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七十七章 棘手

第七十七章 棘手

  石平万手一挥,旁边几人看到手势后,互相点头示意一下,站起来走出了舞厅。他们分散着走出去,形成一个半圆形,准备围堵胡孝民。

  胡孝民的任务是监视石平万,石平万进了舞厅,胡孝民没跟进来,肯定在附近躲着。

  胡孝民才加入特工总部,还没单独执行过监视任务,像这样的新人,最有可能就在惠尔登舞厅门口傻守着。

  惠尔登舞厅门口虽有个霓虹灯,但周围还是很暗,以他们的手段,把胡孝民“修理”一顿,保准他不知道是谁干的。就算胡孝民知道,他又能说什么?敢说什么?

  然而,门口没看到胡孝民,在外面转了一圈,还是没找到胡孝民。他们与胡孝民见过面,自然认得。难道胡孝民没来?这是情报处给的任务,胡孝民敢违抗不成?

  再三确认,甚至到惠尔登舞厅后面查看之后,还是没有发现胡孝民的行踪,只好向石平万报告。

  石平万一听,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胡孝民还算识时务。”

  在他看来,胡孝民就是胆怯逃跑了。今天晚上没收拾了胡孝民,明天自有苏光霄收拾他。

  马英良笑道:“他毕竟是个新人,又是从外地来的,哪见过如此场面?”

  石平万觉得一拳打在空气上,很是无趣:“苏光霄不是说要来么?人呢?”

  马英良随口说:“苏光霄晚上恐怕没空,他在中统有内线,能查出真正的内奸,现在恐怕是去接头了。”

  石平万一听,脸色顿时大变。只不过在黑暗中,马英良没注意。此时的石平万急张拘诸,对胡孝民顿时失去了兴趣。

  胡孝民当然在外面,只不过,他并没在惠尔登舞厅的门口。二处的人一出来,他就发现了。以他的经验,要避开这些人还是很容易的。

  他躲在暗处,对方在明处,不要说避开他们,哪怕将他们全部击倒,以胡孝民的实力也能做到。他的目标是石平万,击倒这些人,对胡孝民一点好处也没有,反而会惹上麻烦。

  亏本的买卖,胡孝民不能做。这就像掮客,不戴“帽子”,至少也要赚佣金。没赚到佣金,也得赚个名气。如果什么都没赚到,还做什么生意呢?

  在外面蹲守枯燥乏味,最能磨练一个人的意志。从傍晚开始,一直到深夜,胡孝民的目光始终没离开过惠尔登舞厅。

  直到十二点多,石平万一行人才走出惠尔登舞厅。石平万住在华村,胡孝民一直看到他进了76号的大门才转身回去。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

  回顾家前,胡孝民习惯性绕到延年坊7号。那里距离顾家不算远,夜深人静更有利于隐蔽。

  刚到延年坊,胡孝民就看到了张晓如留下的暗号:m。他将暗号顺手擦掉,进到延年坊7号时,果然看到了门槛内有一封信。

  信的内容很简单:表哥病故,灵柩已经运回故里,他的遗物已处理,勿念。

  胡孝民知道,这是上海地下党已经处决了叛徒。这信有可能是晚上送来的,对张晓如来说,晚上来延年坊更安全。或许,那个叛徒正是死于今晚。

  虽然不能再利用这个叛徒,但组织清除一个叛徒,终究还是件好事。唯一的遗憾是,没能亲手除掉这个叛徒。

  至于“遗物”,指的是叛徒最后一次发出的暗号或者情报。这是叛徒最后一次为组织作贡献,之前他让黄也文知道,76号有地下党的潜伏小组,纪天仇是小组成员。这次,恐怕会让黄也文更加恐慌。

  将信烧掉后,胡孝民开始化装。虽是晚上,但只要去死信箱,必须得化装。

  从延年坊7号到益寿坊之间的小巷子,只有几分钟距离,为了安全,胡孝民要从益寿坊绕回来,整个过程得半个小时。

  对胡孝民来说,任何事情都没有安全更重要。为了安全,多绕点路,多花点时间,都是值得的。

  如果将安全当成一笔生意,无论投入多少,都是只赚不亏。

  钱鹤庭的情报,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与刘方南一起来上海的杨常年同志被捕了!而且,钱鹤庭与刘方南失去联络。钱鹤庭让胡孝民设法打探刘方南的线索,如果落到76号,要设法营救。

  那个人,正是胡孝民在远东旅社遇到的那位身材魁梧的男子。此时胡孝民才知道,那人叫杨常年,河北新城人,今年五月刚参加军统工作。这次陪刘方南来上海,原本只担任警卫工作,没想到失手被捕。

  胡孝民觉得很棘手,难道是陈明楚反悔?可他妹妹还没到上海,而且陈明楚也启程去了南京,纪天仇一案,似乎与陈明楚再没关系。

  回顾家前,胡孝民在不远处特意吃了碗馄饨。既是因为确实饿了,也是因为胡孝民想留下自己的轨迹信息。如果有人想知道他什么时候回去的,可以来馄饨摊打听。

  依然是从后门进去,虽然胡孝民的动作很轻巧,但还是惊动了顾慧英。她听到动静下,披着睡衣就下了楼。

  “你怎么还没睡?”胡孝民惊诧地说。

  他其实知道顾慧英的担忧。石平万严重警告过自己,但还是坚持监视。顾慧英恐怕是担心,他能不能活着回来吧。

  顾慧英嗔恼地说:“还不是担心你?”

  她一晚上都没睡,生怕胡孝民永远回不来了。对她来说,就算是已经加入76号的胡孝民,都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因为中统的行动,而伤及胡孝民的性命,那就太遗憾了。

  胡孝民压抑着兴奋:“谢谢你的担心,我很高兴。”

  他在每个人面前,都必须表现得与他的身份相符。与顾慧英在一起,既要在内心保持距离,又得让顾慧英觉得,他是贪图她的美色才愿意留在顾家、才加入的76号。

  “晚上没出意外吧?”顾慧英将头扭到一旁,对她来说,胡孝民只是恰巧出现的工作伙伴。

  或许,有朝一日她会嫁给胡孝民,但那也是为了工作不得已为之。他们之间,永远都有一道无形的鸿沟。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