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九十章 担忧

第九十章 担忧

  胡孝民举起酒杯,史进松和周西行也都将杯子举了起来。两天时间,查出杨伯华,并让他承认是中统卧底,确实值得喝一杯。

  张挥摆了摆手:“现在还不算告破,压在苏光霄手里。”

  史进松愤愤不平地说:“凭什么压我们的案子?口供已经拿到,还有什么好说的?他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胡孝民问:“科长,我听说他还去看守所看了杨伯华?”

  特工总部就这么大,看守所与情报处,也就隔着高洋房前面的花园。那边有什么动静,情报处很快就知道。

  张挥不以为然说:“没关系,也就一天的事,最多压到明天上午。”

  胡孝民听到,心里一动。苏光霄之所以压着杨伯华的案子,恐怕是想亲自证实杨伯华的身份。明天,苏光霄就能从中统内线得到情报。而且,一天之内,苏光霄会与内线联络。

  现在,就看中统那边会怎么做。

  如果中统能得到准确情报,又能及时作出反应,就能让事情朝着最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

  比如说,中统可以趁机把石平万拉过去,再顺便坑一把杨伯华。对中统来说,借76号之手除掉杨伯华,总比什么都没干要好吧?

  如果石平万真是私自逃离,甚至都没与中统联络,也可以借机甄别苏光霄的内线。

  而胡孝民,也可以借机,再次观察顾慧英。如果顾慧英跟中统真有关系,或许今天晚上就能看出来。

  胡孝民相信,今天晚上回家后,顾慧英会借机再跟他谈话。顾慧英在情报二科搞情报编审,但对具体事情,特别是杨伯华的案子,并没他这么清楚。

  顾慧英如果与中统有关系,一定会拿到更准确的情报。

  在顾慧英心目中,胡孝民只是一个刚加入特工总部的新人。保密意识并不强,根本想不到,她会借机打探情报。

  “明天跟今天也没区别,这功劳是跑不掉的。”胡孝民笑着说。

  “科长,听说黄也文下午,在苏光霄的办公室待了好久。”史进松突然说。

  “他现在还在查中共潜伏组的案子,上次不还找孝民谈了话么?”张挥淡淡地说。

  唐东平调到了南京区,黄也文在特工总部就没有了主心骨。不管他怎么巴结,苏光霄最多将他当成一条狗。

  “我担心,黄也文故意报复,借此跟科长作对。”胡孝民担忧地说。

  “放心,有科长在,他不敢乱来。陈明楚走了,所谓中共案,估计会不了了之。他查了这么久,也没见查出什么名堂。”史进松安慰道。

  “但纪天仇是共产党,却是事实。一科刚出了个共产党,可千万别出一个军统。”张挥意味深长地说。

  “不管是中统还是军统,只要敢来,咱们就能将他挖出来!”胡孝民坚定地说。

  “对,如果有军统,一定逃不出诸位的法眼。”周西行也连忙说道。

  胡孝民晚上喝了不少酒,但张挥和史进松喝得更多。他和周西行,分别关他们回去后,才去了大光明电影院。他与钱鹤庭约好,今天晚上就在电影院接头。

  但去之前,胡孝民还是先化了装,他们每次接头,都要冒着巨大的风险。电影院没坐满,胡孝民与钱鹤庭在角落里坐着,小心交谈着。

  他们周围没有观众,电影的声音,又掩盖了他们的声音,在这里接头,成本底,安全性高。

  “苏光霄的内线找到了没有?”胡孝民问。

  他最关心这个问题,今天晚上张挥的那句:“一科刚出了个共产党,可千万别出一个军统”,让他很紧张。

  苏光霄不仅在中统有内线,在军统也有内线,这才是最令人头疼的。如果那个内线,

  钱鹤庭轻轻摇了摇头:“还没有,但可以肯定不在新二组。”

  他对全组人员,进行了全面的筛选。结合胡孝民的情报,也做过试探,并没发现异常。

  胡孝民稍稍松了口气:“那就好。”

  钱鹤庭坚定地说:“不管如何,我都会全力保证入角炮计划顺利进行。”

  或许上海区有更好的计划,但对他来说,入角炮计划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计划。只要胡孝民在特工总部站稳脚根,他以后在军统腰杆才能挺得直。

  胡孝民轻声说:“谢谢,我一定不负所望。组长,苏光霄的内线,必须尽快挖出来。这是颗定时炸弹,一旦爆炸,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钱鹤庭问:“你有什么办法?”

  胡孝民沉吟道:“如果这个内奸不在新二组,必须区里配合才行。我们可以制定几个行动,分别通知各个行动队,到时就能内线大概在哪个行动队或情报组。多搞几次这样的行动,就能慢慢缩小范围。”

  钱鹤庭摇了摇头:“每个单位都要有一个足以惊动苏光霄的行动,实在不容易。我只能向区里报告,不保证能执行。”

  这需要上海区紧密配合才行,钱鹤庭只是新二组的组长,要协调所有上海区的下属单位,他还做不到。

  胡孝民突然说:“对了,我升职了,现在是情报一科的情报组长。”

  入角炮计划,上海区并没放在眼里。甚至,区里的干部,根本不知道有入角炮的存在。这对他的潜伏有好处,但上面如果不重视,也不利于他的工作。

  “是吗?太好了。”钱鹤庭真心为胡孝民感到高兴,他没想到,这才几天,胡孝民就当人潜伏组长了。

  “都是因为组座在背后出谋划策,没有你的支持,我将一事无成。”胡孝民谦逊地说。

  “有件事,刘方南给郑士松打了电话,约他见面。郑士松定了周末,等陈明楚从南京回来一起。”钱鹤庭轻声说。

  “为什么郑士松不跟刘方南直接见面?”胡孝民奇怪地说。

  “估计是陈明楚的妹妹来了。”钱鹤庭轻声说。

  胡孝民提醒道:“我不看好刘方南与郑士松的合作,如果可以,咱们应该对他暗中加以保护。”

  钱鹤庭叹息道:“我也提了这样的建议,但刘方南拒绝了。他现在的住处,连我都不知道。”

  胡孝民一听,暗暗叹息一声,刘方南太固执了,或者说他愚蠢也不为过。胡孝民只希望,如果刘方南出事,别连累钱鹤庭和自己就行。

  ps: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