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八十九章 废了

第八十九章 废了

  胡孝民的建议,张挥非常认同。杨伯华的口供改了之后,就算石平万是单独逃离,也无法给杨伯华洗白。总之,杨伯华中统卧底身份跑不掉了。

  只要拿到杨伯华的口供,他是不是中统卧底,已经不重要了。谁让杨伯华是孙墨梓的人呢?趁着机会除掉对手,赵仕君绝不会手软。

  76号只能有一个当家人,谁敢跟赵仕君作对,都没好下场。

  “孝民,还是你考虑周到。”张挥拍着胡孝民的肩膀,微笑道。

  杨伯华的口供,现在想怎么改都行。当然,有一个前提,尽量别牵扯到自己身上。

  “我只是给科长查漏补缺,大方向还得科长把控。”胡孝民掏出烟,递给张挥一根,谦逊地说。

  张挥接过烟,顺手叼在嘴上:“说得好,其他人得向你学习。”

  胡孝民问:“科长,这两天辛苦了,晚上喝一杯?”

  “好啊。”

  张挥原本以为,拿出到杨伯华的口供,案子就算完结,自己的功劳也妥妥到手。哪想到,在苏光霄那里卡住了。他将张挥叫到办公室,问起审讯的详情。

  苏光霄沉声问:“对杨伯华用刑了?”

  苏光霄本是中统在上海的负责人,兼着侦行科长又是中统行动总队长,对中统的情况了若指掌。杨伯华原来是他的手下,他对杨伯华还是有所了解的。

  张挥不以为然地说:“不用刑他会招么?”

  苏光霄语气有些不满:“有证据吗?”

  张挥淡淡地说:“有口供就行了嘛。”

  苏光霄缓缓地说:“但你用刑了。所以,这份口供有多少可信度,实在值得怀疑。暂时不能报上去,至少,要等我……见了他之后再说。”

  张挥不满地说:“苏处长,如果用刑的口供都不作数的话,特工总部几乎所有口供都得作废。”

  就算苏光霄是处长,他也敢顶撞。在情报处,他只认陆实声,在特工总部,他只认赵仕君。苏光霄是刚过来的,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苏光霄沉吟道:“这样吧,明天再把报告交上去。”

  他在中统有内线,明天上午,就能拿到对方的情报。而且,他也想见见杨伯华,看他到底真是卧底,还是屈打成招。

  只压一天,张挥自然无话可说。不管如何,苏光霄才是情报处长。

  得知苏光霄要去见杨伯华,张挥全程作陪。杨伯华在审讯室待了一个下午,身上伤痕累累,衣服被血浸透了,身上的肉没有一寸是好的。

  看到苏光霄,杨伯华只是痴呆的看了一眼,又低下了头。他的脑子也受了伤,就算治好,也不能再在特工总部干了。

  苏光霄很愤怒,张挥这是先入为主,把杨伯华当成了中统卧底。这是哪审讯?简直就是下死手。

  但苏光霄并没在张挥面前发火,他知道张挥是陆实声的人,而陆实声又是赵仕君的人。从某种意义来说,他暂时也是赵仕君的人。

  苏光霄比很多人都看得清楚,76号只有一个当家作主的,那就是赵仕君。如果他跟孙墨梓走得近,恐怕也当不了情报处长。

  苏光霄突然想到,杨伯华跟孙墨梓走得近。孙墨梓除了特工总部主任外,还是社会部长,以及肃清委员会主任。很多主动投靠的特务,都是奔着孙墨梓来的。杨伯华也是如此,没想到因此却得罪了赵仕君。

  “处座,杨伯华肯定不是中统内奸。”

  苏光霄回到办公室时,黄也文突然走了进来。

  “你怎么知道的?”苏光霄看了黄也文一眼,没有走到办公桌后面,而是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张挥眼里只有陆实声,他做事情,只考虑自己的。”黄也文笑了笑。

  “杨伯华已经废了。”苏光霄叹息着说。

  杨伯华虽是中统过的人,但既不是他的亲信,也不是朋友,两人只是旧同僚罢了。没必要为了一个废了的杨伯华,跟陆实声发生冲突。

  “这种事,根本就没必要交给张挥。处座如果信得过,以后我可以代劳。”黄也文说道。

  唐东平走后,他在情报处一下子失去了靠山。最直观的反应,就是他情报科长被撸了,换成了张挥。原本张挥是他的下属,现在他看到张挥,反而要喊报告。

  “中共潜伏组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苏光霄问。

  纪天仇被杀,已经被摘出来了。上面不再深究此事,也就是说,赵仕君已经知道,是陈明楚想杀胡孝民,却误杀了纪天仇。

  可纪天仇是中共卧底,这得查清楚。特别是中共在76号,还有一个潜伏组。如果不查出来,所有人都寝食难安。

  “我将纪天仇的关系全部摸了一遍,并没发现异常。这个情报,是锣鼓提供的,我已经派人去苏北找他。我怀疑……锣鼓身份在上海就暴露,共产党故意通过锣鼓,提供假情报误导我们。”

  “你的人,什么时候能从苏北回来?”

  黄也文笃定地说:“最快明天,最迟后天。”

  苏光霄缓缓地说:“那就等到后天,中共潜伏组的案子,不能总挂着,你也得不能总陷在这个案子里。”

  黄也文心里一喜,恭维道:“处座英明。”

  苏光霄的意思他听明白了,早点结束手里的案子,会给自己更重要的任务。在情报处,只要跟苏光霄的关系处理好了,就不用担心。黄也文暂时没打算夺回科长的位子,但他不想被边缘化。

  为了庆祝杨伯华一案完结,胡孝民晚上请张挥、史进松和周西行吃饭。但不再是谢记饭馆,而是去了大三元。虽然价格贵了好几倍,但心意也重了几倍。

  这两天,张挥一直忙着石平万的案子,今天终于结案,可以好好放松一下。晚上,他们喝了不少酒。

  这是胡孝民乐意见到的结果,一个人如果喝了酒,话就会特别多。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个听众,只需要静静地听着,就能听到不很多信息。如果能不动声色的挑起话题,效果会更好。

  胡孝民举起酒杯,恭维道:“祝贺科长再破中统间谍案。”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