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零五章 提醒

第一百零五章 提醒

  黄也文脑海里闪现过很多胡孝民被逼到墙角的模样,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潘宪文得回来才行。他不回来,怎么会有证人?他不回来,如何坐实胡孝民的身份?

  黄也文暗骂,潘宪文在特工总部的时间也不短了,办个事还这么磨磨蹭蹭?

  “潘宪文怎么回事?”张挥把黄也文叫到办公室,他查了一科的人数,发现就潘宪文不在。

  “胡孝民去找了,可能去哪里玩了。你也知道,这小子玩心重。”黄也文解释道。

  不管怎么担心,他还是得替潘宪文打掩护。胡孝民是张挥的人,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派潘宪文跟踪胡孝民吧?

  这是他与苏光霄的秘密,暂时还不能让张挥知道。如果下午潘宪文动了手,胡孝民已死的话,倒是可以告诉张挥。

  张挥疑惑地问:“上午潘宪文不是来了科里吗?”

  黄也文平静地说:“中午走的,当时他说有点事,我也不好拦着。”

  张挥望着黄也文,问:“他知道晚上的行动吗?”

  黄也文沉吟道:“这个……,他应该不知道。”

  事实上,潘宪文是知道晚上有行动的。只是,如果告诉张挥,潘宪文知道晚上有行动,潘宪文就有很大的嫌疑了。自己的计划是让胡孝民成为军统卧底,可不是把潘宪文拉下水。

  张挥正色地说:“派人再去找,行动之前,人必须回来。”

  晚上的甄别计划,潘宪文如果不参加的话,他就是最大的嫌疑人。刚才黄也文的话,他听出来了,潘宪文很有可能知道晚上有行动。

  黄也文问:“要不,让胡孝民再去找一趟?”

  张挥摆了摆手:“一科现在只进不出,让一处的人跑一趟。”

  所有人都不能单独行动,否则,一旦出了问题,谁都解释不清。

  晚上,胡孝民还是在谢记饭馆请张挥吃饭,张挥和周西行作陪。胡孝民到情报一科后,最先认识的就是他们。

  “科长,再喝点?”胡孝民拿出一杯酒,问。

  其实中午他就看出来了,张挥所谓的晚上行动很有问题。身为一名情报人员,晚上有重要行动,中午会喝高吗?

  还有李方所谓的情报,胡孝民相信自己的耳朵,根本就没有的事。加上中午张挥说的那些话,胡孝民得出一个结论:晚上的行动只是个烟雾弹。

  真正目的,是找出情报一科的军统卧底!

  从早上接到张挥电话的那一刻,胡孝民就在不断怀疑。情报一科这么多人,张挥为何要选择自己陪他去法捕房呢?

  是因为自己会巴结他?中午会请他吃饭?

  应该都不是!

  张挥虽然也喜欢占便宜,但他不是那种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不顾工作的人。恐怕张挥看中的,是自己的初出茅庐和经验不足。

  中午吃饭时,张挥还特意提醒,不要把法捕房的事,告诉情报一科以外的人。也就是变相告诉他,可以在情报一科内传播。

  抓捕军统的重要行动,在行动前怎么能透露呢?别人可能会看出端倪,只有自己这个新人,才会口无遮拦,让那个隐藏的军统内奸知道消息吧?

  自从知道军统还有其他人在情报处后,胡孝民就一直在暗中观察。他将所有人都筛选了一遍,并没有看出问题。

  潜伏的卧底,平常都会小心翼翼,如果能被他轻易看出来,早就暴露了。

  或许,只有在紧急情况下,他们才会不顾暴露,为了团体安全,冒着危险把情报传出来。

  今天,张挥就制造了这样的机会。任何人只要有异常,都会被调查。甚至,今天晚上,那个军统卧底就会暴露。

  不管胡孝民如何担忧,此时他什么都不能做。一旦这个时候被怀疑,他的卧底生涯恐怕就要结束了。

  苏光霄在军统的内线,并不知道入角炮计划。可因为张挥的甄别计划,搂草打兔子,把自己牵扯出来,他找谁哭都没用。现在情报处,黄也文和苏光霄正巴不得自己出点事呢。

  况且,今天已经出事了……

  “晚上要行动,就不喝了。”张挥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

  “行。”胡孝民暗暗笑了笑,张挥中午喝的酒,现在还没醒呢。

  “科长,晚上什么行动,要全科的兄弟都参加?”周西行问。

  “抓捕军统上海区的主要干部,包括区长、书计和交通组长。”张挥压低声音说。

  今天晚上确实是一次甄别行动,借李方之口,制造一次假行动。如果情报一科真有军统内奸的话,应该会浮出水面。

  “那真喝不得酒。”史进松马上说。

  “行,这瓶酒先留着,明天拿来庆功,到时候不醉不休。”胡孝民笑道。

  “孝民,潘宪文是不是你去通知的?”张挥突然问。

  整个情报一科所有人都来了,但潘宪文一直没消息。据他所知,上午潘宪文是在情报一科的。为何下午不在?而且黄也文还特意让胡孝民去通知?

  胡孝民说:“对啊,我和史大哥一起去的,家里没人,门上挂了锁。我给他邻居留了口信,只要人回来,肯定会过来。”

  史进松看到张挥望向自己,也说道:“潘宪文不知道在哪逍遥呢。”

  张挥点了点头:“吃饭吧,早点吃完好行动。今天晚上,能不能立功,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胡孝民举起手,说:“我跟着科长,肯定能立功。”

  张挥骂道:“跟我有屁用,想立功就把李公树给我抓回来。”

  胡孝民笑道:“只要科长给机会,我亲手把他送到你面前。”

  对面的周西行,听到胡孝民的话,夹在筷子上的一块肉,竟然掉在了地上。

  “周西行,你怎么啦?”张挥问。

  “科长,我去上个厕所,肚子突然有点不舒服。”周西行捂着肚子,脸上显得很痛苦。

  “还没吃完就拉,你这不是白吃了吗?”史进松打趣道。

  “昨天可能受凉了。”周西行站了起来,歉意地笑了笑。

  然而,周西行才回来没多久,又去了趟厕所。一顿饭,他就去了四趟厕所。离开谢记饭馆时,他还捂着肚子。

  ps:求票啦。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