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六十七章 真心

第六十七章 真心

  外面的**,黄也文并不担心。**不比军统,他们很少有暴力行动,只是暗中宣传抗日、倒腾物资、运送人员,很少直接搞破坏。

  但内部的**,必须铲除!这是赵仕君和孙墨梓多次强调的,一个**,能让76号所有的工作全部白费。

  黄也文曾经很信任纪天仇,但纪天仇却成了**。这件事,他必须给所有人一个交待,必须把隐藏在76号的**潜伏组揪出来!

  如果不挖出来,他这个情报一科的科长,也是干到头了。

  黄也文说道:“接下来最重要的任务,是查清潜伏小组的情况。”

  既然是潜伏小组,自然不止一人。除了纪天仇外,还有哪些人呢?黄也文脑海里,迅速整理着纪天仇的人际关系。如果纪天仇是**,平常与他走得近那些人,都有可能是**!

  除了这些人之外,其他所有人都有嫌疑。有些人为了掩人耳目,故意与纪天仇作对,也是有可能的。

  孟幸意摇了摇头:“潜伏小组的情报,我很难接触到。”

  他是这个交通站的负责人,与交通员交谈时,偶尔能知道一些情报。但潜伏小组属于机密,要不是纪天仇牺牲,他也不会知道纪天仇的真正身份。

  黄也文叮嘱道:“尽力而为,这比破获地下党组织更重要。”

  离开昌平书店后,黄也文表现得很谨慎。他手里拿着一本新买的书,步行出来后,朝着南边走,没有拦车,而是进了不远处的晋元公园东门。

  公园里有不少人,走进去后,光线变得很暗。而且公园内四通达,就算再老练的特工也会跟丢。况且,黄也文本身也是个优秀的特工,他与孟幸意见面,不仅化了装,还要尽量隐藏自己的行踪。

  公园虽然是不少人,但对黄也文来说,显得很安静。他拿着坐,找了个阴暗的角落坐着。掏出烟,默默地抽了好几根。

  与“锣鼓”接头,黄也文只想确诊陶育然逃跑的原因。哪想到,孟幸意却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

  孟幸意是他安插在**的内线,又是昌平书店这个交通站的负责人,他提供的情报,黄也文从不怀疑,也从来没有出过错。

  既然孟幸意说纪天仇是**,那纪天仇一定就是**。孟幸意说76号有**的潜伏小组,那肯定也是有的。

  回去之后,黄也文得第一时间向苏光霄报告。唐东平走后,黄也文必须第一时间紧跟新来的处长。否则,他这个情报一科长也岌岌可危。

  除了报告76号有**的潜伏小组,还得有应对方案吧?纪天仇之前深得他信用,得把自己择出来吧?

  原本他在查着王阆仙的案子,突然又多了个**的案子,哪个案子没办好,他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在脑子里将最近发生的事情理顺后,黄也文才从晋元公园的南门离开。他拦了辆人力车,去了静安寺路,又换了次车,才到极司菲尔路76号。

  “纪天仇是**?”苏光霄听到消息时,吃惊得站了起来。

  他以前也是**,当然知道**的情报工作如何厉害。别看现在军统、中统、特工总部搞得轰轰烈烈,真要论起来,都不如**。

  黄也文笃定地说:“我在**的内线‘锣鼓’报告,上海地下党在76号有一个潜伏小组,纪天仇是其中的重要成员。”

  “查,一定要把这个潜伏小组挖出来!”苏光霄怒声说。

  他是**早期党员,太了解地下党组织了。不要说一个潜伏小组,哪怕只有一个潜伏者,也能造成巨大的破坏。当年**在徐恩增身边安插一个卧底,关键时刻挽救了**的中央,要不然,现在哪还有什么**呢?

  黄也文斩钉截铁地说:“请处座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个地下党组织连根拔起!”

  这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向苏光霄证明他的能力。

  苏光霄问:“王阆仙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黄也文问:“正在暗中摸底,处座那边有消息么?”

  苏光霄不耐烦地说:“这次的情报,一定是我们内部提供的消息。你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我身上,先把内部整顿好。”

  黄也文担忧地说:“是。中统和地下党都有人打入内部,军统不会有也有人吧?”

  苏光霄说:“我们要时刻提防,但又不能草木皆兵。你安心调查**潜伏小组,中统卧底的事,交给其他人去查。”

  这些烂事都是唐东平留下来的,他刚上任,查出来是自己的功劳。查不出来,全是唐东平的责任。

  陈明楚与刘方南晚上也碰了头,他们约在四马路会乐里的长三堂子。在这里谈话,虽然花费会多些,但胜在安全,而且有姑娘服侍,既谈了事,又享受了,一举两得。

  刘方南笑着说:“明楚,你交待的事,我们可办好了。”

  钱鹤庭告诉他,按照陈明楚的情报,新二组在晚上六点半,将回愚园路433弄5号的男子击毙了。从那人的身形来看,应该是胡孝民。

  同时,钱鹤庭也提醒他,不能总是一味答应对方的条件。要让陈明楚有危机感,至少也要留下证据,让陈明楚不敢悔约。

  刘方南却不以为然,他觉得应该坦诚相见,只要拿出真心,一定会换来他们回头。

  陈明楚拱了拱手:“虽然杀错了人,但还是要感谢刘兄。”

  刘方南惊讶地说:“杀错了人?时间、地点都对,怎么会杀错呢?”

  陈明楚望着刘方南,觉得他不像是说假话。他对刘方南还是比较了解的,这是一个实诚人。

  陈明楚叹息着说:“可能是天意吧,胡孝民约了纪天仇,结果纪天仇比胡孝民先一步到。”

  刘方南缓缓地说:“不管如何,我们的诚意有了,剩下就是你和郑先生的了。”

  陈明楚大言不惭地说:“我很快要去南京上任,虽然只担任副区长,但肯定能为党国再出力。当然,我一切都以郑大哥马首是瞻。”

  刘方南感慨道:“明楚能这样想,真乃党国之幸。我相信郑先生,依然心怀党国。”

  陈明楚突然问:“方南兄,我听说新二组最近有一个人很是能干。曹炳生死在他手里,何大钧也应该死在他手里。”

  刘方南笑着说:“怎么,你想认识一下?”

  陈明楚的态度转变得很快,令他心情非常好。人与人之间,只要真诚相待,换回的肯定也是真心实意。

  ps:求票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