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业余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业余

  胡孝民在开门后,第一个冲了进去,看到黄也文的尸体后,他吓得“脸色苍白”。

  “这……他怎么会在这里?”胡孝民看着黄也文的尸体,像被点住穴位似的,一动也不敢动。

  张挥走到黄也文面前,让史进松把窗户打开,仔细看了看,神色凝重地说:“黄也文应该是来的潘宪文的。史进松,你去问问周围的人,开了枪当时一定有声响。”

  黄也文是他的副手,还是由原来的上司变成现在的副手,如今死在潘宪文家里,对他、对情报一科、对情报处,甚至对整个特工总部,都是一件大事。

  周西行用手触碰了一下黄也文的尸体,缓缓地说:“科长,身上有两个枪眼,是被手枪近距离射杀。尸体僵硬,估计死了半天以上。”

  张挥缓缓点了点头:“昨天晚上黄也文离开特工总部后,估计就来了这里。”

  昨天潘宪文一直没消息,黄也文晚上应该是来找他的。

  张挥此时一肚子疑云:谁是凶手?潘宪文么?他为何要杀黄也文?潘宪文又在哪里?为何偏偏要在这里动手?还要在昨天晚上动手?潘宪文又在哪里?会不会是其他人干的?

  “科长,是不是潘宪文干的?”胡孝民平缓了呼吸后,突然问。

  “一切都有可能。”张挥不想下结论,特别是没有证据的情况下。

  或许,找到潘宪文后,真相就会大白。

  “人死在这里,潘宪文最有可能杀人。只是,他的动机还没找到。”周西行缓缓地说。

  “会不会是黄也文发现了潘宪文军统的身份,才惨遭杀害?”史进松回来后,突然说。

  “向总部报告吧,这件事我们说了不算。”张挥说。

  黄也文死在同泰里,对情报处是大事。陆实声和苏光霄听到消息后,迅速赶到了现场。陆实声到现场后,将张挥拉到一旁,轻声询问着案情。

  苏光霄望着黄也文的尸体,久久没有说话。听到消息时,他很震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黄也文昨天晚上离开前,还向自己汇报了工作。

  当时黄也文确实说起,要来趟潘宪文。黄也文在这里见到潘宪文了吗?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为何死在潘宪文家呢?潘宪文杀了人,为什么不处理尸体?

  苏光霄看到胡孝民站在门口,没好气地问:“胡孝民,昨天晚上你什么时候到家的?”

  他对胡孝民有一肚子气,不仅因为顾慧英,更是因为自己的老婆戴素琴。他怎么也没想到,胡孝民竟能想到这么损的招。戴素琴一见面,就跟他吵了一架。

  昨天晚上黄也文离开前,曾经暗示会对胡孝民动手。胡孝民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那个要替自己出气的黄也文,却成了一具尸体。

  胡孝民认真地想了一下,说:“十点多吧,具体没注意,反正散会后,我跟科长聊了几句就走了。”

  苏光霄问:“路上遇见什么人了吗?”

  胡孝民摇了摇头:“那个时候鬼都没有一个,不要说人了。”

  陆实声突然问张挥:“潘宪文呢?”

  张挥沉吟道:“我们在特工总部后面,发现了潘宪文的自行车轮印,还发现一个死信箱,估计是军统的。”

  陆实声很快听出了关键词,眼睛也越瞪越大:“军统?死信箱?潘宪文?!他才是情报处的军统卧底?”

  苏光霄缓缓地说:“潘宪文为什么要杀黄也文?如果他是军统,应该掩护身份,而不是为了杀人而暴露。会不会是有人嫁祸?”

  张挥突然说道:“昨晚的甄别行动,只有潘宪文没有参加。”

  他明白苏光霄的意思,但自己也找到了不少证据。昨天开始,潘宪文就表现异常。

  苏光霄又问:“黄也文身中两枪,都是要害,楼上的人没听到声音吗?”

  昨晚黄也文说的话,不能摆到对面上讲的。哪怕他知道黄也文是想干掉胡孝民,现在一个字也不能提。

  史进松回道:“楼上只听到潘宪文回来的声音,大概在十一点左右。至于枪声,他们没注意,潘宪文敢在家里杀人,肯定做足了准备。”

  苏光霄又问:“找到弹壳了没有?”

  胡孝民一听,心里咯吱了一下,他还真忽略了这个问题。黄也文死在这里,没枪声可以是别人没听到,但没弹壳,就说不过去了吧。

  黄也文的尸体运了回去,胡孝民被留下来找弹壳。胡孝民强烈请求,史进松也一起留下来。

  胡孝民原本想着,潘宪文的枪在自己手里,弄两个弹壳很容易。但他看到苏光霄的眼神后,最终改变了主意。

  如果自己找到弹壳,反而像是刻意为之。这么多人在屋里没找到,你一个人就找得到?胡孝民可不想弄巧成拙,反让苏光霄抓到把柄。

  苏光霄问他昨晚什么时候回家,很有可能知道黄也文的计划。黄也文却死在潘宪文家,苏光霄问这样的问题,显然是怀疑自己。

  这个时候,胡孝民需要表现得“业余”和“胆怯”,让人打消对自己的疑虑。一旦苏光霄从军统获取情报,再结合自己的表现,自然不会再揪着不放。如果苏光霄继续针对自己,会给别人一种公报私仇的感觉。

  “史大哥,对不住啊,我是心里有点怵。”胡孝民等其他人走后,自己也走到门口,轻声说。

  “其实这样的场面多经历几次就没事了。”史进松摆了摆手,不以为然地说。

  “我是真害怕。”胡孝民掏出烟,朝史进松扬了扬手,隔空丢了过来。

  “怕就到外面透透气,等会咱们把房间每个角落都检查一遍。”史进松准确地接到烟,一脸轻松地说。

  胡孝民的业余和畏缩,让他与之相处时觉得很轻松。至少,不会有压力。而且胡孝民有钱又大方,他也愿意与之相处。

  胡孝民也给自己点了根烟,问:“人都死了,找弹壳还有什么用?”

  今天的事,必须引起警惕。以后再动手,尽可能把弹壳带走。

  ps:手疼,但还是要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