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六十一章 大悟

第六十一章 大悟

  胡孝民虽然没受过专业训练,但他受过教育,学过生意,当过教师,也算走南闯北有过见识。这样的人,如果放在特工总部历练一段时间,未必会比那些训练有素的特务差。

  顾慧英觉得,从现在开始,必须开始重视胡孝民。任何轻视对手的行为,都是愚蠢的。

  顾慧英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刘妈,今天傍晚时,家门口有没有陌生人出现?”

  刘妈笃定地说:“有,而且是两个。隔壁的吴妈、对面的王妈都看到了。”

  老爷有老爷的圈子,佣人有佣人圈子。她找隔壁和对面的佣人打探消息,他们都很乐意告诉她。

  作为中统的“老人”,76号的人还没走,她就开始了这项工作。毕竟,当时好多人在看热闹,正是打探消息的最佳时机。

  顾慧英喃喃地说:“这么说,真是针对胡孝民?”

  如果是针对胡孝民,还真有可能是陈明楚搞的鬼。否则,谁也不会有兴趣对付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刘妈惊诧地说:“你是说,杀手本来是准备杀胡孝民的?”

  顾慧英说:“纪天仇第一次来我家,杀手怎么会在这里埋伏呢?胡孝民怀疑,杀手很有可能是陈明楚派的。”

  刘妈劝道:“你跟胡孝民早点结婚吧,要不然以后这种事还会发生。”

  她与顾慧英之间没有秘密,顾慧英与胡孝民达成的协议,她全清楚。与其说是顾慧英嫁给胡孝民,不如说是胡孝民入赘顾家。而且,就算他们结婚,也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如果因为两人若即若离的关系,让其他男人觉得有机可乘,就会耽误工作了。

  顾慧英平静地说:“我妈在挑日子了。”

  她的语气,像在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与胡孝民结婚,本就不是为了婚姻嘛。

  陈明楚从黄也文处回去后,内心还是很不安。他觉得黄也文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审视凶手一样。

  原本他以为,就算军统失手,也跟自己没关系。可听黄也文的口气,已经在怀疑自己了。

  其实就算黄也文怀疑,原本也没什么关系。毕竟,以他的身份,76号就算知道,也不会真的追究。可偏偏胡孝民毫发无损,死的却是黄也文的手下纪天仇。

  如果他去南京当了区长,倒也罢了,但他只是副区长,被唐东平压着,黄也文恐怕也不会给他面子。

  陈明楚觉得,此时在76号,唯一能倾诉的,只有一同从军统过来的郑士松了。当初,正是郑士松的劝说,他才决意与军统分道扬镳。他也一直把郑士松当成自己的大哥,很多事都会跟他商量。

  郑士松是76号的顾问,就住在西侧的华村,陈明楚晚上提了两瓶酒,去了郑士松家。

  郑士松看到陈明楚很是失落,问:“出什么事了?”

  陈明楚叹息着说:“我到南京区只是担任副区长,区长是唐东平。”

  郑士松虽是顾问,但只顾不问,需要他的时候才会咨询一下,其余时间就当是个空气。

  郑士松说:“你在一处最近没干什么漂亮的活,调南京当副区长已经很不错了。”

  他其实说得很委婉,陈明楚在一处不但没立什么功,反而办砸了几件事。如果他在76号当家,恐怕陈明楚还当不了副区长。

  陈明楚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一脸沮丧地问:“最近这段时间,确实干什么都不顺。郑大哥,这是不是老天爷让我重回蓝衣社?”

  郑士松一听,冷着脸说:“我早跟你说过,不要相信戴立,这种人背信弃义,绝不可相信!”

  陈明楚在76号很失意,竟然萌生重回军统之意,必须坚决消灭这样的苗头。

  陈明楚给郑士松倒了杯酒,突然问:“郑大哥,军统可能有个‘木先生’潜伏在特工总部,不会是你吧?”

  郑士松正端起酒杯,听到陈明楚的话,嗤之以鼻地说:“这只是军统的计谋,你已经上过一次当了,难道还想再次上当?”

  陈明楚执行木头计划时,他当时并不知道。但之后的事情,他还是听说了。光凭曹炳生身上的一张密写纸条,怎么就能确定76号有军统的人呢?

  就算之后何大钧侧面证实,可何大钧身份已经暴露,他的话还能相信吗?

  陈明楚疑惑地问:“新二组的钱鹤庭,会这么高明?”

  他在军统待过很长时间,军统擅长行动,为了杀敌也确实有奉献精神。可是,要论这种算计,军统就要差远了。

  郑士松不满地反问:“你怀疑我是木先生?这一切都是我在背后出谋划策?”

  “不敢。”

  陈明楚嘴里说不敢,但心里一直有所怀疑。

  其实,在第一次看到“木先生”这个名字时,他脑海里跳出的人就是郑士松。

  郑士松冷声说:“我对党国忠心耿耿,可换来的是什么?只不过在76号待了两个星期,重庆就下制裁令。那封电报,你也看了吧?我对戴立只有八个字:违仁背义,男盗女娼!”

  陈明楚把酒一口闷完,“请郑大哥帮我分析分析,这段时间为何会如此不顺利?接下来我又该怎么办?”

  郑士松抿了口酒,缓缓地说:“自从曹炳生被杀后,你就开始不断遇到挫折了。原本可以将新二组一网打尽,可不仅新二组完好无损,你发展的内线也死了,还搭上一个陈培文。为解决危机,你制定了一个木头计划。可是,不仅没能揪出木先生,还搭上了顾桂荣和李修良。你不但被免去一处处长,还无法在76号立足。今天愚园路433弄5号的事情,跟你也有关系吧?”

  陈明楚很是苦恼地说:“事到如此,我也不瞒大哥了。我想借军统之手除掉胡孝民,事成之后,再诬陷他是共党卧底。”

  郑士松骂道:“愚蠢!”

  陈明楚懊恼地说:“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郑士松恨铁不成钢地说:“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你让军统杀胡孝民,为何不留后手?纪天仇死了没关系,胡孝民必须得死!明楚,你也是个老特务了,怎么能犯这样的错误呢?”

  陈明楚叹息着说:“这段时间走背字,连胡孝民都干不掉。”

  郑士松问:“也许,你确实多了一个对手。你跟刘方南接触,难道就没问问?”

  何大钧暴露,陈培文被杀,好好的一手牌,被他打得稀烂。这看似偶然,实则必然。陈明楚可能没注意,但他知道,有一名无形的手正在暗中算计陈明楚。

  陈明楚突然恍然大悟:“你的意思,军统那边来了个高人?”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