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九十九章 感激?

第九十九章 感激?

  陈第燕带来了陈父的一封信,信里慷慨激昂,痛斥陈明楚落水为奸,让陈家蒙羞,愧对祖宗。陈明楚看信时,陈第燕突然跪在地上,抽泣不止。

  “哥,爸说了,你要是再当汉奸,爸就没脸见人了,他只能以死谢罪,否则愧对列祖列宗。”陈第燕抱着陈明楚的大腿,痛哭流涕地说。

  “我不是跟刘兄在谈嘛,站起来说话,我怎么会让爹死呢?”陈明楚蹲下,抱着妹妹,也流出了“悔恨”的泪水。

  当着妹妹和刘方南的面,他当然不能说,准备干掉刘方南吧?不管如何,妹妹能逃出军统的魔掌,他还是感激刘方南的。

  “对,明楚老弟迷途知返,定能青史留名。”刘方南看到他们兄妹抱头痛哭,也被他们感动了。他并没有意识到,陈明楚其实是违心之言。

  “妹,你先去休息,我跟刘兄还有些话要说。”陈明楚扶起陈第燕,能看到妹妹,他确实很高兴。

  不管如何,这一刻他都很感激刘方南。只是,这种感激,并不足以让他重回党国,也不可能与军统合作刺杀汪即卿。

  陈明楚在这件事上,很受郑士松影响。既然郑士松与戴立决裂,他当然也会站在军统的对立面。只是,现在让他再杀刘方南,却无论如何下不了手。

  “以后你们天天在一起,不急于这一刻。”刘方南也劝道,他也想跟陈明楚真诚地讨论合作的事宜。

  陈第燕走后,陈明楚掏出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后,缓缓地说:“杨常年在租界被捕后,引渡到了特工总部,下午对他用刑了。刘兄,你彻底暴露了。如果他开口,我和郑大哥也会很危险。此时我们见面,已经是冒着天大的风险了。”

  他觉得郑士松说得很有道理,不能再跟刘方南接触。如果他不走的话,就只能解决掉他。

  刘方南安慰道:“杨常年意志坚强,不会轻易开口。而且,他也不知道我来上海的真正用意。我们每次碰面,都没看到他吧?”

  陈明楚说:“刘兄,目前不宜合作,至少要等杨常年的事处理完后。我建议,你暂时回重庆。”

  刘方南劝导道:“你只需要提供刺汪行动的时间和地点,剩下的我会执行。这样吧,我跟郑兄再见一面,当面说。”

  刺杀汪即卿,毕竟是大事,他会承担最大的风险。郑士松和陈明楚,只需要提供必要的情报就可以了。

  陈明楚将烟在烟灰缸重重的掐灭,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好吧。”

  刘方南问:“今天晚上可以吗?”

  陈明楚很痛快的答应了:“可以。”

  看得出来,刘方南不达目的不会罢休。既然如此,他只能不仁。原本,陈明楚打算在今天晚上就除掉刘方南,但他实在下不了手。刚刚才与妹妹相逢,他对刘方南还是感激的。

  陈明楚开车载着刘方南,离开沧州饭店,满大街的转悠。

  “那是刘方南吗?”张挥与周西行在沧州饭店对面守着,郑士松回了华村,他就将注意力放在陈明楚身上。

  “看不清楚。”周西行摇了摇头。

  “赶紧拦车跟着。”张挥急道。

  陈明楚开了车,他们可没开车。幸好静安寺路上的出租汽车较多,陈明楚的车子开出去不久,他们就拦到了一辆跟在后面。

  心事重重的陈明楚,并没注意到后面跟着一辆车。此时的他漫无目的,并不知道要去哪里。

  刘方南看出陈明楚的心思:“明楚,再转下去,快天亮了。”

  陈明楚说道:“马上就到了。”

  他将方向盘一转,朝着沪西开去。很快,就到了极司菲尔路。刘方南对这一块并不熟悉,陈明楚带他进了76号后,他并未感觉异常。在他看来,这只是某处别墅。

  “你先坐会,我去喊郑大哥。”

  “你疯啦!”郑士松得知陈明楚把刘方南带到了76号,惊讶得像头顶炸了个响雷。

  陈明楚说道:“与其杀了他,不如交给特工总部。只要跟孙主任说清楚,不会追究我们责任的。再说了,刘方南可是条大鱼。”

  郑士松气急败坏地说:“如果刘方南告诉他们,咱们是卧底诈降,是来配合他暗杀汪先生的,你说我们还能活命吗?”

  陈明楚说:“我们都把刘方南带来了,孙主任会相信的。”

  郑士松喃喃地说:“你去试试吧。”

  看到陈明楚的车子开回特工总部,跟在后面的张挥也很诧异。难道自己真看错了?

  见陈明楚独自离开高洋房,张挥马上走了进去,在会客室,他一眼就认出了刘方南。只是,他没惊动对方,悄悄到了二楼,向赵仕君报告。

  今天是周末,胡孝民不用上班,他与顾慧英约好,一起去逛永安百货。但是,他们还没动身,胡孝民就接到张挥的电话:刘方南抓到特工总部了,让他马上赶回情报处。

  “今天得去单位。”胡孝民向顾慧英解释。

  “出什么事了?”顾慧英问,能让胡孝民去上班,一定发生了特别的事情。

  “陈明楚把刘方南抓回来了,赵主任中午要宴请他。”胡孝民说。

  这件事,他得第一时间通知钱鹤庭。昨天晚上,他给钱鹤庭留了情报,告诉他陈明楚回上海,肯定会与刘方南接触。哪想到,一夜之间,事情就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刚才拿着话筒时,他就想给钱鹤庭打个电话,只要响两声就挂断电话,钱鹤庭就会知道,发生了特别的事情。可接电话时,顾慧英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地望向他,胡孝民不敢乱来。

  中午赵仕君宴请刘方南,是不是意味着,刘方南决定与76号合作呢?想着钱鹤庭对刘方南的信任,胡孝民觉得又不太可能。

  但凡事总要往最坏处着想,只要刘方南进了76号,不管他是什么态度,都要按最坏的打算处理。

  “你去吧,我等会一个人逛就是。”顾慧英说。

  “好。”胡孝民正想单独行动,在顾家到76号的这段路上,有五个公用电话亭,他有机会通知钱鹤庭。

  然而,胡孝民出门后,突然看到斜对面有人在朝这边张望……

  ps:求票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