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八十七章 嫌疑人

第八十七章 嫌疑人

  要认定三处没有中统卧底很难,也不敢担这个责任。但怀疑三处有中统卧底,只要不怕得罪人就敢说。

  怀疑错了,最多就是太敏感,上面也不会太过责备,小心无大错嘛。如果真有内奸,就是大功一件。相比之下,选择怀疑的风险要少得多。就算没找到内奸,以后出了问题,跟自己也没关系。

  上午再开碰头会,胡孝民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

  “科长、史大哥、周兄,石平万是单独关押,他的房间没有破坏,窗户完好无损,门锁也没坏。看押的李浩庐回忆,忘记锁门,后来又说,锁了门,此人的话前后矛盾,实在不可信。再看石平万逃跑的线路,先从房间去厕所,再从厕所窗户沿着下水管下楼,直奔篱笆。这条线路是逃跑的最佳路径,他一点都没偏离,每一步都没走错。如果没有人接应,可能吗?”胡孝民振振有词地说。

  “石平万以前在三处待过一段时间,对这里很熟悉。”周西行说道。

  他更偏向石平万是单独逃跑的,否则,得牵连多少人?

  “那说明不了问题,正因为熟悉,才有人接应。前天晚上,石平万与三处的情报科长杨伯华一起喝了酒,与三处多人都有接触。这些人当中,或许就有愿意助他逃脱的。”胡孝民摇了摇头。

  周西行也是情报一科的情报组长,胡孝民与他不算很熟,只知道他是军统过来的。周西行平常沉默寡言,独特立行,不愿意与人沟通。

  “我们的任务是查明真相,如果没有内奸,当然最好。但如果有内奸,一定要挖出来!”张挥郑重其事地说。

  怀疑无罪,但如果因为他们的疏忽而放走了内奸,那就罪无可赦。

  “科长,在这里也查不出来,要不,把几个嫌疑人带回去?”胡孝民试探着问。

  “带回去?这不得罪洪处长了吗?”史进松蹙起眉头。

  “该问的,我们都问了,该查的也都查了。如果查到内奸,一切都好说。如果没查出来,别人会不会怀疑,我们能力有问题?甚至……说我们与三处同流合污?”胡孝民悠悠地说。

  “必须把人带回去,但要说清楚,不是审讯,只是配合调查,负责把名单列出来。”张挥沉吟道。

  如果是审讯的话,恐怕会引起三处的不满。但如果只是配合调查,任何人都没话说。只是,忆定盘路35号与极司菲尔路76号有一段距离,胡孝民开的名单上有十六个人。

  “张科长,你们一次就带走十六人,这不太合适吧?”洪霞一听就急了,一次就带走十六个人,知道的是三处配合调查,不知道的还以为三处成中统窝点了呢?

  这帮人只要带到76号,她这个处长以后就抬不起头来了。以后,她还怎么面对三处的这帮兄弟?

  “洪处长,如果没查出内奸,你负责吗?”张挥板着脸说。

  “这个……能不能在这里谈话?放心,三处全力配合。三处的问题就在三处解决,不给总部添乱。”洪霞犹豫一下,说。

  “不行!”张挥的态度很坚决,胡孝民提醒过他,如果在三处调查,如果查到内奸还好说,如果没查到内奸,别人会误认为他们与三处同流合污。

  这样的结果,张挥不能接受。在三处待的时间长了,谁知道别人会怎么说呢?

  况且洪霞是女流,就算是处长,他也没放在眼里。石平万的事情能查清最好,如果查不清,她这个处长怕是当到头了。

  洪霞虽然很愤怒,但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挥把三处的人带回极司菲尔路76号。三处剩下的人,肯定人心惶惶,生怕下一个轮到自己。就连洪霞,也很担忧,三处真有内奸的话,她无法交待。

  情报一科的人走后,她马上给顾慧英打了个电话,托她打探消息。

  三处的人互相猜忌,是胡孝民乐意见到的,如果三处,甚至整个76号内乱,那才好呢。

  潜伏在76号,不仅是获取情报,也要搞破坏。让76号人人自危,让他们互相猜忌,无形中会大大降低他们的战斗力。

  “科长,辛苦一上午了,是不是去谢记饭馆喝一杯?”快中午时,胡孝民到张挥的办公室。

  “喝酒就算了,随便吃点吧。”张挥说道。

  十六个人是带回来了,但这些人当中有没有内奸,他心里实在没底。所有人似乎都清白,但所有人又都可疑。

  石平万在三处,与这十六个人或多或少都有接触,如果有内奸的话,必定在这些人当中。

  “那行,我先去订位子。”胡孝民说道。

  张挥只叫上史进松和周西行,四人在谢记饭馆找了个角落的位置,这里方便他们谈话。

  “今天上午,十六个人又过了一遍,你们说说,谁最可疑?”张挥来谢记饭馆吃饭,不仅是为了犒劳手下,也是为了讨论工作。

  “负责看押的李浩庐,以及三处情报科的杨伯华,这两个人最有可能。”史进松说。

  这两个人与石平万接触的时间最长,杨伯华还跟石平万喝了酒,还喝醉了。

  “我倒觉得,石平万可能是独自离开的。”周西行突然说。

  “为什么?”张挥问。

  “石平万与杨伯华很熟悉,这是事实。但不要忘了,石平万是赵主任的结拜兄弟,又是二处的副处长。没把他关在看守所,三处放松警惕也是有可能的。”周西行缓缓地说。

  把石平万关在三处,听着好像是关押,但谁都知道,只是让他在那边待一段时间。以后还是会重用,三处的人趁机拍马屁也能理解。

  “孝民,你觉得呢?”张挥问。

  “我觉得杨伯华很可疑。”胡孝民笃定地说。

  “说说你的理由。”张挥说。

  “我们要注意,杨伯华与孙墨梓走得很近。石平万是赵主任的结拜兄弟,杨伯华跟他喝酒,本就没安好心。”胡孝民说道。

  杨伯华是孙墨梓的人,又故意讨好石平万,把他定为内奸合情合理。

  “你这说法倒很特别,但很有道理。”张挥沉吟道。

  “石平万在三处期间,杨伯华晚上陪他喝了酒。要不是杨伯华,在外面看守的李浩庐不会离开,石平万也跑不掉。也就是说,不管杨伯华是不是内奸,他都有失职之嫌。”胡孝民说道。

  “我们认定没用,得有证据,至少也得拿到口供。”张挥意味深长地说。

  他觉得胡孝民说得很有道理,定杨伯华是内奸,对他最有利。想必,赵仕君也会满意。

  杨伯华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仅仅因为跟孙墨梓走得近,就成了牺牲品。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