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五十九章 蒙混

第五十九章 蒙混

  纪天仇当街被杀,76号格外重视。

  唐东平和黄也文,第一时间赶到了愚园路433弄5号。看到纪天仇的尸体,黄也文的脸色特别难看。他怎么也想不到,纪天仇怎么死在这里呢?

  能当情报一科的科长,黄也文也是个心思缜密之人。看到陈明楚,他基本上明白了几分。

  此事,恐怕与陈明楚脱不了干系。

  联想之前陈明楚让胡孝民有中共嫌疑,今天的事,恐怕也是针对胡孝民。只不过纪天仇适逢其会,成了胡孝民的替死鬼罢了。

  “陈处长,你觉得是什么人干的?”黄也文将陈明楚拉到一旁,沉声问。

  他的语气很不好,不是询问,更像是质问。

  陈明楚原来是来亲自察看结果的,心虚之下,自然不敢与黄也文目光对视,摇了摇头,说:“暂时还不清楚,像军统的手法,也有可能是中共干的。”

  胡孝民没死,他现在需要迅速置身事外。只是,此时的陈明楚,还没找到稳妥的办法。

  “只要不是自己人干的就行。”黄也文意味深长地说。

  看到陈明楚的神情,黄也文已经猜到了几分。

  “这怎么可能是自己人干的呢?”陈明楚一愣,马上坚定地说。

  回到极司菲尔路76号后,相关人员在高洋房的会议室开会。孙墨梓和赵仕君也特意过来参加。死的是情报一科的情报组长,这无异于向76号宣战!

  赵仕君的拳头重重砸在桌子上,咆哮道:“不管是谁干的,一定要追查到底,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赵仕君说话的时候,黄也文又得知了一个坏消息,他赶紧第一时间报告了唐东平。

  唐东平听了黄也文的耳语,沉吟道:“刚得到消息,我们在庆福里9号的共党嫌犯跑了,再次消失在我们视线中。”

  赵仕君一拍桌子,愤怒地喊道:“什么?”

  旁边的孙墨梓被他吓了一跳,他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唐东平缓缓地说:“陶育然外出吃饭时还很正常,吃了饭后,又去了新百货,我们的人在里面跟丢了。我怀疑,纪天仇被袭击,与陶育然逃跑,有着必然联系。”

  孙墨梓将茶杯放了回去,沉声问:“纪天仇的死,与陶育然逃跑有没有关系?”

  纪天仇在愚园路433弄5号被杀,谁都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赵仕君望向黄也文,问:“黄也文,你觉得呢?”

  黄也文沉吟道:“或许共产党发现被纪天仇监视,恼羞成怒就对他下了杀手。又或者,是军统或中统的人干的。请给我一点时间,肯定能查出来。”

  赵仕君突然问:“暗杀地点在愚园路433弄5号,暗杀对象会不会是顾慧英或胡孝民?”

  死的是纪天仇,对方要暗杀的,就一定是纪天仇吗?要知道,那里才是胡孝民和顾慧英的家。

  黄也文沉吟道:“不排除这个可能。纪天仇是情报一科的人,我希望这个案子由情报一科调查。”

  唐东平说道:“当然得情报一科调查,也必须查个水落石出!在我离开情报处之前,必然找到元凶。”

  黄也文诧异地说:“离开情报处?”

  赵仕君平静地说:“在这里要宣布一件事,唐主任三天后将调任特工总部南京区担任区长,陈明楚调南京区担任副区长。”

  孙墨梓看到赵仕君提前说出此事很是恼火,看到一脸期盼的陆实声,冷冷地说:“情报处新的处长人选待定。”

  原本他提议陈明楚担任南京区长,但赵仕君坚决反对。主要原因是陈明楚的能力不足,在对付军统和查找木先生的行动中,毫无建树可言。

  随着新政府搬迁至南京,特工总部南京区越来越重要,陈明楚的能力,不足以胜任这样的位置。赵仕君推荐唐东平,孙墨梓只能同意。

  陈明楚听到赵仕君的话,也是惊讶得瞪大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明明自己是南京区长,怎么一转眼就成唐东平了呢?

  此事孙墨梓明显早就知道了,但却没透露半点风声,这明显是对自己不再信任。

  但陈明楚没时间愤怒,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纪天仇案不能与自己扯上关系。否则,他很担心自己这个南京区副区长,搞不好又要降职了。会议结束后,陈明楚单独找了黄也文。

  “纪天仇被杀,是否与你有关?”黄也文看到陈明楚,心里也明白了几分。

  此事如果与陈明楚没关系,他也不会巴巴的赶过来。

  “黄兄,这件事肯定是共产党干的!”陈明楚摸出一根小黄鱼,塞到黄也文手里,意味深长地说。

  在得知胡孝民没死后,陈明楚就一直在思索着,要怎么样才能既把自己撇出来,又能再次算计胡孝民。

  黄也文将金条推了回来,态度异常坚决:“陈处长,不,陈区长,此事一定会调查清楚。如果真与你有关,希望你能如实相告。”

  金条虽好,但此时他绝不敢拿。之前他收了陈明楚的钱,但并不意味着他就上了陈明楚的贼船。贪小失大,他还是知道的。

  陈明楚塞金条,反而让他更加怀疑。如果可以,他希望把那天收的钱退还给陈明楚。

  陈明楚一本正经地说:“这件事跟我真没关系!我只是想知道,纪天仇如果是共产党杀的,胡孝民是不是更有共党嫌疑?甚至,坐实他共党的身份?”

  黄也文说道:“当然。他在庆福里监视过的共产党,今天晚上突然跑了,他没嫌疑谁有嫌疑?但要坐实他的身份,需要确凿的证据。”

  上次拿了陈明楚的钱,他只答应让胡孝民有共产党嫌疑。晚上“陶育然”突然跑了,就算当时胡孝民没监视,但他在庆福里监视过一天一夜,完全可以怀疑胡孝民与共产党串通一气。

  这件事,不管谁来查,黄也文都能理直气壮。做任何事,都要给自己留退路。他可以收陈明楚的钱,但也不能给自己惹祸。

  可要让他坐实胡孝民共党身份,以他和陈明楚的交情,以及陈明楚之前给的那点钱,远远不够。

  陈明楚笃定地说:“那就行了,一定是胡孝民勾结共产党干的!”

  黄也文问:“证据呢?动机呢?”

  76号又不是陈明楚和他说了算,这件事他得对唐东平负责,孙墨梓和赵仕君也盯着此事,如果他颠倒黑白,只会给自己埋下祸根。

  而且,黄也文也希望查到真正的凶手。纪天仇是他的亲信,跟着自己忠心耿耿,他不希望黄也文死得不明不白。

  陈明楚分析着说:“纪天仇一定是发现了胡孝民的身份,找上门质问。胡孝民恼羞成怒,让共产党动手杀了纪天仇。”

  ps:千言万语化作两个字: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