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一十章 顺藤

第一百一十章 顺藤

  钱鹤庭沉吟道:“一般情报,可以与她分享。当然,任何时候都不能让她知道你的身份。看来,当初让你进入顾家还是正确的。”

  胡孝民树起大拇指恭维道:“组座深谋远虑,非常人所能及。”

  钱鹤庭看了一眼手表,说:“时间差不多了,早点回去吧。”

  胡孝民点了点头:“好。苏光霄的内线,查得怎么样了?”

  “上峰在查,想必很快能揪出那个人。”

  与钱鹤庭见了一面后,胡孝民心里安定了许多。潘宪文的事情处理好后,他会更加安全。

  特别是潘宪文的尸体,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好。而这件事,胡孝民不方便出面。

  回到广慈医院后,胡孝民先在卫生间卸了装,又去内科看了病。

  “医生,我肚子疼,头也疼得厉害,麻烦你给开点药。”

  拿到药,留下所有票据,胡孝民再次从西门离开,冯五依然在那等着。

  “胡先生病了?”冯五看到胡孝民手里拿着药,惊诧地说。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头有点疼。”

  从广慈医院回来后,胡孝民一直待在九风茶楼。直到中午,他才接到张挥的电话,让他回去一趟。

  胡孝民问:“快吃饭了,要不找个地方喝点?”

  情报一科少了两个人,张挥肯定会过问。而且,这两人跟自己或多或少还有点关系。原本胡孝民以为,张挥的电话会更早些。看来,张挥对自己,还是比较放心的。

  这个点打来电话,估计是例行公事。胡孝民提出一起喝酒,也是想验证自己的推测。如果张挥对他放心,自然不会拒绝。

  张挥沉吟道:“去谢记饭馆吧。”

  潘宪文从昨天下午开始失联,黄也文晚上回去后,今天一直没出现,引起了他的重视。苏光霄让他找人,并且告诉他一件事:潘宪文昨天跟踪了胡孝民。

  这让张挥很震惊,也很愤怒。潘宪文是黄也文的人,他跟踪胡孝民,自然没憋好屁。再想到昨天黄也文言之凿凿胡孝民是军统卧底,他终于明白黄也文准备借潘宪文之手,置于胡孝民于死地。

  胡孝民是不是军统卧底,张挥非常清楚。从第一天见到胡孝民开始,他就知道这不可能。当时他对胡孝民也有的怀疑,但他能让胡孝民留在情报一科,也试探过胡孝民几次。

  胡孝民是赵仕君推荐过来的,黄也文抹黑胡孝民,就是跟赵仕君为敌!张挥向陆实声报告之后,才决定打这个电话。胡孝民是无辜的,再查证一次,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乖乖闭住嘴。

  “好咧。”胡孝民很开心,并不是因为张挥答应他一起吃饭,而是张挥变相表明了态度。

  胡孝民赶到谢记饭馆时,张挥带着史进松和周西行早到了。他们也没客气,已经提前点好了菜,还开了瓶酒。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胡孝民坐下后,夹了一块肥肥的五花肉塞进嘴里。

  他们没把自己当外人,胡孝民也不会客气。张挥把周西行也叫上,更加验证了胡孝民的判断。

  “今天潘宪文还是没来,黄也文也没出现。”史进松缓缓地说。

  “他们没来正好,永远都别出现才好呢,免得跟科长作对。”胡孝民拿起酒瓶,给张挥满上后,再给自己倒了一杯,不以为然地说。

  吃饭喝酒,最能增进关系。哪怕只是酒肉朋友,时间长了,也会形成固定的圈子。他们之间,慢慢形成了圈子。

  “知道吗,昨天潘宪文跟了你。”张挥突然说。

  “跟我干什么?”胡孝民一愣,一脸地“不解”。

  他的动作恰到好处,作为一个新人,在张挥和其他特务面前,他得表现出“业务”和迟钝。

  “黄也文想讨好苏光霄,就拿你开刀。昨天你没看到黄也文的嘴脸,就差把你当成军统卧底了。”史进松嗤之以鼻地说。

  他跟胡孝民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自然也是向着胡孝民的。黄也文当科长时,他也受了不少气,对黄也文也确实没好感。

  “昨天我和科长去了法捕房,潘宪文难道也去了?”胡孝民惊诧地说。

  昨天的甄别行动,根源还在那个“李方”身上,如果军统营救出李方,潘宪文的嫌疑也就有了。

  张挥轻声说:“李方被保释了。”

  胡孝民“吃惊”地说:“不是应该引渡吗?”

  史进松叹息着说:“法租界不是我们说了算。”

  张挥突然问:“你去找史进松,有没有碰到潘宪文?”

  “当时我真没注意,只想快点通知史大哥。”胡孝民摇了摇头,很是苦恼地说。

  “以后出去,要有反跟踪的思维。不要被人跟了几天都不知道,一旦发现,要及时脱梢。”张挥缓缓地说。

  “好,以后我一步三回头。”胡孝民笑道。

  “吃了饭,走一趟昨天的路线。”张挥说。

  “没问题。”胡孝民点了点头。顿了一下,又问史进松:“史大哥,昨天你发现潘宪文没有?”

  “这个……我也没注意。”史进松挠了挠后脑勺,尴尬地说。

  沪西是自己的地盘,他跟胡孝民又没执行重要任务,自然不会那么警惕。

  “看吧,不是我一个人没察觉。”胡孝民嘿嘿笑道。

  “科长,潘宪文会不会是军统的人?”周西行突然说。

  昨天他很感谢胡孝民,要不是胡孝民无意间的提醒,他肯定会跟组织联络。只有他才明白,昨天的甄别行动,只是为了找到他。

  周西行确实是军统的人,代号:老吴。他是军统上海区直属情报员,打入76号后,只与区长发生联络。

  “他不会是知道昨天我们有重大行动,借机给军统报信去了吧?”胡孝民“恍然大悟”地说。

  周西行很聪明,把焦点转移到潘宪文身上,对所有人都是有利的。非常时期,周西行应该很希望有人替他顶包。

  张挥沉吟道:“没找到内奸之前,任何情况都有可能。”

  “科长,是顺着路线查,还是反着看?”吃了饭后,胡孝民问。

  ps:周一啦,求点推荐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