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借机打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借机打探

  其实在向张挥汇报前,胡孝民已经认真分析过,今天跟踪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

  军统、中统和中共方面,可能性不高。胡孝民不过是一个新加入特工总部的特务,虽是情报组长,可手下一个人也没有。杀掉自己,既不能震慑汉奸,也不算什么功劳。

  况且,他与这三方面都有关系。军统和中共就不用说了,如果有针对自己的行动,钱鹤庭和张晓如应该第一时间通知自己才对。

  “你赶紧跟顾小姐结婚,否则这种麻烦事还会有。”张挥提醒道。

  这种事情,私人恩怨的几率确实更高。追求顾慧英的人有如过江之鲫,除了陈明楚和苏光霄,说不定还有其他人呢?在上海,要找个杀手也不是什么难事。况且,胡孝民还有这么一层身份,杀了他还能赢得好名声。

  胡孝民苦笑道:“正在选日子,为了娶慧英,我真是冒着天大的危险。”

  张挥揶揄道:“再危险也是你自找的。”

  “科长,能否请两个兄弟暗中保护一下?”胡孝民迟疑了一下,问。

  作为一名76号的特务,他必须是惜命的。无论是对他从事的潜伏工作来说,还是在张挥等人的印象中,都得如此。特工总部除了吴世强的那些帮派中过来的流氓外,其他的职业特工,必然会惜命。

  如果胡孝民在工作中表现得非常英勇,反而会让人怀疑。这年头当汉奸,如果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谁会干呢?这种人,都特别爱惜自己的生命。

  “这个……咱们处的兄弟不擅长行动啊。”张挥有些为难。

  如果胡孝民的情报组还有其他人,胡孝民身为组长,完全可以调用情报组的人保护。可苏光霄盯得很死,他给胡孝民派人不合规矩。胡孝民虽是情报组长,可在情报处并无声望可言,其他人并不信服他。

  “要不,请一处的兄弟帮忙?”胡孝民试探着说。

  张挥的意思他听出来了,情报处不能派人保护胡孝民。

  胡孝民对此表示理解,他的原意也不是让情报处派人。被人保护,像被监视一样。他只是想借机与一处有所接触,最好能与谭志兵搭上关系。

  他是情报处的人,不要说与谭志兵接触,就算跟一处的其他人接触,都会引起猜忌。钱鹤庭那边催得很急,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打探谭志兵的行踪。

  “这得靠你自己了。”张挥意味着地说。

  这件事他不好出面,毕竟胡孝民的情报还没有证实,而且苏光霄一定会盯着。他相信,胡孝民这次过不了关。敢与苏光霄作对,就要作好被杀的准备。

  虽然他看好胡孝民,但不会为了一个胡孝民而与苏光霄闹翻。

  此时的张挥,已经在考虑胡孝民“走”后,他的位子由谁来接替了。

  “科长,我想领支枪防身。”胡孝民犹豫一下,像是下定决心似的。

  张挥看似对他不错,真碰到事情,并不会力挺他。在顶撞得罪苏光霄才能保护他时,张挥毫不犹豫选择回避。

  虽然很寒心,但胡孝民并不怪张挥。在特工总部,胡孝民只能算堪堪站稳,周围的人不帮着某些人暗算他、怀疑他,已经是很好的局面了。

  这次,他只能依靠自己。而且,还不能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他只是一个新加入特工总部不久的情报员,只会几招庄稼把式,如果他的枪法、格斗太过专业,哪怕过了这一关,也会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你那枪法,就算有枪,又能顶什么用?”张挥嗤之以鼻地说。

  既然准备放弃胡孝民,自然没打算让胡孝民领枪。

  “壮壮胆也好啊,下次请科长出去玩,也能威风一下。”胡孝民用手做了个开枪的手势,但更多的是提醒张挥,自己在他身上可是花过不少钱的。

  有了枪,至少不会太被动。对方如果敢开枪,他就敢还击!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一旦威胁自己的安全,那就对不住了。

  “好吧,你去领一支枪,再领一台相机。记住,跟踪万默林,宁愿跟丢,也不能被发现。另外,对他接触的人也要拍照。”张挥叮嘱道。

  领了枪后,胡孝民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了后面的小树林练习枪法。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他练习的次数越多,以后怀疑他不会用枪的人就越少。

  练了十几发子弹,胡孝民突然想到一件事,打听谭志兵的事,可以找夏忠民嘛。自己被跟踪,还看到了对方的枪,需要找人保护,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夏忠民的办公室。

  “夏先生好。”

  身为外事秘书的夏忠民,有一间小小的办公室。在76号,他深得赵仕君信任,很多任务,赵仕君都是交给他去办。

  夏忠民看到胡孝民,向他招了招手,微笑道:“孝民啊,你可是很少来我。”

  胡孝民缩了缩脖子,有些尴尬地说:“不敢打扰夏先生,今天是碰到难事了,有事相求了。”

  夏忠民的态度,让他稍稍放心,看来有戏。

  夏忠民站了起来,还给胡孝民倒了杯水:“我平常事确实多,但你想来随时都可以。碰到什么为难的事了?”

  如果胡孝民不来找他,两人反而生分了。求人帮忙,有的时候也是增进情感的手段。能帮助别人,也能给自己带来快乐。当然,有个前提,不能伤及自己的利益。

  胡孝民犹豫了一下,说:“今天下午,我被人跟踪,那人手里还拿着枪。我想,能不能请一处派两个兄弟,暗中保护一下?”

  夏忠民笑了笑,不以为然地说:“我当什么事呢?这应该没问题。你怎么又被人跟踪了?”

  这种事,对他而言,确实不值一提。

  胡孝民叹息着说:“可能是我得罪了人,或者运气太差吧。”

  夏忠民拿起桌上的电话:“我给谭志兵打个电话,让他安排一下。”

  胡孝民欠了欠身,感激地说:“多谢夏先生。”

  “谭处长,我夏忠民,有件事想拜托你。情报处的胡孝民被抗日分子跟踪,对方有枪,伺机动手,一处能不能派两个兄弟暗中保护?”“多久”?“我看三天吧,你那边什么时候可以抽出人手”?“现在不行”。“明天早上呢”?“好吧,明天早上让他们提前到愚园路433弄5号等着吧”。“辛苦了,下次请你喝酒。”

  “听到了吧?明天早上会到愚园路433弄5号,三天时间应该够了。”夏忠民挂了电话后,说。

  “多谢夏先生。此事过后,一定好好感谢夏先生还有谭处长。”

  夏忠民摆了摆手:“我们之间何需这般见外,到时候你请谭处长去吃次花酒就行。”

  胡孝民诚恳地说:“此事虽是谭处长帮忙,但我最感激的还是您。谭处长喜欢吃花酒,是不是在四马路?”

  夏忠民随口说:“他在三元坊新找了个相好。”

  ps:声嘶力竭地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