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六十五章 劝导

第六十五章 劝导

  在情报工作中,哪怕比对手提前一分钟获得情报,形势也可以逆转。

  王阆仙刚死,顾慧英就知道了苏光霄的底牌,确实很幸运。她很庆幸,胡孝民进入特工总部,还是有作用的。不仅能当挡箭牌,还能给自己提供情报。

  “科长,下午有行动吗?”胡孝民身子向后仰,轻声问。

  根据张晓如的安排,此时张挥应该收到了中共的情报才对。

  “没有。”张挥摇了摇头。

  他确实收到了消息,发现陈明楚与重庆的人来往。陆实声让他亲自盯梢,张挥自然不敢怠慢。

  这次的行动,他没打算让胡孝民参加。倒不是怀疑胡孝民,而是觉得胡孝民作为一个新人容易坏事。

  胡孝民参加同福里的监视,结果军统的人溜了。他去庆福里监视共产党,结果共产党又跑掉。好不容易发现中共交通站,如果让胡孝民参加又黄了,他面子上也过不去。

  而且,胡孝民与陈明楚有矛盾,容易感情用事。

  陆实声叮嘱他,一定要好好办几个案子,让新来的苏光霄看看,谁才是情报一科能干事的。得知唐东平要去南京后,张挥就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坐上情报一科长的位子。

  胡孝民也没再多问,不该问的不问,就算问了张挥也不会说。

  这种事,只能旁敲侧击。散会后,胡孝民找到史进松,约他晚上一起吃饭。

  “在哪吃?”史进松随口问。

  “大三元怎么样?”胡孝民笑道,今天他们都得了笔意外之财,应该庆祝一下。

  一起吃饭喝酒,不仅能加深感情,还能趁机获取情报,实为一举两得。

  史进松眼神突然黯淡无光,叹了口气:“晚上估计没有这个口福,有任务,下次吧。”

  “再有任务也得吃饭嘛。”胡孝民笑道。

  “这次还真不行,不知道目的地,也不知道要多久。”

  “那行,任务重要,咱们兄弟下次再约。”胡孝民不再坚持。

  史进松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下次我请。”

  回到家后,顾慧英把刘妈叫到楼上,让她整理自己房间。刘妈是佣人,她是小姐,两人在家里要见个面,实在容易得很。

  顾慧英急切地说:“苏光霄成了情报处长,他在中统还有人,知道王阆仙是中统制裁的,并且断定,中统在76号有卧底。”

  顾慧英的话,让刘妈顿时也紧张起来。她是顾慧英的交通员,如果顾慧英暴露,她同样有危险。

  刘妈很快冷静下来,平静地分析道:“我们与苏沪区保持单线联络,就算苏光霄在中统有人,也未必能查到情报来源。我担心的是苏光霄会在情报处调查,毕竟知道王阆仙的住处的人不多。如果胡孝民告诉别人,你知道王阆仙住在春平坊,那就麻烦了。”

  顾慧英轻声说:“胡孝民下午拿话试探我了。”

  胡孝民才加入情报处,就朝着职业特务的道路狂奔了。她很担忧,胡孝民以后会不会成为自己最大的对手。

  刘妈眉毛一跳,声音瞬间变了:“他怀疑你了?”

  顾慧英摇了摇头:“那倒没有,应该是下意识的询问。”

  应该说,胡孝民看待事情非常敏锐。王阆仙才死,他就在搜集线索,可见胡孝民很有天赋。可以预见,胡孝民将成为一名优秀的特务。

  刘妈缓缓地说:“如果真到万不得已,可以把责任推到胡孝民身上……”

  胡孝民只是顾慧英的挡箭牌,为了顾慧英的安全,可以随时牺牲胡孝民。哪怕胡孝民是顾慧英的未婚夫,甚至以后可能是丈夫,但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绝对不能感情用事。

  顾慧英摇了摇头:“不行,这样反而会把我牵连进去。”

  如果胡孝民有问题,她也会被调查。胡孝民能经受住调查,她就未必了。

  刘妈急道:“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顾慧英冷静地说:“你尽快把情报送出去,我先劝劝胡孝民,不行再另想办法。”

  这个时候,不仅不能把胡孝民推出去,反而要保护好胡孝民。

  胡孝民吃过饭后,原本想找顾慧英聊天。可顾慧英放下碗就上了楼,作为顾家的准上门女婿,胡孝民不适宜跟着上楼。

  看到刘妈上楼时,胡孝民原本想让她给顾慧英带句话,可话还没出口,刘妈就已经到了楼上。

  “刘妈,慧英睡了吗?”胡孝民只好等着刘妈下楼,他房门虚掩着,听到脚步声,连忙走了出来。

  刘妈在楼上待的时间很短,胡孝民并没觉得异常。佣人嘛,给小姐整理房间是应该的。

  “小姐在看书呢。”刘妈看到胡孝民,礼貌地笑了笑,说。

  “你跟慧英说一声,我上去跟她说说话。”胡孝民说。

  “好,姑爷稍等。”刘妈转身上了楼。

  等刘妈通报后,胡孝民才进了顾慧英的闺房。如果没订婚,胡孝民是绝对不会上楼的,现在上楼找顾慧英说说话,倒也不会引起其他人怀疑。

  顾慧英的房间在二楼头端,与顾志仁夫妇的房间隔着走廊。她的房间很清静,平常除了刘妈,也没有其他人进来。

  胡孝民对顾慧英下午的表现,还有些疑惑,他想找机会再次试探。看到顾慧英后,问:“晚上看电影吗?”

  这是个装扮得很精致的房间,用屏风隔成了两间,里面有张很大床,铺着粉色的被褥,蚊帐是紫色的,很洋气。床头有一个欧式的梳妆台,有一面很大圆镜,镜前胡乱摆放着顾慧英的化妆物品。

  外面摆着一套西式沙发,还有一张白色的茶几,顾慧英正懒洋洋地靠在长条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良友杂志。茶几上有个水果盘,旁边摆着一个吃完的苹果芯。

  胡孝民虽然只是扫了一眼,但房间内的一切已尽收眼底。他不禁有些疑惑,刘妈不是上楼整理房间么?看这样子,似乎也没整理嘛。

  顾慧英正想找胡孝民,见他上来,就将话题往苏光霄身上引:“苏光霄当了情报处长,你还有心思看电影?”

  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我们已经订婚,难道他还敢强抢不成?”

  顾慧英叮嘱道:“苏光霄手段高明,而且阴险毒辣,你可得小心点。”

  胡孝民“愤慨”地说:“除非他假公济私,否则我才不怕他。”

  顾慧英平静地说:“他完全可以借手里的权利,让你跳进他挖好的陷阱。”

  胡孝民“满不在乎”地问:“比如说呢?”

  顾慧英好整以暇地说:“比如说今天王阆仙的事情,苏光霄为什么会告诉你,他在中统有内线?还怀疑特工总部有中统的卧底?以他对你的态度,绝对不是看重你吧?”

  胡孝民“惊诧”地问:“难道这是在设陷阱?”

  他倒觉得,当时苏光霄得意忘形,想在自己面前显摆。苏光霄当时说完后,其实是很后悔的。

  顾慧英淡淡地说:“如果苏光霄找不到中统的卧底,或者他将你顺便安个中统卧底的名号,你觉得能解释得清吗?”

  胡孝民几乎是“尖叫”着说:“我跟中统一点关系也没有!”

  顾慧英一说,他就知道,苏光霄完全可以这样做。借着王阆仙一案,可以不露痕迹的达到他的险恶目的。

  自己现在还有中共嫌疑呢,如果再加上一个中统嫌疑,不知道赵仕君会不会放弃自己?

  在76号,如果被赵仕君怀疑,不要说立足,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

  顾慧英说:“王阆仙死在春平坊,是不是因为中统提前知道了消息?而你,是不是知道王阆仙住在春平坊?所以,说你是中统卧底,就算别人不相信,至少夏忠民说不出什么。一旦苏光霄对付你,夏忠民未必会帮你。”

  胡孝民觉得很委屈:“可我不是中统的人啊,而且,我也告诉你了。如果我是中统卧底,你肯定也是。”

  “不该说的别说,不该听的别听,你忘记之前的原则啦?你要是在特工总部这么嚷嚷的话,正合苏光霄之意。”顾慧英的眼神未见一丝慌乱,只是嗔恼地瞪了胡孝民一眼,娇嗔着说。

  “我不说,夏忠民也有可能说啊。”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啊。再说了,这种事,人家主动来问你,比你先去告诉别人要好。如果有人问起王阆仙的事,你也要坚定地告诉对方:从来没跟人说起过。这既是给你免去麻烦,也是减少苏光霄与我接触的机会。”

  顾慧英故意说起苏光霄,就是想提醒胡孝民,哪怕是违心,只要是不给苏光霄机会,也要做!

  “好吧,别人不问我就不说。就算问我,关于王阆仙的事,也从来没跟人提过。”胡孝民经过“深思熟虑”后,郑重其事地说。

  “这就对了嘛。”顾慧英狡黠一笑,顿时满室皆春。

  “这下可以去看电影了吧?”胡孝民看得一“呆”,突然问。

  ps:今天休息一下,只有一更,昨天情人节没送礼物被打了,伤心中。刚才看评论,有人说组座用错了,只能用在高级职务的人身上。刚开始时,确实如此。比如说委座,总座的。但胡孝民时代,这个词已经泛滥了,就好比现在的“老板”、“老总”,是个人都可以称呼。当时的连长,都能称“连座”的,钱鹤庭这个组长,好歹也是个校级军衔,不信可以百度。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