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单独任务

第一百一十六章 单独任务

  从万千良的情报中,苏光霄得出结论,潘宪文是军统在特工总部的卧底,黄也文被杀,他就是凶手。虽然同泰里5号还有疑点,但已经不重要了。

  回到特工总部后,苏光霄直接去了高洋房,向赵仕君报告。在特工总部,他只能依附赵仕君。这种事,先向赵仕君报告,再通知孙墨梓。

  “潘宪文是军统的人?”赵仕君很意外。

  潘宪文来特工总部时间不短了,参加过很多次行动,一直没挖出来,藏得可真深。

  苏光霄愧疚地说:“没能及时挖出潘宪文,还损失了一个黄也文,是我失职。”

  赵仕君意味深长地说:“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就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了。”

  苏光霄与胡孝民的那点事,他清楚得很。如果苏光霄没有私心,就算发现不了潘宪文的身份,至少不会被他逃脱吧?况且,还搭上一个黄也文。

  就算黄也文是唐东平的人,也不能死在军统手里吧?

  苏光霄说:“今天我跟万千良见了面,他最迟半个月就能过来。而且,还能把手下带过来。他想知道,过来后能担任什么职务?”

  他自然听出了赵仕君的意思,与万千良见面时,他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因此,才提出让万千良帮忙杀个人。这个人,就是胡孝民!

  潘宪文事件后,苏光霄不宜公开收拾胡孝民,趁万千良没投靠76号前,先一步把胡孝民干掉,就算万千良过来,也不会有人会说什么。而胡孝民死在军统手里,也算死得其所。甚至,还会给他开个追悼会。

  赵仕君缓缓地说:“当然得是行动处长,没有空缺的话,就新建一个行动处,由他担任处长。他的手下,都可以过来,我不干涉他的人事。”

  苏光霄说:“我和他商量了,过来之前,还是要安排几个人在军统那边,以备不时之需。”

  赵仕君点了点头:“这件事你办得很好。工作中不掺杂个人情绪,就不会出现黄也文、潘宪文的事情了。”

  苏光霄脸上一红:“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黄也文死后,情报一科的副科长,由谁担任?”

  赵仕君说:“你是情报处长,情报处的人事你来安排。”

  苏光霄说:“多谢主任,以后不管对什么人,我都会公事公办。”

  赵仕君笑道:“这就对了嘛,我可不想你因为私事,而错过中统的行动。”

  军统的假情报,给苏光霄造成错觉,让他认定潘宪文是内奸,黄也文死于潘宪文之手。这其中虽然有些地方解释不通,但没人再去追究。

  胡孝民知道之后,也松了口气。上海区之所以愿意配合,恐怕更多的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卧底。

  不管如何,黄也文的案子暂时没人再追究了。

  上午,胡孝民接到张挥的电话,回了趟情报一科,中午在谢记饭馆请张挥等人吃饭。

  “今天是双喜临门,大家应该干一杯。”胡孝民给所有人倒满酒后,举志酒杯,诚恳地说。

  “何喜之有?”张挥端坐着没动杯。

  胡孝民问:“科长的甄别行动,成功揪出潘宪文这个内奸,这是不是一件喜事?”

  “还有一件事呢?”

  胡孝民笑着说:“还有一件是黄也文死了,以后情报一科再没人敢跟科长捣乱了。”

  史进松也笑道:“确实是双喜临门。”

  胡孝民问:“科长,黄也文这一死,新的副科长是不是史大哥?”

  张挥摇了摇头:“此事我可作不了主,主任让苏光霄定,他怎么会让一科铁板一块?”

  胡孝民坚定地说:“在一科我只认科长,副科长我只认史大哥。”

  史进松虽然很失望,但胡孝民的话令他很欣慰。不管如何,能得到胡孝民的认可,他还是很高兴的。

  张挥笑道:“有你们相助,一科翻不起浪。”

  苏光霄放出风来,一科的副科长,将在情报处筛选。今天上午,至少有五人去过他的办公室。这些人只有一个目的,向苏光霄表忠心。

  苏光霄拿到人事权,才算真正有了实权。人事权和财权,是一个部门最重要的两个权力。业务再精通,也无法短期建立威信。但有了人事权就不一样,一个副科长的职务,就能让很多人向他效忠。

  以后,他的工作其实其实不好做了。但一科有胡孝民和史进松等人,别人也不敢跟他作对。

  胡孝民突然问:“科长,潘宪文死了,他在同泰里租的房子怎么办?我查过,还有大半年的租期呢?”

  张挥说:“你要用?那可是凶宅?”

  胡孝民笑着说:“给线人住还是没问题。”

  胡孝民所说的线人,正是冯五兄妹和溜一眼姐弟,他们住在打浦桥,实在太排挤了。晚上除了睡觉外,连站的地方都没有。

  史进松笑道:“哟,你现在还有线人啦。”

  胡孝民加入特工总部后,虽然参与了几个案子,但业务能力确实很一般。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愿意与胡孝民结交,因为对他而言,胡孝民不会有威胁。

  胡孝民谦逊地说:“没办法,得找几个人撑撑门面才行。而且,如果潘宪文回来,我第一时间就知道。”

  张挥说:“这倒是个办法。既然你有线人了,正好给你一个正式任务。”

  “什么任务?”

  张挥缓缓地说:“监视租界中的人抗日分子,他们仗着租界保护,与汪先生为敌。”

  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对这些人有什么好客气的,抓起来就是嘛。”

  张挥摇了摇头:“想在租界抓人,必须提前向捕房报备,还得有日本宪兵出事。我们的任务是搜集情报,拿到证据后,再抓人也不迟。”

  胡孝民没再多问:“科长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张挥说:“你天天待在九风茶楼,也未必能打探到什么消息。去法租界八仙桥小菜场,监视万昌米号,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史进松突然说:“万昌米号?是不是杜老板的管家万默林?”

  张挥叮嘱道:“对,就是他。据说此人与重庆有来往,你的任务是监视,但不能让他发现。”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