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九十四章 戴帽子

第九十四章 戴帽子

  晚上顾慧英在餐桌上看到胡孝民时,确实有些意外。她没想到,胡孝民要追捕石平万,竟然还能比往常回来早些。

  鉴于胡孝民无意间提供的情报,中统这次终于发现了苏光霄的内线。下午回来,刘妈告诉她这个消息时,她非常高兴。

  内奸找到,意味着她和刘妈更加安全。断了苏光霄的情报来源,以后中统的行动会更加顺利。至少,那些想跟中统合作的特务,会没有顾虑。

  至于胡孝民的任务,顾慧英觉得,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实上,中统都不知道石平万在哪里,遑论胡孝民了。

  唯一确定的是,石平万还在上海,目前躲在租界的某个角落里。租界这么大,藏个人容易,但要找出来,无异大海捞针。

  “你好像一点也不着急?”饭后,顾慧英到了胡孝民房间。

  胡孝民追捕石平万的消息,在情报处已经传开。有些人还特意来安慰她,甚至有人劝她,放弃胡孝民。

  “大不了撤职,没什么了不起的。”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

  凭自己的能力,不可能找到石平万。哪怕他发动所有关系,几率也接近于零。但让马英良联系,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你倒是豁达,就算找不到,至少也要装装样子吧?”顾慧英提醒。

  今天胡孝民比往常回来得还早,这不是告诉别人,他根本没打算找石平万么?苏光霄正愁找不到机会收拾他,这不是主动送上门么?

  “下午我去二处找了马英良,如果他向赵主任求情,或许能让石平万自己回来。如果石平万还在上海,又不打算回中统的话。”胡孝民缓缓地说。

  石平万的情报,顾慧英自然不会告诉他,但胡孝民觉得,有必要知会顾慧英。至少,要让中统知道,石平万有可能会重回特工总部。

  “回来?”顾慧英惊诧地说。

  石平万敢回来吗?他出卖了特工总部,赵仕君甚至命令,可以就地击毙。

  “石平万毕竟与赵主任是结拜兄弟,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嘛。石平万如果死了,他们这些结拜兄弟说不过去吧?”胡孝民笑了笑。

  “石平万会回来吗?”顾慧英疑惑地说。

  胡孝民缓缓地说:“这得看他投靠重庆的决心有多大,但我觉得,他回来的几率很高。”

  顾慧英诧异地问:“凭什么这么认为?”

  她都不知道,胡孝民为何会作出如此的判断。所有人都觉得,他接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胡孝民却悠哉游哉,还断定石平万会回来。

  胡孝民说道:“石平万如果离开了上海,自然是一心跟特工总部决裂。但他还在上海,要么是中统对他不够重视,伤了他的心,要么是他已经回心转意。”

  顾慧英望着胡孝民,像是要重新认识他一样:“你的分析很有道理。”

  胡孝民的逻辑分析能力,让她大开眼界。看来当一个特务,无需专门训练,比如说像胡孝民,还真的会有这方面的天赋。

  胡孝民说:“我其实也是赌一把,反正凭我一己之力,也找不到石平万。张挥让我领枪,我想了想,还是觉得枪是个累赘。”

  顾慧英缓缓地说:“希望你是对的。”

  她其实不希望胡孝民的推断是正确的,但心底又有一个声音不断提醒她,石平万很有可能会再回来,如果中统不能提前与石平万沟通的话。

  石平万逃离三处后,确实与中统有过联系,他提出想去香港,或者重庆。但上面的意思,想让他留在上海,毕竟他对76号很熟悉,留在上海有利于中统的工作。

  胡孝民第二天早上,直接去了九风茶楼,追捕石平万,从一开始就跟他没关系。

  “胡先生,对药品有兴趣吗?”

  胡孝民刚走进茶楼,比他更早到的凌生明,一眼就看到了他,马上走了过来。

  胡孝民不动声色地说:“什么药品?”

  凌生明轻声说:“奎宁。”

  “奎宁?这可是好东西。”胡孝民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奎宁俗称金鸡纳霜,是治疗疟疾的药物。很多地区,特别是农村和经济不发达地区,疟疾的发病率很高。在所有病人当中,疟疾可能占比三分之一。特别是苏北新四军控制的地区,药品奇缺无比,更是需要像奎宁这样的药品。

  凌生明轻声说:“双桃牌的,一百瓶,每瓶五百粒,价钿真便宜,只要三块六一粒。”

  胡孝民微笑道:“凌先生加帽子了吧?”

  凌生明信誓旦旦地说:“帽子?我加一个铜板要肚子痛。”

  胡孝民笑了笑:“加帽子也正常,我问问。”

  奎宁现在很紧俏,按照凌生明的性格,至少加价一毛。但是,不管加价多少,他觉得都应该做成这笔生意。

  凌生明说:“这是昨天晚上一位老主顾给的货,虽然拿出了一瓶货样,但保不准他也给了其他人货样。”

  胡孝民沉声道:“我尽快给你答复。”

  昨天下午,他就发现黄也文在跟踪自己,晚上还跟着到了愚园路433弄5号。他问心无愧,黄也文要给自己当跟班,让他跟着就是。早上到九风茶楼时,他又发现了黄也文。

  胡孝民并没提醒顾慧英,如果她没发现,自己更不应该发现。

  虽然黄也文也跟着到了九风茶楼,但胡孝民决定,还是要与广利来贸易公司的吴承宗联系。胡孝民相信,“家”里一定急需这样的货物,因此,吴承宗一定会有兴趣。

  凌生明的双桃牌奎宁,是囤户拿出来换钱的,只有一批,谁买到就归谁,下次未必还会有。一百瓶就是五万粒,说不定能救好几万条人命呢。

  胡孝民给广利来贸易公司打电话,跟吴承宗一说,他果然有兴趣。

  吴承宗果然很有兴趣:“双桃牌奎宁吗?一百瓶我全要,价格还能压一压吗?”

  “一粒三毛八,已经是最底价了,你在市面上打听一下,再也找不到比这更低的价格了。而且,货只有一批,得快,要是被别人买走,再多钱也买不到啦。”胡孝民“信誓旦旦”地说。

  不管凌生明戴了多少“帽子”,他加两角再说。

  “半个小时后,再电话联系,到时最后确定,可以吗?”吴承宗说。

  “可以,但到时还有没有一百瓶,我不能保证。”胡孝民平静地说。

  胡孝民在打电话的时候,化了装的黄也文,在远处看着。

  ps:新的一月开始了……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