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五十六章 借力

第五十六章 借力

  听到王阆仙的名字,胡孝民并没有觉得异常。对方是中统的人,跟他八竿子打不着。而且,对方马上要调南京区,跟他更没什么关系。

  听到夏忠民的介绍,胡孝民连忙说道:“王先生好,我是情报一科的胡孝民。”

  王阆仙拱着手,微笑着说:“早听说孝民老弟是青年才俊,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他落水的时间不长,但也听闻胡孝民当了上门女婿。如今这世道,上门女婿应该是最令男人难堪的事了,比男子“不举”都不如。到时候结婚,不是胡孝民上门接亲,而是送上门入赘,这哪是娶顾慧英,而是胡孝民“嫁”给顾慧英。

  夏忠民解释道:“刚才到茶楼,正好碰到王阆仙,就一起叫上了。”

  他跟胡孝民也只是联络一下感情,王阆仙在不在,其实并没关系。而且,王阆仙将调南京区当会计,对南京区的事情肯定会很了解。现在稍加笼络,以后或许能起到奇效。

  王阆仙讪笑着说:“我就住在旁边的春平坊,晚上也不敢走远,只能来春平茶楼坐坐。”

  他是徐恩增的乡邻,还沾亲带故,这次投靠76号也是迫于无奈。其实,他已经听说,中统想除掉他,所以对行踪特别谨慎。要不然,闲不住的他,绝对不会只在家门口的春平茶楼听听戏。

  夏忠民接过胡孝民敬过来的烟,又把头凑过去点上火,吸了口烟后,随口问:“孝民在情报一科还习惯么?”

  胡孝民把快燃完的火柴扬了扬,丢弃之后,欠了欠身说道:“不能经常向夏先生汇报工作,总觉得心里发慌。”

  夏忠民听到奉承话,还是很高兴:“你要来找我,随时可以过来嘛。”

  人就是这样,知道对方总是奉承自己,也会不知不觉与他走得近。同样两个人,一个冷淡,一个热情,你会跟哪个人亲近呢?

  胡孝民叹息着说:“最近在单独执行任务,怕是没有那么多时间。”

  夏忠民微微有些诧异:“这么快就单独执行任务了?张挥对你可真放心。”

  胡孝民轻声说:“不是张科长,是黄科长给的任务。”

  夏忠民更是意外:“黄也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鲁莽了?”

  胡孝民才到情报一科,又一直跟着张挥,黄也文就算安排胡孝民执行任务,至少也得安排一个经验丰富的兄弟带一带吧?

  胡孝民淡淡地说:“或许黄科长另有深意吧?”

  如果自己出了差错,黄也文也是逃不了责任的。他希望通过夏忠民,转告赵仕君。

  回庆福里的时候,胡孝民特意绕道从延年坊过。他希望能看到钱鹤庭留下的情报,但又担心,情报是新二组暗杀自己的计划。

  在延年坊与益寿坊的巷子口,胡孝民看到了钱鹤庭留下的暗号。他随即回到延年坊7号化装,哪怕他现在的身份,很难被人怀疑。但安全原则不容违反,否则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

  化装后,胡孝民再去死信箱,拿到情报后,从益寿坊绕了一圈,再回到延年坊7号。到安全屋后,胡孝民才有机会看拿到的情报。

  钱鹤庭的情报,果真是关于暗杀。刘方南要求新二组,在明天晚上六点半左右,在愚园路433弄5号对胡孝民动手!

  胡孝民轻轻一叹,他将纸条烧掉,军统暗杀自己之后,想必陈明楚很快也抛出自己是中共的言论,甚至是证据。

  根据这个情报,胡孝民更加确定,黄也文与陈明楚合作,共同陷害自己。

  胡孝民回到庆福里4号后,到二楼习惯性的看了对面张晓如的住处。对面的房子没有开灯,胡孝民也准备休息时,突然看到对面的灯却亮了。

  过了一会,另外一间房的灯也亮了,几分钟后,所有的灯全熄了。

  胡孝民知道,张晓如应该是刚回来。他只当没看见,洗漱之后睡觉。明天晚上,新二组就要对他动手,他得好好谋划如何应对。

  最简单的办法是逃避,只要不回愚园路433弄5号,新二组自然就不会行动。但明天晚上不回去,以后总会回去的。

  所以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增加不可预料的危险。如果新二组自由行动,行动人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反而会坏事。所以最好的办法,是让新二组行动。

  第二天早上,胡孝民先去巷子口吃的早餐,等他回来时,遇到提着皮包的张晓如准备外出。

  胡孝民微笑着说:“早,吃了吗?”

  “去学校吃。”张晓如点了点头,经过胡孝民身边时,他突然低声说:“叛徒确认了,我晚上转移。”

  胡孝民心里一喜,看来昨天晚上张晓如出去,便是为了确定叛徒。

  所有间谍中,最危险的就是内部有敌人的卧底。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如果不能清除内部的间谍,哪怕再庞大的特务组织也不堪一击。

  回到庆福里4号时,胡孝民发现锁开了,有人到了屋里。他推开门,果然看到了纪天仇。

  “纪组长,你怎么来了?”胡孝民讪笑着迎了上去。

  纪天仇淡淡地问:“昨天的情况如何?”

  昨天晚上,他听取了鞋摊情报员的报告,但还是不太放心,决定亲自来看看。

  “我与陶育然接触上了,昨天晚上,我们又一起吃了馄饨。这次,还谈了几句。刚才他出门,还打了招呼呢。”

  纪天仇一听,狠狠地瞪了胡孝民一眼:“你都跟他说了什么?一个字也不能漏,原原本本告诉我。”

  “其实也没说几句话。”胡孝民说道。

  听到胡孝民的汇报,纪天仇紧绷的脸有所缓和。

  “你的任务结束了,等会去同福里吧。”纪天仇缓缓地说。

  胡孝民很是诧异:“我才刚上手,怎么又要换?”

  他知道,自己的使命完成了。在庆福里待一天,以后想怎么诬陷自己都行。

  纪天仇冷笑道:“这是你能问的吗?要不你来当组长?”

  他已经接到黄也文的命令,让他把胡孝民的任务撤了。这正合纪天仇心意,这本是他这个组的任务,让胡孝民进来插一杠子算怎么回事?

  胡孝民连忙说:“不敢。只是,如果让陶育然察觉了,那可怎么办?”

  纪天仇冷声说:“怎么,你暴露了?”

  胡孝民笃定地说:“肯定没有。”

  看到纪天仇的神情,胡孝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今天晚上新二组不是要行动么?纪天仇可是很合适的替死鬼。

  纪天仇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那就不用操这份心了。”

  胡孝民不以为意,脸上洋溢着谦恭的笑容:“感谢纪组长的关照,晚上我想在大三元请纪组长喝酒,还望组座赏光。”

  ps:回来啦,做足了防护,还戴了一次性手套,希望没事。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