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破绽?下

第一百一十三章 破绽?下

  “你们没住一起……,恩,好吧。慧英,回去后能帮我查查吗?”苏光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顾慧英与胡孝民关系越差他越开心。

  “可以。”顾慧英点了点头,她只答应查,但能不能查出来,就不知道了。

  刘妈向她提议,要把胡孝民吸纳进情报小组。顾慧英没有同意,她觉得发展下线,会给自己这个情报小组带来危险。

  只是上峰对刘妈的提议却很感兴趣,胡孝民刚进特工总部,心性正直,又在情报处当情报组长,如能为中统所用,将是顾慧英的一大助力。他们本就订婚,很快会结婚,两人在生活上是伴侣,如果在工作上能成为搭档,更有利于工作。

  顾慧英本想晚上跟胡孝民好好聊聊,至少要告诉他,苏光霄找自己谈了话。如果胡孝民需要,她可以向苏光霄透露一些有利于胡孝民的信息。

  然而,胡孝民晚上并没有按时回来,顾慧英得到消息,胡孝民出去鬼混了。这次,不是喝酒,而是去了四马路的会乐里。

  顾慧英自然知道会乐里是什么地方,上海租界的公娼、私娼分门别户,等级森严,种类繁多。据说,整个上海滩,有公开的“娱乐场所”八百多家。

  按等级来说,最上等的叫“书寓”,次一等的叫“长三堂子”,也叫“住家加茶碗”、“酒过夜”,再次一等的就“么二堂子”,也叫“私局”、“叫干湿”。至于那些酒吧、珠宝店、裁缝店、行皮毛店的“秘密窟”和“烟馆”的野鸡,就是不入流了。

  “书寓”、“长三堂子”等较高级“场所”门口,都会挂着牌子,上面写着姑娘姓名,如书寓称“某某书寓”,长三则称“某某寓”,么二则称“某某堂”。

  门口一般都装有玻璃罩的电灯,个别的还装有霓虹灯。玻璃罩上漆有“留得”、“兰记”、“宝田”、“雪萍”、“玉兰”、“春芳”、“香泽”之类引人注目的字样。

  四马路的会乐里、三元坊、群玉芳和八仙桥小花园一带,多为高级场所。爱来格路、褚家桥一带、东新桥宝裕里、宝兴里等多为二等“场所”,四马路状元楼宁波饭店后面、浙江路广西路口,多为下等“场所”。

  而爱多亚路、鸭绿路、唐坊街、典当街,朱葆三路至郑家木桥一带靠法租界一边的是末流“场所”,专门接待外国水兵,这些“姑娘”称之为“咸水妹”。

  正规“场所”的姑娘,要向租界花捐班缴付执照费,领取营业执照,定时体验才能开门营业。所以租界也默许这种场所的存在,况且,上海作为花花世界,需要有这样的场所。

  再说下执照,上海租界很多行业都需要执照,比如说舞女、歌女都要,不仅便于管理,也是为了收取花捐。

  这些“娱乐场所”“姑娘”的执照上,写着姓名、年龄、籍贯和来历,还贴有半身照。按规定,未满足岁的少女不准卖身。她们每月固定日期到卫生单位检查身体,一经发现染有梅毒,就没收执照。

  胡孝民来上海前,对这些“娱乐场所”的规矩,自然也是清楚的。军统的工作人员,为了便于工作,会经常出入这些场所。

  在上海,要去书寓、长三堂子等场所,有一整套规则,生客才能变成熟客。主要有在步:打茶围、叫局(堂差)、吃花酒(花头)。

  所谓打茶围,是第一次见面,相中了姑娘,就会来敬茶,就算订交,也算攀了相好。以后,碰到聚会后,可以叫姑娘陪席,这就是叫局。姑娘一般都有名片,只要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差人送过去,她们会风雨无阻。

  清末时,姑娘出堂差,都是坐四人呢轿,杠前挂“公务正堂”灯笼。民国之后,改为漂亮而耀眼的包车,车子前后都装干电小灯泡,甚至还有自备摩托车出堂差的。到近年,不要说摩托车,有些很红的姑娘,还能自备汽车出堂差。

  这样来往一段时间后,就能吃花酒了。也可以在姑娘的房间摆酒宴客,邀请朋友来捧场。到这个程度,等于向所有人公开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摆了花酒,等于与姑娘定了情,姑娘的吃、穿、玩一切开销,都要支付。但姑娘照样还可以出局、应酬,也可以还与别人定情。

  有些高级姑娘,至少会与五六个,甚至十几二十个人“定情”。这些人是她的长期饭票,一姑娘的长期饭票赵多,说明她越红。

  书寓的姑娘一般很少陪宿,只有交情特别契腻时才偶然留宿。说人话就是,不但要有钱,还要合得来,或者实力强大,不得不留宿。

  至于长三堂子和么二堂子就容易些,只要喝了花酒,开了台面,请客排场一番就不成问题。

  今天晚上,胡孝民就是跟着张挥到四马路会乐里的长三堂子吃花酒。当然,张挥是主客,史进松和周西行作陪,胡孝民负责出钱。

  别看张挥是情报科长,一个月薪水也不低。但要在长三堂子吃次花酒,却是不够的。这些地方,是上海有名的销金窟,一般人真消费不起。

  比如说吃花酒,四个人去就算一桌,六七个人就得摆双台,甚至双双台。一桌酒席,外面二三元的那种,这里就得三十元起,有些书寓光是菜资就得四十元,还要二十元的下脚。所谓下脚,是小费,也是姑娘身边人的外快。

  一个姑娘房中,会有一二个“做手”,如果是有夫之妇则称:“娘姨”,年轻未嫁的少女,则称为“大姐”。她们负责房中的杂务,如扫地擦桌、铺床叠被、梳妆。有男客来了,送茶碗、递毛巾,姑娘出局则捧水烟筒,拿出琵琶跟局,酒席中替姑娘挡酒、喝酒,甚至,姑娘年纪小不能留客,或者身子不干净时,还要替姑娘留客。

  在男仆则称为外场、相帮。泡茶、送毛巾接待初入门的男客。摆酒席、掮年幼姑娘出局、抬倌人轿子等一切对外杂务都由外场包揽。

  当然,上海人对他们还有一个另外的称呼:“龟奴”或“龟爪”。

  有些场所,还有专门的账房先生。

  做手、外场和账房先生除了每个月的一点薪水外,主要收入就是外快,也就是下脚。为多拆下脚,他们会想尽千方百计。

  ps:求票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