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最担心的事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最担心的事

  下午,胡孝民到九风茶楼后,让冯五拉着自己和溜一眼去了同泰里潘宪文的住处。衣食住行,住排在穿和吃后面。一个人要生存,住也是很重要的。

  到同泰里5号后,胡孝民让冯五停下。这个院子虽然不大,也有点破旧,但相比打浦桥而言,这里属于高级洋房。

  虽然二楼住了人,但一楼住下他们绰绰有余。虽然黄也文的尸体放在这里,但相比改善居住环境带来的变化,相信他们不会在意。

  胡孝民下车后,说:“五哥,一起进去看看。”

  “胡大哥,这是什么地方?”溜一眼好奇地四处张望,乌黑的大眼睛骨碌碌地转着,眼中满是羡慕。

  她住的地方,比这里只大一点,但挤了三十五户人家,有些人家还是一家三口,甚至四口五口。一百多人住在一起,到了夏天,里面的气味简直受不了。

  “这是一个朋友的地方,他突然走了。这里的房租还有大半年,你们愿意搬过来住吗?”

  听到胡孝民的话,溜一眼的眼睛越来越明亮,她做梦都想有一张自己的床,能在床上横着着睡觉,是她梦寐以求的中。

  冯五在后面也愣住了,相比打浦桥的住所,这里简直就是别墅。香莲越来越大了,但还跟挤在一起睡觉。作为一个男人,他多次在黑夜里抹泪。

  “胡大哥,你没有骗我吧?我怎么感觉像在做梦呢?”溜一眼拉着胡孝民的手,生怕梦会醒。

  胡孝民微微一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但你们只能住一楼,楼上是别人租的。一楼有两间房,还有间杂屋,后面有间小厨房。”

  他第一次到打浦桥,看到冯五和溜一眼的居住环境时,鼻子都发酸。一幢房子住三十五户人,躺在地上连个站脚的地方都没有。

  “胡先生,这真是给我们住的?”冯五听到胡孝民的话,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只是这里刚死了个人,不知道你们介不介意?”胡孝民说。

  “不介意不介意,只怕我们以后付不起房租。”冯五犹豫着说。

  手里没钱,说话真的不硬气,这样的地方,哪是他们这种人住的哦。

  胡孝民拿出潘宪文的照片:“以后的房租,我会给你们想办法的。这里的房租,付到了明年,我那朋友估计不会再回来了。这是他的照片,如果回来,你们来找我就是。另外,屋里的人东西你们都可以使用,他的衣服被褥也可以。如果不想要,送当铺换钱就是。”

  潘宪文估计在黄浦江喂鱼了,除非下辈子回来,这辈子反正是没希望了。

  “溜一眼,你把人记住了。”冯五把照片拿给溜一眼。记人相貌的事,交给她绝对错不了。

  “你们今天就搬过来,房间不够再收拾杂屋。”胡孝民说。

  冯五忙不迭地说:“够了的,让香莲与溜一眼睡,我和有一手睡。”

  “那行,这是钥匙你拿好。”胡孝民把钥匙交给冯五,转身准备离开。

  “胡先生……”冯五拿着钥匙,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打浦桥只能勉强栖身,但那是他能给家人最好的住处了。每个月交了房租后,他没一顿吃饱了的。这段时间,他每顿都能多吃碗饭,身上有了力气,赚的钱也多了些,不用买米,还存了几个钱呢。

  “早点搬家,晚上有时间我来看你们。”

  “胡大哥,晚上你过来吃饭吧?”溜一眼拉着胡孝民的手臂,一脸渴望地说。

  “你们今天有得忙,要收拾房子呢。”

  “这里很干净,随便收拾一下就行,今天也算乔迁,我让香莲准备几个菜。”冯五马上说。他上次就跟胡孝民说了,要请胡孝民在家里吃一顿。

  打浦桥那边实在太狭窄,家里连张桌子都摆不下。但到了这里,条件就要好在多。

  胡孝民沉吟道:“下次吧,今天还有点事。”

  给冯五兄妹和溜一眼姐弟安排房子,既是因为怜悯,胡孝民也存着私心。冯五这些人,都是普通的劳动者,没人在注意他们,如果能成为自己的帮手,一定能更好的工作。

  “五哥,咱们回去搬东西吧,今天晚上睡大房子喽。”溜一眼高兴地喊道。

  搬出打浦桥,是她最大的梦想。她跟有一手睡的是床板,其实就是打地铺,好想睡大床。刚才她进去看了,里面有张好大的床呢。

  胡孝民在九风茶楼时,就看到了钱鹤庭给自己留下的暗号。他经常出入九风茶楼,周围电线杆或邮筒上多了个暗号,旁人很难察觉。

  暗号放在九风茶楼附近,死信箱却在延年坊,就算有人发现暗号,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暗号就变得毫无意义。

  “胡先生,我先送你吧?”冯五看到胡孝民要走,马上跑了出来。

  胡孝民叮嘱道:“不用了。五哥,记住,以后有人问你为何会住在这里,你只说是替我做事就行,其他不用多说。”

  “好。”冯五没再坚持,胡孝民既然不让送,就有不让送的道理。

  从同泰里离开后,胡孝民拦了辆人力车。之所以没让冯五送自己,除了因为他要去八仙桥小菜场执行任务外,还因为来的时候,他又发现身后有“尾巴”。

  上次跟踪胡孝民的潘宪文,成了孤魂野鬼,这次的尾巴,不知道又是哪里来的牛鬼蛇神。胡孝民不担心76号有人算计自己,他就怕误伤自己人。

  胡孝民潜伏在敌人内部,最担忧的不是敌人的威胁,而是同志们的误会。自从加入76号后,胡孝民一直担心,如果有一天,要抓捕自己的同志该怎么办?如果要审讯同志怎么办?甚至要枪毙同志,又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无法回避,只要自己还潜伏在敌人内部,总有一天会遇到。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想到有效的办法。

  “去九风茶楼。”胡孝民上车后说,不知道“尾巴”的真实身份,他不敢轻举妄动。

  张挥之前质疑他反跟踪的能力,或许是派人考验他。也有可能是苏光霄不死心,派了其他人收拾自己。苏光霄有了人事权,想巴结他的人不少。自己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子,被当作礼物送出去也很正常。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是抗日组织。这是胡孝民最不愿意看到的,正是在为有这样的担心,他才异常谨慎。

  虽说他新加入76号,可毕竟已经也是汉奸,还是情报组长。只要杀了他,就会得到表彰,一个抗日英雄的称号是跑不掉的。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