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六十章 揭露

第六十章 揭露

  陈明楚的分析听起来头头是道,但黄也文一个字也不相信。纪天仇如果发现了胡孝民的身份,应该第一时间向自己汇报,怎么会独自上门质问呢?

  黄也文沉吟道:“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

  如果事情像陈明楚说得这么简单,他会送金条给自己?刚才的金条,就是个烫手山芋。

  再说了,就算按照陈明楚的说法办事,赵仕君也不会答应。76号派系丛生,稍不注意就得罪人。

  唐东平要调南京区,以后他在76号的靠山就没了。虽然陈明楚暗示,孙时俊很欣赏他,但现在他对陈明楚的话,完全不相信了。

  黄也文现在很后悔,早知道唐东平要调走,陈明楚也可能从中捣鬼的话,打死他也不会接这个案子。

  此时在赵仕君的办公室,胡孝民、张挥、陆实声还有夏忠民都在,他们正讨论着纪天仇的案子。

  夏忠民沉声问:“孝民,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仕君缓缓地说:“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就说什么,说错了也没关系。”

  “上午我离开庆福里时,与纪天仇约好,晚上请他吃饭,六点半在愚园路433弄5号碰头。从庆福里离开后,我到了同福里。与史进松在同福里12号,蹲守到下午六点才离开。回到愚园路433弄5号时,差不多六点半,当时在对面,我看到纪天仇从人力车下来,正想跟他打招呼,突然就看到有人向纪天仇开枪。此事因我而起,愿意接受任何调查。至于陶育然逃跑,我一无所知,我仅在庆福里待了一个晚上,还没进入状态呢。”胡孝民像是受到了鼓舞,平静地说。只是说到后面,一脸的委屈。

  陆实声问:“这么说,你看到了杀手?”

  胡孝民点了点头:“对,开枪的是一个人,另外还有人在对面望风。”

  陆实声喃喃地说:“这很像军统的做法啊。”.

  张挥蹙起眉头:“军统为何要杀纪天仇?”

  胡孝民突然说道:“不知道,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提前埋伏在那里。”

  张挥一听,心里一动,说:“他们会不会是杀你?”

  陆实声嗤之以鼻地说:“不可能,胡孝民有什么值得他们杀的?”

  “张科长一说,我也想起来了。纪天仇是背部中枪,也就是说,杀手只看到了他的后背。而我跟纪天仇身材相似,当时天色已晚,他们看错也是有可能的。还有一点,出事后不久,陈明楚突然出现,好像他提前知道愚园路会发生枪击事件。对了,陈明楚当时看到我的样子,非常吃惊,好像死的人应该是我才对。”胡孝民“努力”回忆着,尽量将真相不露痕迹的说出来。

  赵仕君、陆实声听到胡孝民的话,两人双目对视,两人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疑惑。陈明楚还真有杀胡孝民的动机,可是,为何要借军统之手呢?陈明楚又怎么会跟军统勾结在一起呢?这种三姓家奴的事,是要被严处的。

  张挥突然问:“你确定杀手没有尾随纪天仇,还是在愚园路433弄5号附近埋伏?”

  这个问题很着急,如果杀手一路尾随纪天仇,一定是针对纪天仇。但如果是提前埋伏,很有可能是搞混淆了。

  胡孝民缓缓地说:“纪天仇刚下车就中枪,枪手肯定早就埋伏在周围。”

  张挥不解地问:“枪手为何要杀你呢?”

  他现在有些相信胡孝民的判断了。

  胡孝民冷笑道:“我怀疑是陈明楚。”

  赵仕君张了张嘴,但最终没说什么。胡孝民说得也有道理,陈明楚出现在愚园路433弄5号实在不正常。而且,陈明楚也有除掉胡孝民的动机。否则,解释不了胡孝民会引来抗日分子的杀手。

  胡孝民原本以为,76号会调查陈明楚。直到他离开高洋房,赵仕君也没谈论这个问题。

  “你也没回去?”胡孝民正准备离开特工总部时,看到顾慧英也刚走从情报处走出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总得说明情况才行。”顾慧英淡淡地说。

  发生了家门口的枪击事件,她觉得疑云重重,纪天仇早不死晚不死,偏偏死在自己家门口呢?还有胡孝民,偏偏在纪天仇中枪后就回来了。

  最让她起疑的是陈明楚,这个被免职的原一处处长,竟然也在事发后出现在现场。

  “我也向赵主任说明了,纪天仇可能是替我死的。”胡孝民叹息着说。

  “你凭什么这么说?”顾慧英惊讶地问。

  胡孝民笃定地说:“我跟纪天仇的身形相似,如果他们要杀纪天仇,可以在其他地方动手。纪天仇是情报组长,如果不是提前埋伏,杀手能跟得住他?我敢肯定,杀手是提前埋伏的。”

  顾慧英蹙起眉头:“你的意思,杀手是针对你来的?”

  胡孝民说:“当然。”

  “昨天你在庆福里执行任务,有没有出差错?”顾慧英不放心地问。

  “昨天……,我也就去了趟春平茶楼。”胡孝民脸上露出回忆的思索。

  顾慧英诧异地问:“你去春平茶楼干什么?”

  胡孝民随口说道:“也没干什么,就听了场戏,陪夏秘书,还有王阆仙。”

  顾慧英心里一动:“你陪夏秘书听戏,怎么还有王阆仙?”

  接到上峰命令,秘密调查王阆仙的住址。可到现在,她还没有拿到确切情报。没想到,胡孝民竟然与王阆仙昨晚竟然一起听戏。

  胡孝民不以为意地说:“王阆仙就住在春平坊,他经常在春平茶楼,正好遇到了。”

  顾慧英意味深长地说:“如果今天的杀手真是针对你,那就得小心了。”

  胡孝民狠狠地说:“我跟赵主任说了,这次的杀手,九成是陈明楚派来的。他想得到你,必须除掉我。”

  顾慧英一愣,随即又若有所思地说道:“陈明楚……?”

  无论是军统、中统还共产党,都没理由暗杀一个刚加入76号的胡孝民。对76号而言,胡孝民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特务,根本不值得这些抗日势力出手。

  回到家后,顾慧英把刘妈叫到楼上,递给她一张纸条。

  “王阆仙的住址有线索了,你让上峰再去核实。”

  胡孝民无意间的一句话,竟然解决了她的大问题。

  “这么快?”刘妈脸上露出喜色。

  顾慧英随口说道:“胡孝民在春平茶楼见到了王阆仙,得知王阆仙就住在春平坊。”

  刘妈微笑道:“没想到胡孝民也能为我们提供情报。”

  顾慧英摇了摇头:“他只是没经验,告诉上峰,如果要除掉王阆仙,绝对不能在春平茶楼。”

  胡孝民对纪天仇被杀的分析,逻辑严谨,思路清晰,这个人说不定真能当特务。

  “对了,这是上峰的最新任务。”刘妈也从头发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顾慧英。

  “暗杀孙墨梓?”顾桂荣一看,大吃一惊。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