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八十四章 逃离

第八十四章 逃离

  张挥把电话打到九风茶楼找人,必定是事出突然。否则,他大可打电话到顾家。也就是说,这件事很有可能发生在他离开愚园路433弄5号的这段时间。

  胡孝民没有多问,让冯五送他到极司菲尔路55号。

  “我在这里还有点事,你不用等我了。”胡孝民下车后,说道。

  “好。”冯五没有多想,拉着车就走,胡孝民让他怎么干,他就怎么干。

  冯五刚转身,胡孝民就去了对面了特工总部,才到门口,就看到张挥带着史进松和周西行走了出来。

  “科长,怎么啦?”胡孝民连忙迎了上去。

  “石平万跑了。”张挥沉声说。

  “石平万跑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人不是关在看守所么?”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

  他心里却暗忖,石平万的逃跑,跟中统有关系吗?最重要的是,跟顾慧英有关系吗?

  “他昨天转到忆了定盘路35号行动三处,赵主任发话,让我们去看看。”张挥边走边说。

  “发生在行动三处,我们去查,合适么?”胡孝民问。

  “有什么不合适的?石平万到底是怎么跑的?是有人接应,还是有人故意放他走,必须查清楚。石平万是你揪出来的,处座特别吩咐,让你参与。”张挥说。

  “哪个处座?”胡孝民问。

  “情报处还有几个处座?苏光霄忙其他案子呢。”张挥冷声说。

  不管谁来情报处,在他眼里都只有一个上司:陆实声。

  “属下糊涂。”胡孝民忙不迭地说。在这方面,他还得向张挥学习。

  行动三处的处长,是胡孝民的熟人:洪霞。原本胡孝民以为她只是招待所的所长,哪想到招待所的所长只是她的兼职,真正的身份是三处处长。

  “张科长,请吧。”洪霞见到胡孝民时,并没跟他打招呼,只是请张挥去关押石平万的房间。

  石平万昨天才送过来,今天就跑掉,她确实有责任。上面怀疑,三处有人里应外合,她也能理解。洪霞相信,三处绝对不会有内奸。

  她自然也看到了胡孝民,但此时并不适合打招呼。她与顾慧英关系较好,但与胡孝民只见过几次面。这个时候打招呼,对自己不利,也会给胡孝民带来麻烦。

  把情报一科的人领进去,介绍完情况后,洪霞就离开了。

  “张科长,你们请自便,只要有需要,三处上下任凭差遣。”洪霞客气地说。

  但转身之后,她就给顾慧英打了个电话,约她晚上一起去听戏。

  “洪霞姐怎么有时间听戏?”顾慧英聪慧过人,听出洪霞话中丝毫没有喜悦,反而很惆怅。

  洪霞叹了口气:“别说了,石平万跑了,上面怀疑三处有内奸。晚上去听场戏,要不搓场麻将也行。”

  顾慧英一听就知道,洪霞并非想请自己听戏,也不是想打麻将,而是想让自己帮她打探消息。

  行动三处,原本也在76号办公。但随着76号的组织机构越来越多,极司菲尔路76号早就不堪使用,行动三处、四处已经搬出去。听说还要新建第五处、第六处,但办公地点也都会设在外面。

  据说,行动一处和二处,以后也要搬出76号。就连警卫总队,也必须分出一部分驻在外面。否则,就算76号再扩建,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办公。

  顾慧英娇笑道:“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事,要不下午咱们再定如何?”

  “行。对了,要不要叫上你家那位?”洪霞突然问。

  “叫他干什么?咱们姐妹自己玩。”顾慧英不满地说道。

  “好吧,反正我现在看着他也烦。”洪霞没好气地说。

  顾慧英一愣,洪霞怎么会看着胡孝民烦?她还想再问一句,洪霞却挂断了电话。

  忆定盘路35号也是栋洋房别墅,有三层,但面积不如极司菲尔路76号那么大。他的外墙不是红砖而是篱笆。

  西侧的篱笆墙破了一个洞,拆篱笆比拆墙可容易得多,只要离开房间,基本上就能逃脱。

  关押石平万的房间在二楼,左右房间都有三处的人,一楼和三楼,也住着三处的人。也就是说,石平万虽是独处一室,但他四面都有人。而且,房间的窗户也被钉死。

  “你们说说看,石平万是有人接应,还是三处有人暗中相处?”张挥将三处里外勘查一遍后,将几人带回到石平万的房间。

  石平万已经逃了,赵仕君只想知道,是不是有人协助石平万?石平万与中统暗中勾结,赵仕君与他是结拜兄弟,可以忍受。但如果还有人替中统做事,下场只有一个:死!

  “三处是什么结论?”胡孝民问。

  “他们认为石平万仗着熟门熟路,自行逃离的。”史进松说。

  “三处的结论对我们没用。你们几人,对所有与石平万接触过的人做一次笔录,越详细越好。如果需要,可以把范围扩大到整个三处。”张挥缓缓地说。

  找人谈话这种事,胡孝民之前就做过,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其实,无论是有人接应,还是内部有人相助,对胡孝民来说都不重要。他希望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76号越乱越好。

  所谓的安全,既是自己的安全,也是为了打入76号内部的抗日人员的安全,如果真有的话。

  胡孝民不知道情况,他反而不敢随便行动。如果三处真有潜伏人员,自己信口开河,会给对方增加麻烦,甚至误打误撞,把潜伏者挖出来。

  如果三处没有潜伏人员,那就要抱着不怕把事情搞大的想法,让三处人人自危。

  但现在,胡孝民不知道有没有潜伏人员,就不能随便行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恪守本份。

  提出固定的问题,记录好所有的问话,不发表自己的意见,更不说明自己的判断。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真的是特务部门的金科玉律。

  “科长,手都写酸了,中午回谢记饭馆吃点?”胡孝民问。

  想知道答案,最好的办法是找顾慧英。虽然不确定顾慧英的真正身份,但胡孝民有种感觉,上次石平万暴露,可能与顾慧英有关。这次石平万逃脱,或许也与她有关系。

  ps:求票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