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七十八章 一辈子

第七十八章 一辈子

  胡孝民晚上监视石平万,而对方又知道了此事,甚至还威胁胡孝民,她当然担心。在石平万恼羞成怒之下,胡孝民就算不死,也只剩半条命。

  胡孝民摇摇头,解释道:“我怎么会出意外呢。石平万与马英良等人在惠尔登舞厅玩耍,我远远地待在外面,直到他回去,我才回来。”

  听得出来,顾慧英对自己很关心,还是那种带着些许愧疚的关心。或许顾慧英认为,正是因为她,才让自己陷入危险。

  顾慧英放了心,突然调皮地笑了笑,揶揄道:“怎么不进去看看?”

  胡孝民连忙道:“我又不傻,石平万中午就针对我,要是进去岂不是自取其辱?搞不好,被人打断腿再拖出来。”

  “我还以为你想充英雄呢?”顾慧英莞尔一笑,她终于放了心,胡孝民惜命就好。

  在76号当特务,就怕不懂惜命。一心只想抓捕抗日分子,当然可以立功升职,但也很危险。因为这样的人,都是抗日组织消灭的对象。如果胡孝民“不懂事”,死在中统手里也不是不可能。

  胡孝民看得一“呆”,突然说:“饿吗?外面有个馄饨摊。”

  顾慧英轻轻摇了摇头:“这么晚出去不太好。”

  胡孝民转身从厨房拿了两个碗:“你等着,我买回来吃。”

  没过一会,胡孝民就会回来了,但他只带了一份,另一个碗当盖子捂在上面。

  顾慧英却拿出两个碗和勺子:“一起吃吧。”

  胡孝民不忍拒绝:“我……好。”

  倒不是他好吃,也不是想跟顾慧英多待一段时间,而是他现在的人设,必须得想尽一切办法与顾慧英多接触。

  这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心里想的,与嘴说的得不一样。自己的举动,每次都违心。他的表里,必须判若两人。

  这对胡孝民的心理素质,是极大的考验。况且他现在身份复杂,不仅是76号特务,还是军统特工以及共产党地下工作人员。无论哪一层面具出了问题,都会带来致命的危险。

  两人共吃一碗馄饨,在外人看来很罗曼蒂克。但胡孝民和顾慧英却显得小心翼翼,每一句话说出口之前,都要酝酿许久,他们都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顾慧英拿出起勺子,轻轻地将馄饨送到嘴边,优雅地吃下后,才问:“明天……还要盯石平万?”

  胡孝民监视石平万,每时每刻都很危险。中统已经放出消息,最多二三天,苏光霄就会收到消息。

  这次中统不仅能借机寻找向苏光霄传递消息的告密者,还能误导苏光霄,让他把石平万定为“中统内奸”。虽然胡孝民不是中统的人,但他的行为,无形中协助中统完成了这次任务。

  胡孝民说:“当然。”

  顾慧英叮嘱道:“要注意安全,如果可以,推掉任务。石平万在特工总部根深蒂固,得罪他会很麻烦。”

  胡孝民沉声说道:“想出人头地,就得冒险。”

  顾慧英说:“白天我不担心你,可晚上的监视,一定要小心,敷衍一下就行。”

  胡孝民望着顾慧英,缓缓地说:“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顾慧英将头一偏,轻声说:“我跟你之间的关系,你应该清楚吧?”

  胡孝民是她的挡箭牌,保护胡孝民,其实就是保护自己。况且,这次确实是利用了胡孝民,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胡孝民点了点头:“知道,我不干涉你的事,只在伯父、伯母面前演戏。哪怕就是以后结婚,也不同房。”

  其实,如果他与顾慧英结婚,如果时间长的话,可以做真夫妻。但是,胡孝民希望做假夫妻,他与顾慧英结婚,也要承受很大的压力。不管如何,顾慧英都是汉奸。

  顾慧英诚挚地说:“谢谢你的理解,以后我会补偿你的。”

  胡孝民的话,非常合乎她的心意。两人做假夫妻,瞒过父母,瞒过所有人,实在太好了。只是,胡孝民要受点委屈,让她于心不忍。

  胡孝民笑着说:“这可是你说的。”

  顾慧英白了胡孝民一眼,嗔恼地说:“你可别想歪了。”

  胡孝民“惊诧”地说:“我想歪什么了?你以后补偿我,就是欠我一人情呗。真要有什么事求到你头上,可不能不帮。”

  顾慧英脸上一红,缓缓地说:“我确实欠你人情,天大的人情,可能一辈子也还不清的人情。”

  刚才还真是她想歪了,以为胡孝民想趁机占自己便宜。

  胡孝民意味深长地说:“那就还一辈子。”

  顾慧英赶紧转移话题:“今天早上的人力车夫,你认识?”

  胡孝民笑道:“对,以后他是我的早包车。”

  顾慧英提醒道:“以后还是分开上班,你坐包车,先去九风茶楼转一圈,免得被人怀疑。”

  她的工作单位是极司菲尔路55号的招待所,而胡孝民是掮客,每天早上要去九风茶楼。如果两人同出同入,很容易引起家里人的怀疑。

  胡孝民在监视石平万的时候,情报一科的科长黄也文,再次去了昌平书店接头。他现在压力很大,纪天仇死了,中共潜伏组一下子断了线索。

  原本调查中统内奸的案子,也交给了张挥,如果他不能尽快把中共潜伏组查出来,他这个科长的位子可能不保。

  “孟老板呢?”黄也文走到昌平书店,看到里面的伙计正在盘货,孟幸意却不见踪影,他顿时紧张起来。

  “孟老板回江苏老家了,把店盘给了我。这位先生需要什么书,鄙人姓王,新店开业,九折优惠。”说话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留着山头胡子的老者。

  “回江苏老家了?”黄也文喃喃地说。

  “先生要什么书?”王老板问。

  “不必了,多谢。”黄也文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孟幸意怎么能走呢?为何没提前通知?是身份暴露?还是紧急转移?

  从刚才王老板的语气,可以看出,中共已经放弃了这个交通站。是什么原因,让中共突然放弃租界内的交通站?

  ps:什么都不想说了,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