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零六章 是你

第一百零六章 是你

  “周西行,你还能不能参加行动?”张挥接过胡孝民发了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问。

  周西行揉着肚子,苦笑着说:“可以,当然可以,这么好的立功机会,怎么能错过呢?只是,得买点药才行。”

  张挥吸了口烟,缓缓地说:“好吧,早去早回,一个小时够了吗?”

  周西行忙不迭地说:“够了够了。”

  张挥突然说:“孝民,你陪周西行去一趟。”

  周西行连忙说:“怎么好麻烦孝民呢,我一个人就行。”

  胡孝民笑嘻嘻地说:“这是科长对你的关心,可不能拒绝。”

  周西行笑了笑:“那就烦劳老弟了。”

  两人拦了辆出租汽车,去了最近的一家药店。

  胡孝民下车之后,突然诚恳地说:“周兄,你要是真不舒服,晚上的行动没必要参加。”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周西行的异常。这个异常,并不止他上了四次厕所,而是他对晚上的行动特别有兴趣。

  很多时候,一个眼神,一个不经意的动作,甚至说话的语气,就能看出很多信息。

  胡孝民对看到的、听到的事情,会仔细琢磨,掰开揉碎,一点一滴的研究。

  周西行摇了摇头:“那怎么行,破获军统组织,千载难逢。”

  他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却异常坚定。

  胡孝民笑道:“你要这么想的话,估计会失望。”

  周西行心里一动:“怎么啦?”

  胡孝民随口说:“我估计,晚上就是次甄别行动。当然,这只是我的估计,你知道就行。”

  周西行说道:“我说呢。现在不去,也不太好。不管如何,还是坚持一下吧。”

  买了药后,两人又坐汽车去了76号,整个过程差不多一个小时。

  回到情报处,张挥就把胡孝民叫到了办公室。

  张挥吩咐道:“把门关上。”

  胡孝民将门关好,走过来“窃喜”道:“科长,是不是要给我特别任务?”

  张挥正色地说:“已经给你特别任务了。周西行有没有异常?”

  “周西行?一切正常啊。科长,你不会怀疑他吧?”胡孝民说到后面时,突然很是“吃惊”。

  跟张挥在一起,不仅说话要特别注意,就连说话的语气,也丝毫不能错。

  张挥冷冷地说:“他吃顿饭上了四趟厕所,行动之前又要买药,你觉得正常吗?”

  胡孝民说道:“可能真是肚子不舒服。”

  张挥冷哼道:“我查过谢记饭馆的厕所,厕纸不正常,而且有两张厕纸并没有屎。”

  胡孝民一脸“崇拜”地说:“科长真是明察秋毫,可周西行也有可能只是肚子痛,却拉不出来嘛。”

  张挥点了点头,缓缓地说:“这也有可能。你别笑,想得到情报,有的时候还要吃屎。”

  胡孝民捏着鼻子,一脸痛苦状:“科长求你别说了,这才刚吃了饭,快吐了。”

  晚上的抓捕行动,最终演变为甄别行动。整个情报一科,除了潘宪文外,其他人都到了。张挥对所有重点怀疑对象,都采取了措施,然而,一直到行动开始,他都没有发现。

  晚上八点,张挥煞有介事的宣布了行动方案。一科除了潘宪文外,都安排了任务。然而,到十点后,张挥再次将一科所有人集中在办公室,宣布取消行动。

  “今天晚上的行动取消。”张挥很无奈,他根本没有拿到李方的口供,刘方南也没给他情报,自然不会有抓捕行动。

  从下午开始,真正执行的是甄别行动。特别是晚上宣布行动方案后,更是对每个人都暗中监视。令他失望的是,所有人都表现正常。

  “为什么?”胡孝民“诧异”地问。

  就算早就知道了张挥是演戏,但他得配合。他才加入情报一科不久,需要向别人证明,他的业务能力一般。

  其实,在张挥宣布行动取消后,很多人就猜到了张挥的用意。听到胡孝民提出这样的问题,有些人笑出了声。都这个时候了,还提出这种问题,也太傻了吧?

  “有人泄露了消息,军统已经转移。”张挥冷冷地说,他的目光,在众人脸上缓缓扫过。

  “是谁?”胡孝民“惊恐”地问。

  “是你!”

  黄也文突然指着胡孝民,怒吼道。

  既然甄别行动没见效,就让自己把胡孝民的“面具”撕下来吧。自从成了副科长后,黄也文还没在一科全体人员面前露过脸呢。

  “我?”胡孝民一脸震惊,像是听错了一般。

  看到黄也文跳出来,他终于明白黄也文的毒计。

  “整个一科,只有你单独外出去,不是你还是谁?”黄也文冷笑道。

  “我单独出去,是执行你的命令啊?我倒想问问黄副科长,既然不能单独外出,为何还要派我出去?我看,是某人别有用心,故意诬陷忠良。真要有内奸的话,也是那些居心叵测、陷害忠良之人。”胡孝民反唇相讥地说。

  怪不得让自己通知史进松,原来在这里等着。只是,他不知道为何还让自己通知潘宪文?不是多此一举么?

  “你……”黄也文指着胡孝民,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胡孝民伶牙俐齿,反而倒打一耙。

  “科长,潘宪文一直没来,是不是某人派他向军统报信?”胡孝民问的虽是张挥,但眼睛却盯着黄也文。

  他说到“某人”时,特别加重了语气。所有人都应该知道,这个“某人”就是黄也文。

  “不可能!”黄也文马上说道。

  “我说的是潘宪文,又不是说你,黄副科长何必这么激动。”胡孝民好整以暇地说。

  “我可以为潘宪文担保,他绝对不是军统。事实上,他在执行任务。”黄也文缓缓地说。

  张挥问:“什么任务?”

  他有些不高兴了,下午他向黄也文问起过潘宪文的下落,但黄也文并没说此事。现在,为了给潘宪文开脱,却说他有特别任务。这是目无长官,身为黄也文的上司,他绝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黄也文无奈地说:“这个……等会我单独向你报告。”

  “黄副科长,刚才你说给潘宪文担保,这是真的吗?”胡孝民自然看出了张挥的不悦,潘宪文跟踪自己的事情,黄也文肯定没向张挥报告。

  这一点,正是他可以利用的。

  ps:求票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