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六十六章 怀疑

第六十六章 怀疑

  胡孝民与顾慧英都在互相试探对方,两人都精心伪装着,尽量不露出破绽。

  胡孝民对顾慧英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会掰开、揉碎,仔细研究。

  顾慧英的话,看似为自己好,同时也与自己撇清了关系。顾慧英或许觉得不露痕迹,但胡孝民是个心思极为缜密之人,早就对她产生了好奇心。

  从一开始,顾慧英就把话题引到了苏光霄身上。也就是说,顾慧英最关心的,或者最紧张的,正是苏光霄。

  顾慧英是情报二科的人,为何要紧张苏光霄?担心他骚扰?还是担心王阆仙的案子?

  还有刘妈,她在楼上整理顾慧英的房间,可房间并没有整理的痕迹。而且,刘妈在顾慧英房间待的时间似乎也短了些。她是在整理房间?还是有其他事情?她们之间,是不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胡孝民没问,但他在心底的那个问号,更强烈了。

  虽然不敢确定顾慧英就是中统的卧底,但她引起了胡孝民极度的好奇。联想到自己打入顾家之后的种种事情,胡孝民相信,顾慧英不是真正的汉奸。她之所以加入76号,或许有难言之隐。

  这样的结论,让他的心情瞬间变得异样起来,他很好奇,顾慧英到底是什么人?以后,要逮住一切机会,解开这个谜团。

  “下次吧。”顾慧英灵动的眼睛眨了眨,笑魇如花。

  她倒没发现胡孝民的破绽,毕竟胡孝民给她的印象,就是从宁波过来,想完成上辈指腹为婚意愿的乡下人。

  胡孝民没有再要求,真要跟顾慧英看电影,他也会紧张呢。他也希望,两人之间的关系能适可而止。

  他转而问:“你跟苏光霄熟,这个人怎么样?”

  “这个人可不简单,原来是中共,领导过青岛纱厂罢工,还在苏联留过学,列席过中共六大。对了,他与赵仕君是同学。但后来叛变,加入中统。早年间,赵仕君关在南京走马巷中统特工总部侦查股时,他既为行动股长。这次从为中统上海潜伏组的负责人(副区长)兼侦行科长和中统局行动总队队长。”

  就算胡孝民不问,顾慧英也想提醒胡孝民,苏光霄是一个很可怕的人。这样的人投靠特工总部,对她是场灾难,对胡孝民也未必是好事。

  “三姓家奴啊。”胡孝民一脸轻蔑地说。

  一个布尔什维克,叛变革命,掉转枪头残杀我党人士。日本人打进来后,又叛变投敌,加入76号。这样的人,不管能力再强,他都是瞧不起的。

  “你可别轻视他,苏光霄在中统期间,他经手抓获或杀害的共产党,有好几百人。”顾慧英提醒道。

  胡孝民吓了一跳:“好几百?”

  这个数字真把他吓住了,这么大的数字,苏光霄手上得沾多少共产党人的鲜血?

  顾慧英缓缓地说:“苏光霄在中统,可有‘混世魔王’的绰号。”

  要不是这样,苏光霄也不可能担任中统苏沪区行动总队队长。

  胡孝民冷哼道:“他还真是个混世魔王。”

  顾慧英提醒道:“你在庆福里监视共产党,结果共产党跑了,现在你又知道王阆仙的住处。以苏光霄的手段,无论利用哪一条,都能置你于死地。告诉你苏光霄的事,不是让你跟他对着干,而是让你提防他。以后在情报处,最好夹着尾巴做人。”

  胡孝民嘟哝着说:“我可不当缩头乌龟。”

  他虽痛恨苏光霄,但不会轻视苏光霄。轻视对手,就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自从入党的那一天开始,胡孝民的生命就不再属于自己。党让他牺牲的时候,他才能牺牲!只有为国家、为民族的解放事业,他才能牺牲!

  看到胡孝民的声音明显小了,顾慧英抿嘴一笑,知道怕就好。

  黄也文晚上去了趟赫德路与星加坡路口的昌平书店,出发之前,黄也文精心化装。他换上了平常很少穿的长衫,为了看上去像文化人,也戴着眼镜和礼帽。下颌沾了假胡须,戴了假发才出门。

  黄也文去书店,当然不会是为了买书,而是为了接头,与锣鼓接头。

  黄也文走进去,看到同样戴着眼镜,穿着灰长衫的中年男子,问:“孟老板,新版康熙字典有吗?”

  昌平书店的老板姓孟,大名孟幸意。这里是上海地下党的一个交通站,孟幸意是负责人。同时,他又是76号的“锣鼓”,是黄也文安插在中共的内线。

  当然,他的眼镜是真的,孟幸意是个真正的近视眼。

  孟幸意扬起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刚到,还没摆出来,里面请。”

  等黄也文走进去后,他将店门锁上,门外挂了个“暂停营业”的牌子。

  “陶育然怎么知道消息的?”黄也文走到里面,迫不及待地问。

  他现在最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的监视一直没露出破绽,陶育然怎么就知道了呢?

  孟幸意郑重其事地说:“76号有中共的潜伏小组!”

  “什么?潜伏小组!”黄也文惊讶得像头顶炸了个响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76号有中共的情报员已经很令人吃惊了,怎么可能还有潜伏小组呢?

  孟幸意凝重地说:“对,这个潜伏小组的重要成员,昨天牺牲了。”

  黄也文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喃喃地说:“纪天仇?”

  昨天76号只死了一个人:纪天仇。他没想到日防夜防,结果自己最信任的手下,竟然是共产党。

  黄也文实在难以接受,纪天仇怎么会是共产党呢?怎么能是共产党呢?纪天仇如果是共产党,自己也有失察之责啊。

  孟幸意点了点头:“好像是姓纪,上海地下党决定,给他举行一个秘密追悼会,他的家人也会接到苏区照顾。”

  黄也文低声吼叫道:“混蛋!”

  孟幸意突然又说出一个重磅消息:“中共可能在暗中调查我了。”

  黄也文惊叫道:“怎么会?”

  孟幸意是他的杀手锏,如果他的身份被共产党知道,只有一种可能:清除。共产党在对待叛徒方面,绝不会手软。

  孟幸意轻声说:“他们已经知道,内部有人给76号传递情报。组织上,也找我谈过一次话。”

  黄也文安慰道:“或许只是例行调查,你还在这里,说明还没怀疑你。上海地下党最近有什么行动?”

  孟幸意说:“他们在联系各界,准备送一批抗日人士到苏北。”

  黄也文叮嘱道:“留意运送时间,最好能查到他们的运送线路。这些都是真正的抗日分子,绝不能让他们去苏北参加抗日。”

  孟幸意点了点头:“没问题,有些人会通过我这里转移,他们什么时候走瞒不过我。”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