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零七章 报复

第一百零七章 报复

  潘宪文已经死了,想让他成为军统卧底,是很容易的事。他很庆幸,下午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让潘宪文出现,黄也文一定会栽赃陷害。他有潘宪文的配合,给自己扣一顶军统内奸的帽子,还是很容易的。

  “当然。”黄也文淡淡地说。

  他与潘宪文商量好,让胡孝民成为情报处的军统卧底之一。之所以是“之一”,是因为还得把真正的军统卧底找出来。

  潘宪文当时提出,时机成熟的话,他可以顺便把胡孝民干掉。到时候,再拿出出其他证据,谁也说不出什么。

  胡孝民问:“那好,咱们就等潘宪文出现。可是黄副科长,如果潘宪文潜逃了呢?”

  黄也文冷笑道:“他怎么可能潜逃?告诉你吧,他正在搜集证据,可以指证某人是军统卧底的证据!”

  虽然他没言明,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某人”,指的是胡孝民。

  胡孝民说道:“诬陷是没有用的,伪证总会被揭穿,真相不会缺席。科长,我严重怀疑晚上的行动,是潘宪文泄露的消息。而且,还是他受‘某人’指使,才给军统传递的消息。”

  “信口雌黄!”黄也文不想再跟胡孝民胡搅蛮缠,等潘宪文回来后,一切自有分晓。

  “你不应该替潘宪文担保的。”苏光霄听了黄也文的报告后,不满地说。

  “没关系,明天潘宪文回来,就能见分晓。”黄也文不以为然地说。

  “如果潘宪文回不来呢?”苏光霄问。

  “这怎么可能呢。”黄也文一惊。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苏光霄意味深长地说。

  潘宪文到现在还没回来,他已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黄也文身为一名老特务,算计胡孝民失败,不仅说明黄也文能力有问题,用人更有问题。潘宪文办事,根本不靠谱嘛。真是有什么样的头头,就有什么样的下属。

  “我相信潘宪文。等会我去找他,以最快的速度除掉胡孝民……”黄也文做了个手切的动作,想着胡孝民对他说的话,就恨不得掐死他!

  “早点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苏光霄不置可否地说。不管黄也文要做什么,他都当作不知道。

  “还得跟潘宪文见一面才放心。”黄也文说道,今天晚上必须见到潘宪文,而且,胡孝民也必须死!

  晚上胡孝民与他针锋相对,他快气疯了,一刻也不想多等。

  胡孝民要回去的时候,也被张挥叫到了办公室。

  “最近你要小心点,遇到事情要多过下脑子。”张挥叮嘱道。

  他也听出来了,黄也文是针对胡孝民。要不是胡孝民顶了几句,加之潘宪文没出现,恐怕今天晚上,他就要成为最大的嫌疑人了。

  胡孝民苦恼地说:“科长,我跟黄也文无怨无仇吧?难道是他对你不满,把气撒头上?”

  张挥意味深长地说:“恐怕根源,还在你身上。”

  黄也文对胡孝民,当然不是私怨,而是想拍苏光霄的马屁。

  胡孝民苦笑道:“以后我还是安心在外面搜集情报吧,特工总部少来为妙。”

  张挥说:“明天你得来,要看看黄也文耍什么花样。”

  黄也文的心思他现在全明白了,不就是想拍苏光霄的马屁么?一下子说胡孝民有中共嫌疑,一下子说他是军统卧底。不就是为一个女人么?

  胡孝民突然说道:“对哟,明天苏太太要来了吧?”

  张挥说:“不错,明天有好戏看。这件事,你得提醒顾小姐。”

  胡孝民说:“还是科长考虑周全。”

  胡孝民离开特工总部时,一般会先走到对面极司菲尔路55号,要么陪顾慧英散散步,要么两人一起坐车回家。此时夜已深,路上的车不多,特别是极司菲尔路,很多人力车都不敢来。

  等了一会,终于有辆人力车,从76号那边慢悠悠过来,胡孝民招了招手,等车夫停下车后就坐了上去。

  “去大光明电影院。”

  胡孝民坐上车后,懒洋洋地说。

  这段时间,他经常坐人力车,还经常会跟冯五聊聊天,对人力车比一般人更加了解。

  刚才这个车夫,一看姿势就不对。一般的人力车夫都会身体前倾,双臂弯曲,脚下用力,用身体的力量带动人力车。

  而刚才这位车夫,身体僵硬,手背皮肤细腻,虽然低着头,但怎么看都不像是真正的车夫。瞥了一眼侧面,虽然光线较暗,但还是感觉很熟悉。

  为何还要上车?

  被识破的阴谋,不能再算是阴谋,最多也就是现眼。

  既然对方要唱戏,还搭好了台子,就让他尽情表演嘛。

  胡孝民原本要找个公用电话,与钱鹤庭联系。如果联系不上,他就会去光州饭店。但上车之后,他马上改变主意。

  大光明电影院快到跑马场了,距离76号可不近。一般情况下,他都会坐出租汽车。但今天,胡孝民想试试这位车夫的脚力,如果这个车会真能自己去大光明电影院的话。

  车夫听到胡孝民的话,也没吭声,拉着他就跑。

  对方跑起来后,胡孝民更是发现了问题。他不动声色,但暗中,将潘宪文的勃郎宁拿了出来,并且悄悄打开了保险。

  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胡孝民观察入微,他记住一个人,不仅要看相貌,还要看对方的动作、神态甚至走路时的步伐和站立的姿势。

  细节决定成败,记住的资料越多,对自己的潜伏就越有利。有些信息,平常好像没用,但关键时刻能解决大问题。

  比如说,胡孝民看到车夫跑步的姿态,胡孝民马上想起了一个人:黄也文。

  上车前,黄也文的伪装可谓完美。他戴着一顶毡帽,低着头,甚至脸上和手上都涂成了古铜色。可是,他没拉过车,再怎么临时抱佛脚,也没有真正车夫的那种姿态。

  黄也文算得很准,胡孝民晚上回去,得坐车。没有出租汽车的话,只能坐人力车。如果他扮成人力车夫,胡孝民一定会坐上来。

  在情报一科待了一天,胡孝民一定很累,而且晚上灯光很暗,他把胡孝民拉到一个僻静处,只需要一枪,就能结果胡孝民的性命。

  果然不出所料,胡孝民在路边等车,看到空车后也拦了上车,丝毫没有察觉异常。

  黄也文很是得意,为了迷惑胡孝民,他特意换了车夫的衣服,还化了装。虽然知道多余,但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胡孝民作为一个新人,怎么会这么细致嘛。看到人力车,胡孝民看都没看,上了车就要走。

  黄也文早就替胡孝民选好了葬身的地方,他以为胡孝民要回去,就在极司菲尔路拐到武宁路不远,有一段比较僻静。周围没住什么人,只要干脆利落,开了枪之后,再把胡孝民的尸体拉走,没人会注意。

  ps:今天是个节日,但还是要求票。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