

  他其实也很无奈,明明自己是军统的卧底,为何要怀疑自己是中共呢?

  钱鹤庭眼睛一亮:“说说你的想法。”

  胡孝民缓缓地说:“陈明楚之前诬陷夏忠民是木先生,没有成功。后来想除掉夏忠民,还是没成功。所以,他这次想诬陷我,别人未必会相信。他诬陷我是共产党,想必也是拿不出真凭实据的。毕竟我到76号后,几乎没参加什么行动。至于组里的行动,只有组座提前告之行动计划,我自有办法应对。”

  胡孝民的自信也感染了钱鹤庭,眉宇的担忧也逐渐化解:“需要我怎么配合都可以,只有一个要求,你不能出事。”

  胡孝民笑嘻嘻地说:“有组座的英明领导,我肯定不会出事。”

  钱鹤庭总强调他不能出事,他还是有些感动的。不管钱鹤庭出于什么目的,总是一片好意。有钱鹤庭的支持,以后他就能更好的潜伏在军统了。

  钱鹤庭严肃地说:“别嘻皮笑脸。”

  胡孝民正色地说:“我要提前知道组里行动时间、地点、武器以及行动人员。另外,我需要知道陈明楚与刘方南下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另外,如果能知道陈明楚想诬陷的计划就更好。”

  钱鹤庭说:“可以。还需要怎么配合?要不要我暗示行动人员,让他们手下留情?”

  胡孝民摇了摇头:“感谢组座,但千万不要之么做。我的安全重要,但身份的保密更重要。为了完成入角炮计划,我不怕牺牲,就算死在自己兄弟手里也无怨无悔。”

  如果行动人员猜到自己的身份,就算这次渡过了难关,以后会隐藏更大的危机。相比之下,胡孝民宁愿冒险,也不想长期处于身份可能暴露的边缘。

  这次军统对他动手,也并非一点好处也没有。至少,刘方南会向陈明楚清晰的传递一个信息:自己不是军统的人。

  这对他以后的潜伏,将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以后谁要是敢怀疑他跟军统有关系,胡孝民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他:放你娘的狗屁!

  钱鹤庭坚定地说:“放心,你一定不会出事的。”

  胡孝民的话,让他很感动。临训班出来的,思想觉悟就是不一样。如果党国同仁都像胡孝民一样,何愁抗战不胜?何愁中共不灭?

  从光州饭店离开后,胡孝民回到愚园路,已经十点多了。胡孝民没惊动阿福,自己从后门进去。

  “姑爷回来啦。”

  胡孝民正要回房间,刘妈披着睡衣从房间出来,欠了欠身说。

  胡孝民应道:“是啊。”

  刘妈问:“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宵夜?”

  胡孝民笑道:“不麻烦了,我在外面吃了碗馄饨才回来。”

  胡孝民轻手轻脚回了房间,正准备休息时,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打开一看,却是顾慧英。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