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五十三章 庆福里

第五十三章 庆福里

  刘方南并不知道胡孝民的身份,在他看来,纯粹是为了帮陈明楚私人办事。之所以愿意除掉胡孝民,也是为了让陈明楚更快回到抗日队伍中来。

  任何事情,都没有刺汪事大,为了抗战胜利,所有人都要做好牺牲的准备。包括他自己,在来上海前就下定决心,没打算活着回重庆的。

  刘方南问:“只要胡孝民准时出现,我们就没问题。明楚,你有没有想过,如何刺杀汪即卿?”

  陈明楚解释道:“汪的保卫工作非常严密,他到76号开会,周围全是自己的保镖,我们的人根本近不了身。他睡在高洋房,可晚上让秘书睡卧室,他却躺在浴室的浴缸里。他如此警觉,想暗杀他谈何容易?此事只能缓缓图之,待我到南京后,一定会有机会的。”

  他妹妹还没到上海,胡孝民也没除掉,陈明楚必须稳定刘方南。哪怕郑士松已经明确告诉他,不可能与戴立合作。

  刘方南问:“你什么时候去南京?”

  陈明楚问:“应该很快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一处的处长,总不能一直挂着我吧?对了,我妹妹什么时候能到上海?”

  刘方南微笑着说:“她已经到了香港,是戴老板亲自安排的飞机。近期将坐船来上海,你们兄妹很快就能团聚。”

  陈明楚拱了拱手,笑道:“此事多亏刘兄。”

  刘方南微笑道:“都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胡孝民坐着冯五的人力车到庆福里附近后,并没有马上去4号报到。他让冯五先在庆福里外围转了一圈,从南边的静安寺路走到戈登路,再从旁边的大公医院绕到庆福里北端。

  庆福里是南北向的里弄,4号和9号都靠近静安寺路。从北边的巷子口进来,可是将整个庆福里仔细观察一遍。

  “五哥,稍微慢点。”胡孝民轻声说。

  来庆福里前,他特意去了趟九风茶楼,果然看到了冯五的车子。这次执行任务,他需要有人配合,冯五是最合适的人。

  只不过,胡孝民不能告诉冯五,只需他本色出演即可。这样既能保护冯五,也能增强隐蔽性。

  “好咧。”冯五现在每天都能吃饱,拉车时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经过庆福里9号时,胡孝民仔细看了一眼,门上挂着把锁。在巷子里能看到二楼的窗台,摆着一盆兰花。

  看到兰花,胡孝民愣了一下。如果这里住的真是挡手,这盆兰花一定有特别的意义。他看到照片时,虽然只是侧脸,但他当时心里就明白,这是自己的联络员挡手。

  “在这里停吧。”胡孝民看到4号时,让冯五停下。

  他刚加入情报处,自然不能表现得太谨慎。如果真是接头,必然会坐到静安寺路或戈登路,再步行来4号。

  “胡先生,你给家里送了这么多东西,哪能还要车钱呢?”冯五见胡孝民递钱过来,连忙摇手。

  “一码归一码,你出了力就得拿钱。这几天,没事就把车停这里,或者我包你几天车。”胡孝民又拿出一张钞票,硬塞到了冯五手里。

  冯五拗不过胡孝民,只好说道:“那行,别的活我都不接了。”

  胡孝民摇了摇头:“不,有客还是要拉,除非我专门嘱咐你。”

  如果冯五把车摆在这里,却不拉活,岂不更让人怀疑?

  “好,我就摆在巷子口,也不拉大路上的客。”冯五明白胡孝民的意思,想让他留在这里,又不想让别人怀疑。

  “行。”胡孝民应道。

  不要说胡孝民给了钱,就算胡孝民没给钱,他也愿意在这里等着。胡孝民送油送米给家里,还买菜请他们吃饭,这份情谊千金难换。

  冯五走后,胡孝民径直走到4号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你找谁?”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男子,他的嘴唇较薄,眼睛不大,尖脸,跟瘦猴似的。与胡孝民差不多高,身形也相似,如果从后面看,很难分清谁是谁。

  “你是纪组长吧?”胡孝民微笑着问。

  纪天仇看了胡孝民一眼,连忙跨出门槛,左右看了看,将胡孝民拉进了房子,顺手关了门。

  “你就是胡孝民?”纪天仇的声音很尖,看到冒失的胡孝民,很是恼火。

  胡孝民右手张开,挡在面前,朝纪天仇敬了一个很不标准的军礼:“属下胡孝民向纪组长报到。”

  “胡咧咧啥呢?赶紧进来。”纪天仇冷着脸,正在执行任务,这又是纪组长,又是敬礼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76号的人吗?

  胡孝民脖子一缩,跟着纪天仇进了房子。他要是表现得轻车熟路的,纪天仇岂不会怀疑?他现在一只脚才踏入情报处,距离一名合格的特工还远着呢。

  到二楼后,纪天仇把胡孝民带到窗口。这是一栋独门独院的二层民居,在二楼正好能观察到对面9号的房子。

  “这是目标的资料,你先看看。”纪天仇递给胡孝民一张表格,上面记录庆福里9号那位的资料。

  姓名:陶育然,性别:男,年龄:32岁,籍贯:河北,职业:爱国小学国语老师。

  照片还是黄也文给的那张,只有一个侧脸。

  纪天仇在胡孝民看材料的时候,说:“陶育然去学校了,他上午有课,中午才回来。”

  “纪组长,这个陶育然是什么人?”胡孝民问。

  纪天仇冷声说:“共产党。”

  胡孝民急道:“共产党?那还等什么,直接抓啊。”

  纪天仇说:“现在还不能抓,得把他的上下线摸清楚。共产党不比国民党,他们骨头硬得很。”

  要抓就抓一串,只抓一个,不过就是断了共产党一条线罢了。一旦陶育然被捕,他们很快会切断陶育然的上下级关系。

  胡孝民“好奇”地问:“纪组长,我们是怎么知道这个陶育然是共产党的?”

  “共产党有我们的人。”纪天仇得意地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叮嘱道:“这件事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

  胡孝民夸张地说:“什么?刚才我没听到。”

  纪天仇脸色缓和了下来:“趁现在有时间,你把庆福里熟悉一下。”

  胡孝民的“懂事”,让他稍稍放心。不管黄也文为何要派胡孝民这么个新手来,至少胡孝民不会给自己闯祸。

  胡孝民应道:“是,我马上出去转转。”

  纪天仇喝道:“站住!换上睡衣和拖鞋。这几天,你就是庆福里的人,吃住都得在这里。”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