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八十一章 麻烦

第八十一章 麻烦

  原本不应该由胡孝民这个新人去提人,可情报一科的人,中午都喝高了,有几个还吐了,让他们去提人,会让人觉得76号都是帮酒囊饭桶。胡孝民今天刚担任情报组长,有任务派他去,也是合情合理。

  “保证完成任务!”胡孝民坚定地说。

  听到是军统的人,胡孝民马上想到了杨常年。他很奇怪,军统在公共租界中央捕房也有人的,每个人还给他们发津贴,为何不能把人捞出来呢?

  陆实声叮嘱道:“好好干,不要出差错。”

  胡孝民坚定地说:“请处座放心,绝不给您丢脸,绝不给情报处丢脸!”

  从陆实声办公室离开后,胡孝民准备再去趟张挥的办公室。中午张挥虽然喝高了,但自己的任务,还是要向他报告。

  张挥今天刚上任,中午所有人都向他敬了酒,哪怕他酒量再好,回到情报处后也顶不住了。还在门口,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里面鼾声如雷。

  “科长,科长!”胡孝民进去叫了两声,张挥毫无反应,只好带上门退了回去。

  接到陆实声的命令,他报不报告都可以。但报告了,就是摆正了态度。哪怕张挥没听到,都没关系。

  事实上,胡孝民走出去时,张挥眼睛张开看了一眼,隐约看到了胡孝民的背影。

  “下午有任务?”

  胡孝民正准备出去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黄也文的声音。他号称笑面虎,但此时脸上已经挤不出笑容。

  如果说情报一科还有一个人比较清醒的话,应该就是黄也文了。他也很想借酒浇愁,但周围所有人都兴高采烈,他就算想喝也喝不下。中午的酒,对他来说非常苦,苦得难以下咽。

  胡孝民点了点头:“对。”

  不管黄也文之前是不是陷害过他,现在黄也文还是副科长,是他的上司,当面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黄也文想笑却没笑出来,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问:“什么任务?”

  之前他向苏光霄报告过,庆福里陶育然逃脱,胡孝民有间接责任。排查特工总部的中共潜伏组,他认为胡孝民也是有中共嫌疑的。

  哪想到,胡孝民非但没有事,自己这个科长反倒成了副科长。一朝天子一朝卧,唐东平走了,他也下台,原本没什么好说的。但胡孝民这个新人,才几天功夫就当了情报组长,这让他很郁闷。

  自己落难他可以接受,但别人升迁就很不舒服。这个时候,他希望所有人都比他惨,谁要是比他过得好,就是他的仇人。

  胡孝民笑了笑,没有吭声。黄也文现在不是科长了,自己的任务可不能告诉他。虽然这任务不算什么机密,但不说,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

  “我在调查中共的案子,你今天抽时间,将庆福里的行动,写一份详细报告。”黄也文淡淡地说。

  胡孝民的无声回应,深深地刺激着他。自己好歹也还是副科长吧?胡孝民仗着有张挥撑腰,就敢如何不敬?

  之前他拿出了陈明楚的钱,只想让胡孝民有中共嫌疑。现在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希望坐实胡孝民中共身份,反正中共潜伏组多一个不多。

  “好,下班之前送过来。”胡孝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望着胡孝民的背影,黄也文眼中射出怨毒的目光。

  胡孝民虽然没回头,但也知道黄也文肯定非常不满。在他与陈明楚勾结,诬陷自己是中共卧底时,他与黄也文之间,就不存在和睦相处的可能了。

  胡孝民与黄也文之间,只能有一个留在特工总部。胡孝民已经打入特工总部,必须留下来,所以要离开的,只能是黄也文。当然,这个离开,也包括离开人间。

  原本胡孝民以为,到中央捕房接个人应该很简单。但他刚走出情报处,迎面就碰到了夏忠民,他身边还有一个矮壮的日本宪兵板本一郎。

  “孝民,今天我陪你走一趟。”夏忠民微笑着说。

  中午胡孝民的态度,令他很欣慰。胡孝民从情报员到情报组长,只是上升了一小步,但胡孝民对自己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态度,甚至更加恭敬,这才是最难得的。

  胡孝民连忙说:“夏先生,这点事怎么还要劳烦你?”

  夏忠民轻声说:“与租界交涉得日本人出面,我负责翻译。这是板本一郎,由他出面,才能把人带回来。”

  胡孝民恭敬地说:“太君好。”又转而对夏忠民谦逊地说:“幸好有夏先生指教,否则我就像个无头苍蝇似的。”

  夏忠民微笑道:“当了情报组长,更要好好干。你的性格很适合搞情报,虽然没受过专业训练,但未必就不如其他人。放开手脚干,万事有我。”

  “有夏先生帮我撑腰,我是不怕的。但是,我担心……有人拿我和夏先生的关系作文章。”胡孝民犹豫了一下,说。

  黄也文刚才让他写一份庆福里行动的详细报告,这明显没安好心嘛。他在庆福里就待了一个晚上,当天晚上他去了春平茶楼,不仅见到了夏忠民,还见到了王阆仙。

  隔了一天,王阆仙就死在家里。此事虽有定论,但保不准黄也文会怀疑。

  凭着庆福里的监视任务,黄也文当然可以怀疑他,甚至可以诬陷他是中共潜伏组的成员。

  夏忠民怒道:“谁敢!”

  胡孝民趁机说道:“刚才黄也文拦着我,说要调查中共潜伏组案,让我写一份庆福里执行任务的详细报告。那天晚上,我不就是去了趟春平茶楼吗?王阆仙死了,石平万也查出来了,他还想兴风作浪。”

  夏忠民缓缓地说:“你跟中共潜伏组又没关系,报告该怎么写就怎么写。但是,在春平茶楼,只我们喝茶听戏,懂吗?”

  一旦黄也文盯着王阆仙之死,必定会没完没了。与其让他怀疑,干脆不给他机会。

  “好。”

  胡孝民巴不得跟王阆仙之死撇清关系呢,这不仅能免了自己的麻烦,也能给顾慧英免掉很多麻烦。

  夏忠民说:“走吧,早去早回,赵主任还想见一见这个杨常年。”

  “是!”胡孝民心里一惊,赵仕君怎么会对杨常年有兴趣呢?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